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欢喜腾


□ 周李立

  1

  果欢欢给顾一航说起她和母亲的事儿,正说到一半的时候,不知怎么就瞥见了顾一航鬓角窜出来的白发,好像黏在脸上的白糖。

  果欢欢于是分了神,不经意地伸出手去,像是要拂去这些烦人的白色糖点。手刚伸出了一半,就吓着了顾一航。顾一航倒是很灵活的一躲,躲开了果欢欢的手。

  顾一航再问:“然后呢?”

  果欢欢此时正说到青春期与母亲的抗争,那些与生理周期和身体相关的名词,之前一直从她嘴里坦荡利落地甚至有些欢快地鱼跃而出,她并不觉得有任何言语上的困难。但这突如其来的停顿,倒是被顾一航理解为她正在费力寻找一些更隐晦和委婉的措辞。

  顾一航问话的瞬间,果欢欢其实是有些后悔了。她觉着跟顾一航说自己与母亲的这些陈年往事,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主意。那些白糖一样的点点白发提醒了果欢欢,眼前这个男人,跟自己不是一拨的——他跟自己的母亲才是一拨的。 果欢欢一下子失去了诉说的欲望。原本理直气壮的她此时看来就有些萎靡。她只好低头,用勺子划拨珍珠奶茶里的珍珠,一颗两颗三颗,小勺子里最多只能装三颗珍珠,到第四颗的时候,第一颗就被挤了出来。果欢欢觉得自己就是那个被挤出来的珍珠,你有什么好计较的呢,你迟早注定是被挤出来的那—个。

  “然后,没有然后了。”果欢欢说,换了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做出调皮捣蛋的样子。

  “欢欢,关于这个问题,我得跟你详细说说了,”顾一航好像刚准备好要说点什么,一点都没有意识到此时果欢欢已经兴致索然。

  果欢欢在想自己为何要向顾一航说起那些事情,难道是寄希望于顾—航的理解吗?这样漫长而细致的诉说,她已经对不同的男人尝试过很多次,仿佛是在时过境迁之后试图寻求一些慰藉。然而这些可爱的男人们终究只是有心无力,他们善良的内心终究是男性的,怎么可能去理解发生在一个母亲与女儿之间的情绪暗战呢?果欢欢掏心掏肺的坦诚相待,换来的多是毫无新意的世俗洞见,比如她好歹是你母亲之类老掉牙的劝诫,

  是什么让果欢欢又一次开始了诉说,是什么让果欢欢相信顾一航会是与众不同的那一个?

  母亲只是欲说还休地来过一个电话。母女俩之间的电话其实很少,少到几乎可以忽略。这个无线通讯的时代让她们之间的疏远明显成为故意,果欢欢知道,其实没有什么阻拦她们联络,她们只是故意地放任着,不去理睬对方,于是越放任就越疏离,直到突如其来的每一次电话都成为事件,显得那般不寻常。

  这次的电话预示的事件,果欢欢还弄不清楚。但果欢欢知道,母亲那欲说还休的表达是反常的,她一辈子都不会吞吞吐吐,哪怕在父亲刚离家出走的那些日子里,她也没有过任何难以启齿,哪怕她后来的男朋友们如何让果欢欢感到不堪,母亲,这个钢铁一般铁骨铮铮的女人,也始终理直气壮,她仿佛从未有过什么无法解开的纠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