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徐馥梅短篇二题


□ 徐馥梅
徐馥梅短篇二题
徐馥梅


 生日是鬼节
  
  四婆坐在门槛上吃寿面,一个人,冷冷清清。四公到邻村他女儿家去了。邻村不远,立在门前,能看清无数的烟囱和高低错落的屋后檐。昨天女儿倚着她家后院门向娘家村子动情地喊话,由于风向和风力的原因,女儿的声音很难清楚传进村。转眼女儿身子一忽悠,从屋里拿出一个脸盆大的碗,拿手在碗里猛扒拉,做出吃饭的样子。四婆见了埋怨说,来就来呗,吃顿饭还事先通报,莫非要我杀只老母鸡接待。后来还是一个在地里摘辣椒的妇女将女儿的意思转达清楚,女儿家今日请篾匠,剁了肉打了酒,要四公过去吃中饭。那时四公正在门前吃早饭,听到消息后,“嗬——”一声,将剩下的半碗饭往地上倒,别人家的鸡将饭粒一抢而光。四婆白一眼四公,正要奚落,忽然想起家里还是端午节买过肉,心里一酸也就作罢。
  四公动身时,四婆要他带上电筒,四公当时装作没听见,走出屋场后才对拿手电追他的四婆说,电筒的灯泡早坏了。四婆随手一拧,拧出一团清晰的亮光,四婆知道四公心里的打算,他是作了在女儿家住下的准备。四婆嘿嘿鄙笑,眼光追着远去的背影剜,剜着剜着心就软了,眼前立刻成了一片水雾,水雾中四公的走法陌生了,那分明是罗圈腿摇出的步子,那双曾经挑一百八十斤粮谷走十几里不停歇的好汉脚终于变形了。罗圈腿今天还没往回摇。四婆心里很气恼:一泡尿的工夫就可打来回,他却要吃住二天,一点也不替女儿考虑,更不怕亲家说闲话,自己也是养儿的人,三个儿媳的爷娘就没见过在这住夜,人家来一趟最远的二十多里,就是下雹子也不住,还不是给女儿挣脸面。他倒好,有了酒肉的引诱,连鬼节这样严肃的日子也不重视了,祖宗怠慢不要紧,那些在世就宽厚的老人,不会因为后人的疏忽而怪罪;孤魂野鬼就不好说,谁能保证这种少管教的鬼不钻空子呢。
  四婆越想越害怕,赶快抓一把纸钱沿着屋墙四周烧。一边烧一边小声召唤:“孤魂野鬼,快来捡钱纸,捡了快走,要是不走,抓来熬膏。”四婆的声音细得三步远就无法听清,大概她认为这个日子鬼无处不在,应对好屋墙边的鬼就够了,没必要招惹更多的祸害。
  忙完鬼事,四婆望一眼西边天,只见绚烂的晚霞尽情地向大地照洒。远处的庄稼,近处的树木因此经看了,不知是霞光要包裹绿色,还是绿色要包裹霞光,两种事物都不服输似的,竞相向世人炫示着最美的光彩。四婆暗晦的心情似乎也被映照得亮堂了,她忽然进到灶屋为自己煮寿面。这样光辉灿烂的日子,凭什么不开开心心,一个人能有几个花甲,别的指望不上,一碗寿面四婆还是办得起。四婆生在鬼节,这是一件十分难堪的事,往年这个日子,她总要尽情地忙鬼事,用以淡化这个日子的另一种意义。纸器折得像模像样,四公举着一件斜襟纸衣夸,象,象极了,我娘生前最爱这种滚边绸衣,她有一件压箱底,一直舍不得穿,病重时找出来都沤成布片了,我娘心痛得流泪。如今好了,有这样一个造衣的媳妇,娘可以放开手脚穿。这是四公唯一肯定四婆的地方,四婆摆弄起纸来更有耐心。今年四婆却很马虎,斜襟上衣竟没贴盘扣,就那样将大小襟用稀粥粘了。早上她在村口烧纸器对着火苗念念有词请求祖宗理解,今年她确实心思花得少了,人在花甲这年必须郑重地对待生日,半个月前,邻村的女儿有意提及贺寿一事,四公却极力反对,四公凶女儿说:“你以为是什么黄道吉日呀,拿什么贺?该置办的都无力置办了。”四公的话让四婆对生日有了自己的打算,三天前她量几升米从面贩子手上换了挂面。煮好面出来,四周景物就黯淡了许多。四婆对着越来越没有光泽的西天自言自语说,怎么好的东西都这般不经留呢。四婆十分遗憾地叹息一声,坐在门槛上心事重重的样子,让筷子叉起的面条久久地抻在空中。归笼的鸡经不起诱惑,纷纷在四婆跟前打住。一只公鸡立到门槛上,装着要进屋,伸头往门里探,趁四婆不注意,啄了寿面欢欣而逃。面条从碗里拉出去,在地上拖成一根长线,公鸡想让长线无限延伸,狡猾地拿身子往远撇。望着越拖越长的线头和线那端使劲往外斜的鸡身,四婆落下筷子敲响碗边来讥诮。一只母鸡跟着长线追过去,公鸡见势不妙,快速稳住身子,同时甩动脖颈,鸡冠甩成一团滚动的火焰,长线瞬间不见了。
  四婆看不下,骂公鸡无情无义,奸得过分,早上还踩过人家的背咧。骂完后将面碗搁地上喊那母鸡来吃,母鸡一摇一摆过来,对着四婆的裤管啄一下表示感谢,四婆的手从母鸡背上滑过鼓励它将碗里的面全部吃完。令四婆气愤的是,母鸡竟一口一口叼了寿面去给公鸡献殷勤,四婆用筷子从地上撬起一块土皮朝母鸡打过去,恨铁不成钢地骂:“你这女的就这样贱,咹?这男的专吃独食,专耍滑头,你还这样希罕,用好东西去巴结他,莫非天下男的都死绝了,咹?”话一出口,四婆就心尖一颤,这哪里是骂鸡,分明是针对人。
  四婆将人和鸡彻底混淆了。一时间那鸡成了四公,对比公鸡,四公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则成了那母鸡,从母鸡的丑态看,它是巴心巴意对公鸡好,不过她不会下贱到那地步。几十年下来,四公一手遮天的脾性衬得她的人生一派灰暗,用四婆自己的话说是她的日子一直驮着四公的大脚,狠心的男人不仅在她的日子上踏,还经常狠劲在日子上面闪。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