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理查·施特劳斯交响诗的主题发展及其音乐叙事


□ 王旭青

  交响诗堪称“管弦乐的诗”,即将音乐之外的诗意观念传递给听众,使听众去想象更为具体有形的意境或画面。这种“音乐之外”(non-musical)的灵感来源相当丰富,如观念、诗歌、戏剧、绘画、神话、历史事件、自然景象甚至个人经历等等。诚然,作曲家要想借助交响诗体裁来展现叙述对象的全部“情境”或“图景”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借助一些有表现意义的音乐技术手段,如通过主题材料的构建以及不同方式的展开,也能达到造型、状物、抒情等音乐效果,从而具备一定的音乐叙事功能。理查·施特劳斯交响诗中对主题材料的构建、对比、贯穿等手法的运用便是这类音乐表现的很好例证,他“在为主题寻找合适形式的过程中,也找到了自己作为交响诗人的声音。”
  施特劳斯常将交响诗中的主题材料散化为若干核心动机,以较为凝练的成型状态相互联系、相互结合,凭借不同的贯穿方式渗透到整部音乐作品中,成为一种重要的音乐叙事手法。这些主题材料常被赋予独特的人物性格面貌,具有特殊的表情含义,作曲家通过主题材料的构建、呈现、对比、展开以及不同方式的贯穿等手法,获得刻画人物形象、展示内心冲突、表现戏剧性矛盾、制造情感高潮等多种“叙事”意义,传递出作曲家本人的创作意图、情感表现以及艺术趣味。本文通过分析施特劳斯交响诗中主题材料(包括核心动机)的构建、显示和展衍手法,探究其在标题交响音乐中塑造多维化、立体化的音乐叙事思维的结构力作用和艺术意义。
  
  一、主题材料的生成系统
  
  施特劳斯交响诗中的主要主题材料通常能以独特、鲜明的形象样式出现在作品的开端。这些主题材料内部往往包含若干个由特定音程、和弦或节奏相结合的动机,它们相互联系、相互融合,形成带有“胚胎”性质的形态或轮廓,成为音乐作品中塑造人物性格面貌、制造情境氛围和推动情节发展的重要因素。
  
  
  (一)主题内部形态的关联性
  以交响诗《唐璜》为例,乐曲一开始就呈现出三个极为重要的主题(谱例1):主题一,“极灿烂的快板”(Allegro molto con brio),经bVI级分解和弦迅速上行后,继续以音阶形式上升,并在旋律的高潮处出现E大调主和弦的各音。主题一的音域跨度达到两个八度以上,充分刻画出主人公唐璜性格中的热情、奔放的形象。主题一中除了向上挺进的音调外,结尾处也包含向下回落的三连音音调,给人一种跌落感,似乎预示着唐璜的悲剧命运。主题二,为木管和弦乐奏出的急速的三连音旋律,音区不断下行,营造出“最诱惑最美丽的女人犹如无垠的魔国”,将唐璜逐渐拖入深渊。主题三,由弦乐奏出,代表着唐璜第一主题。主题材料中运用的大量的连线和附点音符产生的节奏动力性以及不断上扬的旋律都形象地展现出唐璜的人物性格——热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音乐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音乐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