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常熟之秋


□ 黄 裳

常熟之秋
黄 裳

二十年不到常熟了。其实上海离常熟挺近的,早晨出门,八点过后已经坐在破山兴福寺的庭院里喝茶了。寺院整修得很好。庭院空阔,虽然已经坐满了茶客,但一些都不显得拥挤。这在国庆长假中尤为难得。到底二十年不到了,不免牵记当地的许多胜迹,就向隔座吃茶的一位老先生打听,柳如是的墓,有名的“王四酒家”……是否还在?老先生让我安心,这些名所不但全然无恙,而且新加维护、重建,面貌全新了。这就使我安心、放心,从容喝茶了。茶座侧边正好有一株挺拔的高树,日光从树冠泻下,散落在茶桌上,不禁想起唐代诗人常建的诗句,“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诗人多少年前所见的景色,竟与今日无异,真是奇迹。
破山兴福寺的得名,多半也靠了常建这首诗。诗收在《又玄集》中,仅次于杜、李、王维之后,原题是“题破山寺后院”。这首诗太有名了,且已大字写成标语样式树立寺内,这里就不必重抄了。顺便想起了“唐人选唐诗”。汲古阁刻有九种,而《又玄集》不在内。唐代是诗的朝代,很有点“人人都作诗”的气势,在文学史上诗的成就也最高,从官方考场,到旗亭画壁,无处没有诗的踪迹和歌咏声。在这种“举国若狂”的形势下,社会上对诗的选本的需要是迫切的大量的。我看,“唐人选唐诗”简直就是唐代的《唐诗三百首》,《又玄集》的编者韦庄就在序文中说道,“总其记得者,才子一百五十人;诵得者,名诗三百首”。此外,在明代书坊翻宋刻《河岳英灵集》前留有数行宋刻坊本的“广告”,可证这些唐人旧选到宋代依旧是畅销读物。在唐代,这些选本是陆续出现的,入选的作者和诗篇也各个不同。这就说明在不同时期,当红的诗人和名篇都有很大的变化。早期选本没有杜甫的名字,因为他还没有出现,后来李杜并选,而李在杜前,到了《又玄集》,成书已在晚唐光化三年(九○○),是唐代最后的选本了。排名已是“杜、李”。这就说明了诗坛的易帜。像这样作家、作品的消长变换中可以清晰地看出读者对诗人评价变化的痕迹,自然也分明地显示出“初盛中晚”的划分,不同时期诗风的变化。是最可靠的诗史研究原始资料。可惜文学史家都忽略了未加注意。是一种遗憾。选本尽管有许多缺点,但自有其本身的价值,不应忽视。
最近偶然读到台湾《清华大学学报》谢正光先生的一篇论文,知道钱牧斋家族曾是兴福寺四代的大檀越。就像《红楼梦》中贾府与铁槛寺的关系一般。在牧斋晚年发生了与钱氏同宗别支钱朝鼎争夺寺产的一场激烈斗争,在《有学集》中收有牧斋两通争产的信件,措词激烈哀切,显然处于下风无奈状态,争产的结果不可知,两年后牧斋死去,钱氏家难继起,而挑起事端、终至逼死河东君的对手方正是钱朝鼎和他的马仔钱曾(遵王)。陈寅恪先生在《柳如是别传》一书中记钱氏家难甚详。不料事前争兴福寺一事早露端倪了。一为待死之降清贰臣,一为新朝之显贵,又同为地方上的豪族乡宦,其沥血厮拼初战之处即为清净禅林之兴福寺,又哪里是今日游人想象得到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