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蛇·SM


□ 周 晨


有人说:日本SM不是SM。的确,以西方SM理论诠释日本的SM现象,时常会行不通。日本SM与美的藕断丝连即若即离,及其暧昧含蓄的民族禀性,注定它乖离SM概念,形成了具有“幽玄”审美情趣的东方SM文化。约莫一个世纪以前,年轻的谷崎润一郎在西方Masochism概念的研习中,完成了“恶魔耽美主义”的宣言,开垦出东方Masochism的妖艳世界。而在他过世后的1960年代,另一位日本鬼面作家团鬼六,同样以官能之美为始发点,较系统地定义出一个形而上的、东方式的Sadism幻境。
团鬼六的女性受虐束缚图谱,与谷崎氏“女性上位时代”的男性嗜虐形成了相映成趣的对照。团鬼六以美为基准,在作品中酣畅地宣泄他病态的肆虐私欲,矫揉地编织Sadism的极乐乌托邦,并使他的那些精神健康的读者们如坠雾中。
团鬼六的Sadism小说被搬上银幕多达五十几次--有些他亲任编剧、导演甚至主演,其中《花与蛇》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从1967年至今,历经了数次翻拍。
Sadism是非现实的,是大脑的性幻想。真实的施虐要么为权利关系的象征(譬如古代刑法),要么为犯罪。团鬼六小说很显然见证了它的缥缈本质,他的Sadism故事不会为满足普通读者的“代入感”而设定平凡的角色,而需诉诸官能敏锐、想像力丰富的异人的“幻想”得以实现:譬如《不贞的季节》中的SM作家、《花与蛇》中的画家……事实上Sadism文化正是在艺术媒介的温床里开花结果,小说、摄影、漫画、电影等载体,孕育了日本式的Sadism。
SM电影,可看作一场较高级的SM的Cosplay吧。它把SM小说中的空想视觉化了,比起追求造型之美的SM摄影更进一步,比SM漫画心惊肉跳,是“乐而不淫”的官能刺激。因而电影成了表现SM的最佳载体,具有普及性。
团鬼六的东方Sadism的标志之物,即“绳束美女调教”。男子凭其各种令人瞠目结舌的、很花俏的“羞辱"手段,促使天性羞臊的东方女子完成“束缚肉体,解放灵魂"的心灵超度。它反而跟西方Sadism的生理理念——疼痛时大脑产生的“安多酚快感”——存在很大差异。
西方SM中索求快感的男女双方大抵是平等的,而日本不管Sadism抑或Masochism都“放大”了男权(或者是倒错的男权,三池崇史的《切肤之爱》,曾对这里的男权做过很有趣的揶揄);西方的Sadism讲究双方的生理享受,日本Sadism无疑更倾向于女方的内心解脱;倘使说男方还扮演着另一个角色的话,那就是美(残酷之美)的观察者/挖掘者。它们共同构筑了《花与蛇》的立意。
石井隆把《花与蛇2》的故事移植到萨德侯爵(Marquis de Sade)的故乡,无疑是别有用心。巴黎的地下拍卖场,脸遮面罩的法国S们济济一堂,然而,这里没有皮革、丝袜、高跟儿……而是身着和服、布袜、兜裆布的高贵人妻——百依百顺的被动者,所遭受的纯日本式的紧缚与调教。借用村上龙一部小说的意蕴,即是:赤裸着俯瞰Sadism的故乡——巴黎。这是石井隆彰显SM民族风尚的策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音像世界》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音像世界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