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果陀并不重要,“等待”才是!


□ 于善禄

爱抬杠:我们现在做什么?废低迷:在这等待的时候!爱抬杠:继续等待。——贝克特《等待果陀》第二幕对剧中的两位主要角色──流浪汉爱抬杠(Estrag-on)与废低迷(Vladimir)而言,等待果陀的到来,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但荒谬的是,果陀从头到尾都没出现。在等待的过程中,为了打发时间,两个人不断地要找话说、要找事做,所有的等待、说话、动作,构成了他们存在的主要内涵,而这存在内涵的目的、过程与结果,却是等待未果的荒谬。
在西方理性的人文主义传统中,思考、言语、行动是保持文明不断向前的三种核心动力;一旦处在沉默与静默的状态下,两名流浪汉便会出现无聊、焦躁、激动、气馁、烦恼、来回踱步、恐慌等负面的情绪或举动,为了对抗沉默与静默,只好尽扯些废话,找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做,而且是天天如此,周而复始,身体在不断的行动中,却无法思考,卡在一种荒谬存在的情境之中,相对于西方文明的进步观,这简直就是原地踏步。
那么,破梭和垃圾(Lucky)又如何呢?在这对“主仆”之间,系乎一条围绑在垃圾脖子上的绳子,破梭下达所有命令,代表全然的言语者,垃圾则完成所有命令,代表全然的行动者,相对于破梭与两名流浪汉,垃圾还能表演“思考”,但他一旦表演/思考起来,则会一发不可收拾,连续讲了一大串的话,在这个举动当中,思考、言语、行动顿时三合一了,但却导致另外三人心情恶劣、恶心、痛苦、烦躁、哀号、大声抗议等激烈反应,到最后不得不扑向垃圾,扯下他的帽子,让他恢复沉默状态,三人才略显胜利者姿态;对一个具有思考能力者,却施以暴力的压抑,这对西方理性思考的历史传统而言,不啻又是一个荒谬的行止!
男童阿哥(Boy Messenger)是剧中唯一亲近果陀的角色,他替果陀担任报信的工作,流浪汉也因他每次的口信得知果陀又不会来了的消息,但前后出现两次的男孩似乎是兄弟,而非同一人,导致废低迷一再地与他确认一些细节;另外像是第二幕的开头,废低迷也一再地与爱抬杠确认一些爱抬杠被揍的证据,在这里,记忆几乎是废低迷唯一可以凭借的工具,但是却没有太可靠的作用,反倒是爱抬杠以自己受伤的身体与曾经尝过的味道作为事物确认的依据,似乎还比较可行。
记忆之不可信,理性推理之不可信,进而导致历史之不可信,文明之不可信,更甚之,存在之不可信!G-odot究竟所指为何,似乎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毕竟是Waiting for Godot,而不是Looking for Godot),不单单只是破梭搞不清楚,连贝克特自己也说:“如果我知道果陀是甚么的话,我不早就说明白了吗?”也许果陀不是重点,重要的则是“等待”过程的本身,才是存在的本身,而那,就是荒谬。 当代传奇剧场在挑战过《奥瑞斯提亚》、《楼兰女》、《欲望城国》、《王子复仇记》、《李尔在此》、《暴风雨》等西方戏剧史上的经典之作后,这次又二话不说,直接挑上了贝克特的《等待果陀》,在该团即将迈入弱冠之年的前夕,总算没有遗漏掉西方戏剧史三大经典年代(古希腊、英国文艺复兴、现代)的最后一段,雄心壮志不可谓不大也。改编过后的剧本,可以看得出来关于上帝的部分,已经全数改成了“佛陀”,最花力气的,可能还是在于文化语境的翻译,不单单只是台词多了几分禅、释的味道,连念白与唱白都尽量根据原剧本做了适切的转换,同时顾及了韵白与唱词所需的句词长度与节奏;另外,也可以看到角色名字在重新中译(融合了音译、义译两者的特色)之后,所呈现出的破落风格,并选择了以丑当行,延续了原本角色就具有的西方丑角演艺传统,无处不可见其用心,果然是跨文化的当代·传奇·剧场,值得等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