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丽而又愁人的湘西山水


□ 黑 白


湘西山水总是那么美丽愁人——比山水更加美丽愁人的,是湘西儿子沈从文的文字,那些像露珠一样透明的文字把无数读者的心地洗刷得洁净无尘。是湘西山水给了沈先生美丽的文字,还是沈先生灵动的文笔给湘西平添了一抹哀愁?没有人能够回答。或许可以这样说,哀愁的文字和美丽的山水缺一不可,她们像两根藤蔓互相缠绕,像两条溪流互相渗透,一条从故乡深山里涌出,一条从游子心坎上流淌,然后涓细潺缓地汇合,在山峦间、在文坛上,九曲十八弯地逶迤而过。

一、 古渡边,像栀子花一样的村女翠翠

到湘西来旅行,好象就为了看一眼翠翠,那个摆渡的南方女孩子翠翠——翠翠是不老的,她就在沈先生经典小说《边城》里,头插栀子花,站在大月亮底下,永远那么美好地向你微笑。翠翠动人的形象让我长久处于一种对南方的迷恋与缠绵之中,我曾经面对家乡的河流这样痴痴地想,划一只乌篷船渡洞庭过潇湘就可以到达边城,就可以看到翠翠了——江南所有的流水都是相通的,江南所有女孩子都是翠翠。
翠翠老家在湘西茶峒,沿着一条叫酉河的流水走下去,一路青山秀水如置身画中,每一地每一处风景都耐人寻味,比如青山下一间瓦房,水湾里几叶小舟,一块丑石几支野花,就好象专为旅行者欣赏而故意生成那样。在长长寂寞的旅行中,我有过一刹那恍惚,仿佛置身于沈从文文集里,其实,整个湘西,也就是装在沈先生心头的一本书吧。就在漫长的旅程使人寂寞时,边城茶峒出现在视野,仍然古旧的老街,时光在这里仿佛是静止的,一个人在小镇内慢慢走,不知不觉来到古渡旁,山崖上有沈从文手书的“边城”二字,那个摆渡女孩翠翠,在河中小岛上成了一尊青石塑像。
茶峒古来为交通要津,内地入川渝、进出贵州,非得由此过渡不可,涨春水的日子里,码头上泊满了木船,桐油青盐还有无数山货均在此集散。站在古渡边眺望对岸,依稀记起沈从文的句子:“小溪宽约二十丈,河床为大片大片石块,却依然清澈透明,河中鱼来去皆可计数。”“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为人天真活泼,处处俨然如一只小兽,人又那么乖,从不想到残忍的事,从不发愁。人隔岸招手过渡,翠翠一跃而上撑船拢岸。风日清和的天气,无人过渡镇日长闲,祖父和翠翠坐在石岩上晒太阳。有过渡的是从川东过茶峒的小牛,是新娘子的花轿,翠翠站在船头将船缓缓摇过去,牛羊花轿上岸后翠翠必跟着走,站到小山头上,目送这些走远了,独自低低地学小羊叫学母牛叫,采一把野花缚在头上装作新娘子。”
这是《边城》中的一幕,一切就发生在这里,青山逶迤远去,像一缕消逝的青烟,天色蓝得像复写纸那样的颜色,流水呢,也是那种明净的纯蓝,完全是没有污染的那种蓝,蓝得叫人心醉,叫人想变作鱼儿一个猛子扎进那一湾碧波里。我在流水旁站住,水在这儿打了一个弯,古渡旁泊满乌篷船,小巧如一叶荷花瓣子,与这样清澈的流水十分谐调,每一条乌篷船后面,总有几根小路藤蔓似的向岸上生长,乌篷船就好比长在藤蔓上的叶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