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竹富岛的酷娅玛


□ 董炳月

  《花》、《十九春》、《安里屋咏叹》被视为冲绳民谣中的三枝奇葩,争奇斗艳,异彩纷呈。《花》的旋律经中国人编曲、填词变为《花心》,随周华健的演唱红遍海峡两岸,而《十九春》和《安里屋咏叹》似乎鲜为中国人所知。由此可以看出文化传播的偶然性与片面性。其实,即使是《花》这支曲子,在被改编的过程中也已经被简单化甚至庸俗化。原曲的歌词简洁、纯朴而又内涵丰富,像是《诗经》中的作品,旋律则简单、含蓄,无论是乙女椿(女子三人组合)的冲绳本土唱法,还是加藤登纪子的现代唱法,听起来都是那么深情而又从容、超然,而《花心》的歌词片面追求唐诗的华丽(“花瓣泪飘落风中”之类),配器复杂,周华健的演唱又有点夸张,相形之下就显得“俗”了。至于《花》的词曲作者喜纳昌吉,关心的人可能就更少。这位一九四八年出生的冲绳人是一位思想家型的音乐家,其名言之一是“将一切武器变为乐器”。他同情日本社会的弱势族群,现在正参与冲绳独立运动。
  《十九春》暂且不论,这里要说的是三枝奇葩中的《安里屋咏叹》。
  《安里屋咏叹》诞生在八重山列岛中的竹富岛,准确地说这是一首八重山民谣。八重山列岛虽属冲绳群岛的一部分,但位于冲绳本岛与台湾岛的中间位置,距冲绳本岛有十多个小时的船程。实际上,虽然同为冲绳民谣,但冲绳本岛的民谣与八重山民谣还是具有细微的差异。八重山民谣更为舒缓,更具抒情性。《安里屋咏叹》曲名中的“咏叹”日语写作ユンタ(读音“用—塔”),并无对应的汉字。藤田正在《冲绳乃歌之岛——冲绳音乐五百年》(晶文社,二○○○年)中将其表记为汉字的“歌”,但我认为写成发音相似的汉字词汇“咏叹”更合适。由于与古代中国的特殊关系,冲绳方言中残留着不少汉语词汇或语句。冲绳人打招呼时所谓的“チュファ-ラ”(读音“秋发—拉”),即为汉语的“吃饭啦”。从发音与表义的相似性来看,ユンタ一词是来自汉语的“咏叹”亦未可知。ユンタ为八重山民谣的基本形态,本来是一种无伴奏的对唱形式,简洁质朴,适宜于叙事、抒情、训诫,后来才使用三弦伴奏。
  《安里屋咏叹》是一首赞歌,歌唱的对象是安里屋的美女クヤマ(kuyama)。クヤマ亦无对应的汉字,姑且音译为酷娅玛。史载∶“安里屋家的酷娅玛,一七二二年生于八重山地方的竹富岛,容姿超群。”从琉球首府首里城来竹富岛任职的“目差主”(副官级别的官员)对酷娅玛一见钟情,要求酷娅玛给他当“现地妻”,而酷娅玛以已经接受了“与人”(村长级别的地方官)的求婚为由,拒绝了“目差主”的请求。这一勇敢的做法博得了村人的赞赏,于是村人用歌声赞美酷娅玛,《安里屋咏叹》随之诞生。不过,酷娅玛的故事至少有两种版本,两种版本的差异主要在于酷娅玛拒绝“目差主”的理由。另一版本的说法是,酷娅玛以“嫁给本岛的男人才有未来”为由拒绝“目差主”,于是岛上的男子们齐声歌唱酷娅玛。
  《安里屋咏叹》之外,以酷娅玛的故事为题材的冲绳民谣还有《安里屋节》(这里的“节”意为“歌”、“曲”)。不仅如此,据新川明的《新南岛风土记》(朝日新闻社,一九八七),昭和时代还曾出现根据《安里屋节》改编的《新安里屋节》,但笔者不曾听过。《安里屋节》叙事性更强,旋律相对舒缓,不像《安里屋咏叹》那样有节奏感。也许是由于这个原因,它没能像《安里屋咏叹》那样被广为传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