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改革的政治经济学讨论


□ 胡鞍钢等


  我们需要对改革进行反思
  
  ——关于“郎咸平风波”事件之争
  胡鞍钢
  如果我们把“郎咸平风波”称之为关于改革的重大争论的话(我们借用这个词来说),那么,经历了二十五年改革之后,应当如何看待目前出现的“郎咸平风波”事件呢?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中国经济改革一直伴随着各种理论争论、政策争论以及思想争论。我认为,有这样的争论不是坏事而是好事;这样的争论不是无端之争,而是有意义的争论。毕竟中国经济改革已经经历了一代人的时间,我们自身需要一个基本的、历史的回顾、反思和总结。这是一个全民的争论和学习过程,不是少数人的、垄断性的争论。从这个意义上看,“郎咸平风波”能够引起全社会的关注,让这么多人广泛参与和讨论,这是改革以来少有的。
  国有企业改革一直是中国经济改革的重点,也是其难点所在。一九七八年以来的历次改革方案都涉及到这一领域。一九七八年以后的扩大企业自主权改革,推行各种经济责任制,鼓励企业横向联合;上世纪八十年代下半期的企业承包制;九十年代初期提出的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实行公司制,对小型国有企业实行承包、租赁经营,改组股份合作制;一九九七年进一步提出,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改革,按照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科学管理的要求,进一步对大中型企业进行公司制改革;还提出抓大放小,对国有企业进行战略性改组,鼓励兼并、规范破产、下岗分流、减员增效。
  当时我正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人文学院做访问学者,听到上述信息后我非常担心,在体制不健全、缺乏游戏规则和监督机制的情况下,国企股份制改革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形是少数人以合法或非法的形式,通过权钱交易,抢占、侵吞国有资产(包括国有土地),以改革的名义利用股份制制造更大规模的腐败。除了少数人是赢家,十二亿人口的绝大部分可能是输家。为了避免股份制成为少数人“私有化”的工具,应建立有效的制度,使被出售的国有资产成为不容任何人侵吞的国家财政收入的一部分,并“用之于民”。每个公民都有权关心、了解这些资产是如何处置的,又是如何使用的。对此,国有资产管理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并应接受全国人大的监督和审查。必须制定透明的游戏规则。(胡鞍钢:《股份制改革应建立“游戏规则”》,美国《世界时报》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三日)
  我本人不是专门研究国企改革的,我几乎没有对国企改革发表过任何学术文章,仅有的只是上面提到的文章。现在回过头来看,如何评价国有企业改革,如何分析在国企改革中的输家和赢家、国企改革的受益和成本,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首先我们应当承认,国有企业改革取得了比较重大的进展,已经从一九九八年的低谷逐渐走出来,向着盈利的方向发展,尽管还有许多国企仍在亏损。为什么这样讲?可以举几个数据说明,一九九八年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总资产为十四点九万亿元,净资产为五万亿元,当年实际利润为二百一十四亿元,相当于GDP比例的0.3%;到二○○三年实际利润为四千九百五十一亿元,相当于GDP比例的5.5%。今年上半年利润增长了40%以上,实现利润占GDP比例还会进一步提高。
  可以认为,国有企业改革取得了重要进展。但是,国有企业改革收益,即国家的资本投入作为投资人的收益或国有资本经营收益只是名义上的,并非实质上的,更谈不上对这些收益的重新使用。国有资本经营收益或预算是所谓国家三大预算之一(另两个是公共财政预算和社会保障预算),尽管一九九三年十四届三中全会就明文规定了出资者享有所有者的权益,但到目前为止,国家作为出资人并没有享有出资人的收益,国家从来没有征收任何国有资产经营预算收入,更没有用这些收益来弥补在国有企业改革中的受损者,特别是下岗失业人员和退休人员。相反,却对国有大中型企业经营继续实行优惠政策,如减免税收、先征收后退税。国家非但不能从国有企业的利润中得到收益,反而对相当多国有企业进行变相补贴,仅石油行业每年先征后退税收款额就达几百亿元。同时我们还看到,有相当多的大中型企业,特别是那些垄断行业,包括电信服务业、电力电网业、民航运输业、石油石化等含有大量垄断租金和资源性租金,在国有企业改革中,这些企业在岗人员是受益者,他们享有更多的资本租金、资源租金和经营权租金;相应的,那些下岗职工、退休职工成为国企改革最大的受损者。
  如何对国有企业改革进行评估?这需要讨论国有企业改革收益背后的改革成本。我们充分肯定国有企业改革是成功的,但不能不涉及国有企业改革的成本,尽管计算国企改革的成本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我们分析,国企包括集体企业改革最大的成本是下岗、减员增加形成了下岗洪水和失业洪水。从一九九六至二○○二年,国有、集体单位在岗人员累计减少了五千五百万人。我自己也不主张加速国企股份制改造,认为改革并非像人们想像的那么容易,“一股就灵”,“一卖了之”,它受到两大因素制约:一是日益增加的下岗工人的出路;二是退休职工的社保问题。在上述条件制约下,任何“毕其功于一役”的激进改革都将导致社会不稳定。从这个意义上看,采取更为慎重的、有步骤的渐进改革方式更符合中国的国情;对改革过程中利益受损者给予补偿,平衡各种利益集团,保障失业职工和退休职工的基本利益是十分必要的。这是我一九九七年九月的看法。
分享:
 
摘自:读书 2005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