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改革的政治经济学讨论


□ 胡鞍钢等


  我们需要对改革进行反思
  
  ——关于“郎咸平风波”事件之争
  胡鞍钢
  如果我们把“郎咸平风波”称之为关于改革的重大争论的话(我们借用这个词来说),那么,经历了二十五年改革之后,应当如何看待目前出现的“郎咸平风波”事件呢?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中国经济改革一直伴随着各种理论争论、政策争论以及思想争论。我认为,有这样的争论不是坏事而是好事;这样的争论不是无端之争,而是有意义的争论。毕竟中国经济改革已经经历了一代人的时间,我们自身需要一个基本的、历史的回顾、反思和总结。这是一个全民的争论和学习过程,不是少数人的、垄断性的争论。从这个意义上看,“郎咸平风波”能够引起全社会的关注,让这么多人广泛参与和讨论,这是改革以来少有的。
  国有企业改革一直是中国经济改革的重点,也是其难点所在。一九七八年以来的历次改革方案都涉及到这一领域。一九七八年以后的扩大企业自主权改革,推行各种经济责任制,鼓励企业横向联合;上世纪八十年代下半期的企业承包制;九十年代初期提出的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实行公司制,对小型国有企业实行承包、租赁经营,改组股份合作制;一九九七年进一步提出,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改革,按照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科学管理的要求,进一步对大中型企业进行公司制改革;还提出抓大放小,对国有企业进行战略性改组,鼓励兼并、规范破产、下岗分流、减员增效。
  当时我正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人文学院做访问学者,听到上述信息后我非常担心,在体制不健全、缺乏游戏规则和监督机制的情况下,国企股份制改革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形是少数人以合法或非法的形式,通过权钱交易,抢占、侵吞国有资产(包括国有土地),以改革的名义利用股份制制造更大规模的腐败。除了少数人是赢家,十二亿人口的绝大部分可能是输家。为了避免股份制成为少数人“私有化”的工具,应建立有效的制度,使被出售的国有资产成为不容任何人侵吞的国家财政收入的一部分,并“用之于民”。每个公民都有权关心、了解这些资产是如何处置的,又是如何使用的。对此,国有资产管理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并应接受全国人大的监督和审查。必须制定透明的游戏规则。(胡鞍钢:《股份制改革应建立“游戏规则”》,美国《世界时报》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三日)
  我本人不是专门研究国企改革的,我几乎没有对国企改革发表过任何学术文章,仅有的只是上面提到的文章。现在回过头来看,如何评价国有企业改革,如何分析在国企改革中的输家和赢家、国企改革的受益和成本,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首先我们应当承认,国有企业改革取得了比较重大的进展,已经从一九九八年的低谷逐渐走出来,向着盈利的方向发展,尽管还有许多国企仍在亏损。为什么这样讲?可以举几个数据说明,一九九八年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总资产为十四点九万亿元,净资产为五万亿元,当年实际利润为二百一十四亿元,相当于GDP比例的0.3%;到二○○三年实际利润为四千九百五十一亿元,相当于GDP比例的5.5%。今年上半年利润增长了40%以上,实现利润占GDP比例还会进一步提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