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往事一起老去的歌者


□ 齐明达

  齐明达辽宁省作协签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先后在《散文》《美文》《海燕·都市美文》《中华散文》《北京文学》《天涯》《鸭绿江》《福建文学》《北方文学》等报刊发表乡村散文若干,部分被《新华文摘》《青年文摘》《读者乡村版》等转载和收入多种选本,出版有散文集《院子里的事情》(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曾获第四届辽宁文学奖散文奖。
  
  [点葫芦]
  由绿藤上结出的青葫芦做成,一种专司春天大田点种的农具。
  那种青葫芦,地地道道出自乡间小院,长在园子的边缘地带。园子是农家专门用于种菜、养菜的地方。早春时节,农家最先动手收拾的,就是当院的园子,最先收拾出来的,是那些宿根儿的菜们的畦面、畦眉与垄眼儿,一次蒙头水漫灌不久,冬天败了叶的韭菜、菠菜、小葱等,就会扔掉一袭旧衣裳,重新露出绿脸来。接着,空着的园子荒面,拿锹全部深翻一遍,描图一般,做上了或宽或窄的新畦子,挑上了或长或短的新垄沟,一部分直接点上菜籽,另一部分拖后移栽菜秧。要种的菜一样不差种齐了、全了,园面一处不落排满了、严了,人却好像还忘了啥儿、丢了哪儿似的,蹲下紧蹙着眉头想,站起前后左右地看。离开园子的时候,才拍下脑门忽悠想起来了,园子边儿闲着没种呢!
  随后的这个傍晚,最迟是次日清早,人会再次拥开园子门,种墙根儿处的一条儿园子边。捎着身子,操镐刨了一溜埯子,点一埯白边黑肚的扁豆角籽,再点一埯一身洁白的白玉米种,二者间作,挨近院门、猪圈棚、厢房的一些地段,不点扁豆角籽也不点白玉米种,点上七八埯倭瓜籽和两、三埯葫芦籽。玉米是庄稼,种它,不是单纯贪图果实,是为了给日后扁豆角蔓充当往上攀爬的梯子,省了到时候再专门为豆角蔓竖架。倭瓜更不用说,是饭桌离不了的家常菜,嫩时摘了可以下锅,老了留至深冬可以尝鲜。
  惟独,葫芦似乎与菜不大沾边,换言之,种葫芦并非出于食用。青葫芦能吃,但口感发涩儿,味道淡臊,不及青倭瓜甘甜如饴,津津可口。葫芦秧与倭瓜秧,同样开谎花,葫芦秧蔓间的谎花朵小色白,开了之后,独自等待枯萎,而倭瓜秧蔓间的谎花朵大色黄,适时采摘下来,可以焯了当菜。嫩倭瓜叶也能派上用场,每逢蒸玉米发糕、馒头、高粱米面饺子,掐几片铺底儿,不仅不粘蒸屉,而且熟了的食物会多出一股独特的馨香味儿,相反,葫芦叶则难当此任,一无用处。最为重要的是,通常,一棵葫芦秧结出的青葫芦,远比不上一棵倭瓜秧结出的倭瓜多。
  所以,我说葫芦能够挤身园子,即便是园子边缘处的一隅,也实属一个异数与一种例外。
  从点籽,到出土、到分蔓、到开花、到坐果,多半个生长期,葫芦秧几乎用不着人的特殊看护与关照。因为数量相对少,更因为迟迟结不出能够寄予念想与期望,随时能够采摘与品尝的果实,在长长的一段日子里面,葫芦秧始终处于倭瓜秧的附属地位,扮演着陪衬的角色。平常施肥、浇水、打药、掐尖,直至把蹿高的藤蔓捋上墙头,葫芦秧仿佛都是沾了倭瓜秧的光。如果身旁没有倭瓜秧的存在,抑或自身没有与倭瓜秧相似的生长习性与环节,情景会变得怎样?不知葫芦秧是否这么想过,敢不敢这么想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