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赫胥黎与《圣经》


□ 高峰枫

  自从严复编译出《天演论》,赫胥黎(Thomas Henry Huxley,一八二五 —— 一八九五)这个名字,在中国便尽人皆知。《天演论》起首一句“赫胥黎独处于一室之中,在英伦之南,背山而面野。槛外诸境,历历如在几下”,便使这位进化论斗士霍地跻身周秦诸子的行列了。赫胥黎于一八九五年谢世,五年之后,他的儿子列奥纳多·赫胥黎编辑整理了一部《赫胥黎生平与书信》(Life and Letters of Thomas Henry Huxley),分上下两卷于一九○○年在伦敦出版。这部千余页的大书详细记录了赫胥黎一生各阶段的大事,特别是刊出了他与亲友的大批通信,成为研究赫胥黎生平和思想的必读书。翻阅这部书时,首先让我感到惊奇的,是赫胥黎平日在与亲朋友好的通信中,纯熟地运用了不少《圣经》典故,而且用典极为贴切。我们所熟悉的那个赫胥黎,是进化论的斗士、宗教的大敌。在他的晚年,对于基督教的批评异常严厉。但是,《圣经》之于他,或许还有更加复杂的意义。因此,确有必要勾勒一下赫胥黎对于《圣经》的态度。
  赫胥黎在晚年撰写过一篇简短的《自述》,提到自己年幼时,对所在教区的牧师崇拜得五体投地。某周日,全家赴教堂作礼拜,只有年幼的赫胥黎留守家中。没想到他竟然在厨房里另辟一座讲坛,向家中女佣慷慨激昂地布起道来。他成年后那种好为人师、喜爱传道授业的秉性始见于此。像其他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人一样,赫胥黎熟谙《圣经》,不少段落烂熟于胸,在其著作和书信中随心所欲地频频运用《圣经》典故。下面谨举三个例子,以见他对《圣经》的熟稔和喜爱。一八四五年,赫胥黎从医学院毕业,经人举荐,在海军部谋到助理医师的职位,二十一岁便随“响尾蛇号”科学考察船远赴大洋洲。在随后四年时间里,他写下大量家信。考察船出发不久,赫胥黎就给他的大姐写信报平安,信中自比《旧约》先知书中的约拿(Jonah)。约拿被人抛入海中,为大鱼吞噬,在鱼腹中栖身三日三夜(《约拿书》1 :17)。赫胥黎向家人诉苦,说自己居住的船舱空间狭小,十分逼仄,论到住宿条件,鱼腹中的约拿还要胜我一筹。四年远航结束后,赫胥黎回到伦敦,一心想投入科学研究。但他很快发现,献身学术根本无法糊口。他在给大姐的信中抱怨道:“靠科学研究来谋生实在是一个笑话……一位科学家可以赢得声誉,却无法赚来面包。”他接下来又说:“如今的科学家就如以扫(Esau)一般,为了一碗汤不得不出卖自己长子的名分。”以扫的典故出自《创世记》第二十五章,说的是亚伯拉罕的儿子以撒有一对双胞胎儿子,长子以扫善打猎,次子雅各为人安静。一日,以扫又累又饿,恳求弟弟将红豆汤给自己充饥。雅各遂趁机迫使兄长将长子的名分卖给自己。这一时期,赫胥黎确曾考虑过放弃科学研究,在另一封信中他就抱怨说,银行职员的工资都要比大学教授优厚。直到晚年写《自述》,赫胥黎仍不忘拿《圣经》故事来打趣。他回忆自己当初在“响尾蛇号”上,将远航期间所作的科学发现写成文章,投寄给英国博物学协会的刊物,但稿件频频遭拒。赫胥黎就将自己被拒的稿子比做挪亚在方舟中放出的乌鸦。挪亚放乌鸦是为了测试洪水是否消退。但洪水漫漫,乌鸦无处栖身,只得返回方舟,正仿佛赫胥黎屡遭退稿的命运。等他所寄一篇长文被皇家协会采用后,赫胥黎打趣说“这就是我那只鸽子”。这是指洪水消退之后,挪亚最后放出鸽子,鸽子见到陆地,不复飞还,而赫胥黎的文章这一次也真正找到了“栖身之所”。赫胥黎对《圣经》典故信手拈来,皆有妙趣,可见《圣经》对他影响之深。
  赫胥黎生平大致可分三个阶段,其中不乏“标志性”事件,很能显示他对《圣经》的态度。第一阶段他是专业的古生物学家,发表了大量科学论文,成为英国头角峥嵘的青年科学家,但他的哲学兴趣和好战性格均没有机会充分展露。第二阶段的开始以一八六一年与牛津主教威伯福斯(Samuel Wilberforce)的论战为标志,赫胥黎一夜之间成为达尔文最坚定的捍卫者,在对进化论的普及、宣传和维护方面,可以说是无出其右。他开始逐渐走出大学讲堂和实验室,变成今天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一八七○年之后,他的古生物学专业研究基本告一段落,而关于哲学、教育、政治、经济各方面的评论越来越多。当然赫胥黎最深入人心的公众形象是捍卫进化论的斗士,他代替达尔文站在前台,接受所有针对进化论的质疑、谩骂和攻击。达尔文本人性情温和,甚至有些懦弱,在肯特郡的庄园里过着与世无争的退隐生活。他不喜抛头露面,更不愿意置身于争议的漩涡中心。而赫胥黎则刚好相反,他精力充沛,胆气过人,越是有争议,便越能激发他好斗的天性,越能激发他无限的潜能。大家都熟知赫胥黎曾自诩为达尔文的“斗犬”(bull-dog),这个比喻正可描绘出赫胥黎冲锋陷阵、摧陷廓清的劲头。但是大家可能不太熟悉赫胥黎给自己的另外两个“封号”。在一八八七年的一封信中,他谈到自己在科学阵营中所扮演的角色,戏称自己介于事事操心的“大丫环”(maid-of-all-work)和“角斗士统领”(gladiator-general)之间。这里面当然有调侃和戏谑的成分,但也可以看出他在进化论阵营中不仅披坚执锐,还担负总理万机的职责。在这一阶段,赫胥黎成为公共舞台上耀眼的“明星”,出镜率、曝光率极高,渐渐成为科学派执牛耳者。从他在“玄学会”(Metaphysical Club)中所扮演的角色,可以看出他当时的特殊地位。
分享:
 
摘自:读书 2009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