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搬出大山的苦聪人


□ 讲述人/李云(拉祜族)供图/王昭武

  讲述人/李云(拉祜族) 供图/王昭武

  在拉祜族中,有一个特殊的支系,他们是中国民族中最原始的支系之一,长期停留在原始社会阶段,他们的生活习俗、服饰、语言等都与其他的拉祜族有着明显的区别,他们自称是“苦聪人”。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是万物复苏百花待放的季节,也是我们苦聪人最有盼头的季节。在过去,只要春天一到,我们苦聪人全家老小都要到原始森林里采摘野果、香菌、木耳等,还要准备好上等的弓弩去打飞狐、松鼠、野鸡等猎物,只要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我们统统照单全收。如此下来,一整年的口粮也算有着落了。

  在中国56个民族大家庭中,你是找不到苦聪人的席位的。1985年,经云南省人民政府批准,苦聪人被划归到拉祜族,成为拉祜族中最特殊的一支。说苦聪人特殊,是因为苦聪语和澜沧的其他拉祜族语言有着明显的不同,虽然语音单词上有些比较相近,但相互之间无法进行交流,生活习俗也不大一样。这和苦聪人一直生活在深山里、与外界长期存在着隔阂的历史有关。

  一直以来,苦聪人都是按照自己的语言和习俗自分为黄苦聪和黑苦聪两个支系的。黄苦聪主要分布于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金平苗族瑶族傣族自治县金水河镇南科村委会和勐拉乡老乌寨村委会,另外有一部分分布在者米拉祜族乡:黑苦聪主要分布在者米拉祜族乡,全县有33个苦聪村寨近8000人。苦聪人没有自己的文字,历史和传说靠的都是口头流传或者讲故事来延续。我们也没有自己的服饰,先辈们都是不穿衣服的,请别误会,他们会穿树皮衣或用芭蕉叶做成的衣服,这种衣服说能防寒是假的,仅仅用于遮羞。真正意义上的衣服是解放后我们用野物交换才有的,但穿的都是其他民族的服饰。现在的黄苦聪服饰是在哈尼族服饰的基础上稍作加工而成的,而黑苦聪服饰纯粹就是哈尼服饰。

  虽然都是苦聪人,但黑苦聪和黄苦聪两者之间还是有差别的。黑苦聪不仅穿着,生活习俗也与金平当地的哈尼族非常相近,而且他们住的地方道路交通方便,他们也很快学会了使用现代化生产工具,多数人都买了摩托车、农用车,比我们黄苦聪要更先进一些。

  我们黄苦聪还保留着最原始的生产生活方式,许多村寨还没通水、通电、通路,交通工具就是人背马驮,照明使用的就是星星和月亮。几年前的一天,我作为政府工作队的队员到一个黄苦聪村寨开会,记得当时说了一句:“你们的‘等、靠、要’思想太严重了,要向黑苦聪学习。”一名喝得半醉的黄苦聪兄弟说:“搬迁那天是你们政府要我们搬迁的啊,搬出来不给吃穿我们怎么办?如果什么都不给,同我们住大山里有什么两样?我们世世代代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从来都没想过社会进步是什么,也不知道发展是什么。”

  苦聪人曾经历了漫长的原始社会,是一支从原始社会形态一步跨入社会主义的民族。在1956年夏天,解放军工作队在我们称之为“草果坪”的原始森林里发现了以我曾祖父为代表的苦聪人,我的曾祖父叫李大,这个名字是解放军工作队给取的。苦聪人的姓氏,在过去是没有的,只是到解放后,为了好记录才陆续出现了汉姓。原来的苦聪人姓氏都是以动物、植物、居住地的地名等来命名的,另外还根据族群最擅长打哪种动物来进行识别,但相比之下后者居多。比如:我的苦聪名是泛蓝拓,骆灼,“泛蓝拓”翻译成苦聪语是松鼠的意思,它对应的汉姓是“李”,骆灼是我的小名。所以我的苦聪姓是以“松鼠”这种动物来识别的,说明我的祖先最擅长打松鼠。苦聪人中的“王”姓也一样,它是用“犀鸟”这种动物来识别的,所以王姓的祖先最擅长打犀鸟。

  我的曾祖父是个非常能干的人,他一个人就能拉开三四个小伙子都1法拉开的弓弩,一个人就可以把高大的树藤弄歪拉到地上,做捕猎野猪、黑熊的陷阱。他在我们族群里是说一不二的很有威望的人。据爷爷讲,曾祖父是一个大“猫公”,在苦聪人眼里,猫公是能预知生死、能与鬼神对话的人,他能上天下地,与哈尼族的“毕摩”一样是神职。

  在配合政府做好苦聪人出山定居工作方面,我的曾祖父起到了带头的作用。1957年前后,曾祖父带着近2000名苦聪人响应号召,走到大山外去落户定居。他们被解放军的工作队带领着搬到半山腰后,却发现这里没有了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的森林,没有了山涧、小溪,热气、瘴气肆意横行,老人小孩经常得一种白天黑夜都在发抖的怪病(其实就是疟疾),一病就是几个月。当时的居住点没通路,缺医少药,而且谁也没钱去看病,死的人也就越来越多。族人们认为这是村寨不祥的征兆,个个谈病变色,曾祖父也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心理恐慌和压力,有关“闹鬼”、“无形的女鬼吃人”等等的谣传也愈演愈烈,最终,曾祖父做出了率领族人返回大山“躲灾”的决定。他没念过书,现在我们熟知的那些科学知识曾祖父也并不了解,为了族群的生息繁衍他只能做出当时他认为是最正确的应对,作为后人,我也能深切体会到他当时做出决定的勇气和苦衷。回到山里后,这种病莫名地消失了,大人小孩都恢复了健康。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搬出大山的苦聪人”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