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孤独的石头


□ 青梅

  1

  天突然就变了,一改往日的温顺安详,虎起了脸,继而是轰鸣的雷声,夹杂着锃亮的闪电,漫天大雨倾盆而下。就在这一天,石头病了。

  石头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

  对着密布如织的雨帘,躺在床上的石头好一阵心酸,石头想起了娘,娘在时的美好时光一一掠过眼前,像是放电影一样,一幕一幕让人禁不住痴迷,禁不住向往。娘是在两个月前的四月天里离世的。娘离世的那个夜晚,是如此的恐怖可怕,深深地镶刻在了石头的记忆里。娘濒死的眼神和难舍,娘艰难的呼吸和无可奈何,都像是一根针一样刺进石头的心肺,让他每时每刻,不再回忆,不再心疼。

  娘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好母亲,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因为她不仅生了石头,给了他生命,还赋予了石头满腹的才华和思想。但是就现在来说,没了石头的娘已变成了一个虚无,而没了娘的石头,则变成了一个单纯的存在。石头没有了娘,石头在尘世间再也没有了一个可以让他唤作娘的女人。没有了,再也没有了,永远永远地没有了。

  六月的这个大雨磅礴的天气里,石头的心事如霉变的艾草一样,慌张得四处找不着着落,像一只受了伤的鸟儿,在风雨中翻飞,在闪电里轮回。哪里才是自己的家呢?石头,16岁的少年石头,躺在自家简陋的床上,对着简陋的窗棂上攀绕的紫藤追问。外间里那两把断了腿的椅子在轻轻地叹息,那一张躺过娘的大床在轻轻叹息,那一张八仙桌子缩在墙角在轻轻地叹息,外间里除却了这些叹息再无它物,倒也干净利落。外间里此时还应有个老爹,那个有点儿窝囊,有点儿不大讨人喜欢的老爹。老爹就是旭哟。

  2

  旭终于耐不住寂寞或者应该说是深深地惧怕了孤寂,于是将一个叫杨娜的女人鬼鬼祟祟地领进了家门。

  杨娜第一次踏进石头家的大门,是石头娘刚刚离世过了“五七”后。石头去上学了,要住校哦,石头的学业还是咬牙要撑下去的呀,没了娘,没了生命的来源和寄托,石头唯有的就是两个字,努力,努力,再努力。

  杨娜跟随旭进了家门,简陋的居室里除却简陋和贫困,竞满是兰花的气息,那么热烈,那么安详的,那么四处忙碌的气息。兰花是旭的亡妻,是石头的娘。

  “啊——!”杨娜的手碰到了墙角矮桌上了那个粗糙却不失完美的花瓷瓶,里面尽管光秃秃的,杨娜却分明看到了一簇鲜艳艳的香气四溢的兰花,兰花丛中有一张被命名为兰花的女人的脸,春光烂漫。

  “怎么啦?”旭立刻神经慌张地问。要知道,从兰花病重至离世的几个月来,他都要被每天所出现的这种幻像所折磨,每天的每个时刻他都能见到活着的、身体康健的兰花在眼前飘来飘去,他整个人儿都要崩溃了。

  “人,人,兰花!”杨娜指着花瓶,头发梢猛觉得竖了起来,整个身体禁不住软瘫了下来。

  “杨娜,杨娜。”旭一把抱住了杨娜,他狠狠地掐住杨娜的人中。半晌,杨娜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来。旭额头上的汗水哗哗地流了下来,像是欢歌,更像是幸灾乐祸。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