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辛卯秋断想


□ 赵月琴

  今年的秋来得蹒蹒跚跚、跌跌撞撞,像被赶出树界的叶儿,飘摇着久不想坠落。是秋,我带着秋梦,带着有些近乎婆娑的理想,远山近景地观了些,新朋故友地访了些,生的困顿却仍如追索的苦一般,徘徊在心房,无法获释。是以文字记之。

  生之空

  太久了,一直纠结这个问题,从少年贸然时被喝止的第一声起,应该说,茫然也是从那一刻开始的。什么可以说,什么可以做,似乎竞有限定,好意思和不好意思是两个世界,当你懂得了在好意思之前加不,生命便被赋予了新的意味。于是,我们都被教化,我们开始学得很乖,然后种下后来的冲突,迎来后来生命中的两种极致:要么个性张扬、风光绚烂;要么束手束脚,任教化的箍把你挤成畸形。 无可否认,我自然是畸形,秋来的时候还在补着青春叛逆的课。幸好,曾经做过一些错事;幸好,有一些躲在槛外的时光;幸好,不甘心就此荒唐了生命,草菅了自己,于是继续在安分的人群里不安分地纠结着、斗争着,想要脱颖而出。

  一千次地告诉自己:“我就是我,我只是我,我必须是我。”然而,我究竟是何物,为何如,成何事,唤何名,我并不能知。

  “别太为难自己了”也是一种声音,我可以用耳听到。可是,我分明看到秋的颜色正在发生着与去岁不同的变化,许多叶子红出了旧的色度,树的年轮也分明在增,眼角的皱纹分明已不再是昨日的记忆,光阴的匆促赶着一群不知所终的人们急急前行。

  我掉在空洞里,外面是缤纷,有时借茶解着困顿,任倦乏的心在铁观音的氤氲里小憩。

  孝之义

  故乡是一方讲孝重义的地方,孝在我的心里有种,有芽,有时候生长得快些,有时候被搁在冷域,但始终在;要不,我也不会冒着将要下大的雨冲上高速赶回到父母的身边,只为那一句“子欲孝而亲不待”。

  想孝的时候首先想到父亲,总有许多话想和我的父亲说,絮絮叨叨得完全不如母亲理智。但是,我的话还是讲给母亲时多,许是因了父亲说话声音低,许是因为父亲讲话总也不着边,没有实际内容,许是因为父亲从来就没有什么太重要的国事家事要讲。于是,即使回到老家的炕几,近在咫尺,依然父女相对寡言,离开时却又难却一拨一拨的思念铺排开来。

  孝心在秋天恣意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天气。

  秋天的时候,天气特扰人,要么秋高气爽,让你想起儿时家乡的天空,于是思父念母想儿时的伙伴;有时秋雨连绵,便会有上了些年纪的人念叨着腿脚的问题,很容易让人念及遥远的不在身边的母亲的膝盖,不知是否加了补丁的温暖;有时候就是秋叶满天飞,虽然落英缤纷,满山的异彩纷呈,却总难耐那一份低头的落寞,于是,眼睛有些困了,花了,泪了,难掩对于年轻的怀想与艳羡。

  再就是孩子了,明知道明天的孩子将难留身边,明天的自己将不过是秋树下一片孤寂的黄叶儿,终将一点点将生命融人大地,于是,索性不再挣扎,不再固定飘摇的方向,用一种更加中年的厚重忘却独生的期冀,将生命隐人大千万象,故自经营,淌着属于自己的泪或者汗。

  文之弱

  难免要想一些文字和文化、文学的事情,这是生命的缘。我在柳林的日子似乎也只为了文。那天,当所有的关于文的断想来到冠山书院,当那一条象征着一方文学艺术水平话语场景的会标横空架设,我的激越已到了不能不发之境地。于是,主动,于是,开言,于是,就那么地放了厥词,而且至今不知悔。

  或许本来没有错,那话说给别人听,更说给自己听。古人讲目标实现,云:“与其临渊羡鱼,不如归而结网”,是悄悄地努力,暗暗地拼劲。今人讲努力,是讲坦言,讲说给众人听,以求更多监督。古人常寂寞,但是有风雅山水相伴,于是清凉成了风景,桃源成了佳绝;而今,人皆喜闹,于是,三五成群、吃喝玩乐、网络手机、旅游观景,文倒成了其次。是不是文人墨客不要紧,重要的是我们来过,足迹踏过的地方便是拥有;但是,来过便真的拥有了吗?外国人常分不清看和看到的区别,中国人倒是能分清,但是做起来也不过几乎同一,顾看不顾看到看不到,顾听不顾听见听不见,于是,走马观花而已,过目即忘而已,是云浮躁,是故人人忌浮躁,人人只浮躁,是以文弱。

  幸好,有人发言了;幸好,有人沉默了。发言者发于别人不发时,自见其效应;沉默者沉默于别人惊异、本该热闹时,于是有人想打破沉默了,于是继续的沉默有了新的含义,新的境界,新的说明。

  幸好,我们还微笑着,歌唱着,有着无言的放纵,一为解乏,二为解困,更为迎接新的文象。

  梅之韵

  阳泉归来,记住的是石屋,记住的是梅香如故。自省吾身,月如何,琴如何?

  古人雅也,动辄观月赏月吟月咏月思月;今人囿于环境之困,难见月,也无暇见月,月只成了乡下人独玩的景致,不知是城里人大方所致还是悲哀使然?

  琴亦然,当太多的女孩背起琴弦,掀起琴盖,压下琴键,韵还有吗?自古稀者为缺,今人不惜代价愿意买琴学琴者比比皆是,然,幸好有人坚持有人放弃,于是真的琴者还有,于是有了琴的风景。

  我非琴非月,二者于我只是一个合起来的符号,但这符号让我感念母亲,给我名字的人。也感谢这两个字,让我对世界充满诗意的热爱,使我努力做一个有韵的人。

  梅之韵生发于一个特殊的年代,但梅香四溢,绵远悠长。走进石评梅故居,回望北京的陶然亭,是热情奔放也是淡泊怡然,是久远的弥香也是淡淡的一缕馨香。追溯二人生平,参照人生古今,家庭故,社会故,个性故,不过藉词而已,倘生发于当下这平和时代、兴盛时代,是否更应大放异彩,生出更多异事,泼出更多异墨,喷出更多异香,溢出更多异韵来?

  责任编辑/吴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辛卯秋断想”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