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独开水道也风流——纪念陈忠实著《白鹿原》面世二十周年


□ 何启治

  何启治,1936年生于香港。广东省龙川县人。曾任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中华文学选刊》主编、《当代》杂志主编、中国作协中央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委员。

  一、为了完成《白鹿原》的创作,陈忠实不知经受过怎样的心灵的煎熬和付出过多少心血与牺牲。“写出这本书的人不累死也得吐血……不知你是否活着还能看到我的信么?”

  《白鹿原》的诞生经历了漫长、

  艰难而又痛苦的历程

  陈忠实,1942年8月生于西安市东郊灞桥区西蒋村,1962年毕业于西安市三十四中学。此后曾担任过农村中小学教师,从事过基层文化工作。他在1965年初开始发表文学作品。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82年成为陕西省作协的专业作家。196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为中共十三大、十四大代表和中共陕西省委候补委员。现为陕西省作家协会荣誉主席。2001年12月在中国作协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国作协副主席。

  因为家贫,休学,陈忠实到1962年他20岁时才高中毕业。“大跃进”造成的大饥荒和经济严重困难迫使高等院校大大减少了招生名额。上一年这个学校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学生考上了大学,今年四个班能上大学的只有一个个位数。成绩在班上数前三名的陈忠实名落孙山,他所在的班剃了个光头。父亲临终时忏悔说,“我对不住你,错过一年……让你错过了几十年。”

  四年后,二十四岁的他迎来了“文革”的大灾难。此前那几年他一边当中小学教师一边迷醉于文学,发表了《樱桃红了》、《迎春曲》等几篇散文。“文革”风暴席卷大地的时候,他那宿办兼一的小套间的门框上贴着一副白纸对联,是毛泽东的诗句: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门楣横批为:送瘟神。门框右上角吊着一只灯笼,当然也是用白纸做的。被大人操纵的孩子们让这些冥国鬼域的标志物在他的小套间里整整保存了三个月之久,让他一日不下于八次接受心灵的警示和对脸皮的磨砺。这人生第一次大尴尬使特别要面子的他顿觉自己完了——起码是文学的生命完结了。……经历过人生大尴尬的生命体验之后,他对白己说,如果还要走创作之路,那就得按自己的心之所思去说自己的话,去做自己的事了。

  他在26岁的1968年结婚。没有念完初中的妻子王翠英后来为他生下两女一男。陈忠实于1978年10月调入西安郊区文化馆任副馆长。此前在他长达17年的从事农村基层工作的生活中,每月工资从30元增加到39元,却要养活这五口之家。最困难时,孩子的尿布、褥子都没有替换的,也没有充足的柴火烧炕,便只好很节省地用一点柴火在做饭时顺带烧热一块光溜溜的小脸盆那么大的河石,然后用这烧热了的石头当暖水袋来暖孩子的被头和尿布。此时他已经是公社的副书记兼副主任。

  他在政治和物质生活的双重艰难下,依然断断续续地写他谙熟于心的农村题材小说。自1973年起有《接班以后》、《高家兄弟》、《幸福》、《信任》等短篇小说面世。1982年出版第一本短篇小说集《乡村》。同年调入陕西省作家协会从事专业创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Tags:白鹿原 风流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