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艺理论研究中的知识论前提反思与生存本体论建构


□ 张 伟

  
  内容提要 在当下文艺理论研究中存在着诸多争论,这些争论出现的重要原因是没有从根本上反思传统文艺理论研究中的理论基础即知识论前提。文艺理论研究的知识论“前提”主要表现为本质主义立场、二元对立思维和科学至尊态度。本文在反思文艺理论研究中知识论前提的同时,从生存本体论出发将文艺作为本体的承诺,集中阐释“文艺应当何为”的问题,试图为当代文艺的发展提供生存论的理论建构。
  关键词 文艺理论 知识论前提 本质主义 二元对立 科学至尊
  
  新时期以来,在从事文艺理论研究的专家学者共同努力下,我国当代文艺理论研究通过对世界范围内的当代文艺理论的引进、吸收和消化以及对中国古典文艺理论的开掘和整理,形成了具有当代中国特色的文艺理论新格局。然而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我国当代文艺理论虽然经过拨乱反正的清理,但是当下的文艺理论的研究没有从根本上反思传统的文艺理论的理论基础,即文艺理论研究中的知识论前提。本文在反思文艺理论中知识论前提的同时,从生存本体论出发将文艺作为本体的承诺,集中阐释“文艺应当何为”的问题,试图为当代文艺的发展提供生存论的理论建构。
  
  一
  
  反思文艺理论研究中知识论的“前提”,我们首先要对“前提”加以理解。按黑格尔的观点,任何理论思维都是反思的活动,而反思活动需要“前提”作为逻辑的基础,换言之,“前提”就是反思活动的出发点和根据。当代学者孙正聿指出:“前提,通常解释为推理中已知的判断。显而易见,这样的解释是把对前提的理解限定在形式逻辑的框架内了。作为批判活动的前提,它是对批判对象进行揭示、辨析、鉴别和选择的根据、标准和尺度。”① “前提”作为已知的判断在海德格尔那里就是“前理解”。传统的理论把“我思”作为预设的“前提”,必然地把意识作为理论研究的主要对象。这样的理论“前提”只能是认识论的。海德格尔把“我在”作为预设的“前提”,先“在”而后“思”,这样就把理解现象学的第一要素提示了出来,因为理解是“此在”能够存在的本体论条件。海德格尔认为世界作为一种可能性,需要经过“此在”的筹划。这就是说意义通过理解而进入存在领域。理解是自我的理解,对未来具有筹划的性质,也是对现实的一种超越运动,但是这种超越性总是包含在存在的历史性之中。这样说来任何理解都有一个“前理解”存在。这种“前理解”不是理解者的主观预期,而是通过作为流传物的文本世界对理解者影响先验地进入理解者的存在。因此理解者就不是文本世界的一个“他者”,而是共同地参与了理解的筹划活动,使得理解成为可能。这是“理解何以可能”的本体论基础。
  “前理解”在加达默尔那里就是“前见”。理解要在“前见”的基础上展开,解释者和文本之间就有一个特殊的视界。也就是说,理解不可能不受到“前见”或“偏见”的影响。在海德格尔那里“前理解”为“前有”,是逻辑先在的“有”。“前见”即观念的先在性。如加达默尔所说:“一切理解都必须包含某种前见”②, “前见”是一种判断,其中有肯定的价值也有否定的价值,因此,“前见”并不一定都意味着一种错误的判断。要消除“前见误用”的启蒙运动本身被证明是一种“前见”,这一“前见”不仅统治现实生活,而且也支配思想进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