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透过暗色玻璃


□ 赵庭耀

我是这座城市的一名巡警,那个同往日一样的下午,我接到了报警。快速接警是我的职责,在警校的时候,教官也是这样教导我们的。但这次接警的任务有点紧急,也有点棘手,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报警的人说,一个穿红裙子的女人,在金项大厦的顶层想跳楼。
我接到报警时,正独自一人在世纪大道上慢慢巡视。我的搭档小费刚新婚,去新马泰带新妻玩去了。小费新婚不等于我结婚,我仍要上街巡视。队长说你一个人要小心,遇到重大的突发事情,一定要及时报告,不要不顾自己的性命莽撞行事。队长是个好人,是个英勇的警察,他的意思是遇上大事头脑要清醒,不能乱来。我是一个容易兴奋的人,接到这个跳楼的报警后,我早把队长的教诲放在一边了。这会儿我拉响警笛,呜呜呜,快速地驶向迎宾大道。在早晨我们出警时,接到一个较为保密的通知,说是下午二点左右,有一个阿拉伯国家的国防部长,要来我们这座城市参观访问。迎宾大道是那位部长的必经之路,而且现在离下午二点半还差半个小时。考虑到事情的突发性,我又加快了速度,一路鸣笛,向金顶大厦冲去。
金顶大厦是本市最高的一座大楼,共有四十九层,也是本市的一座标志性建筑。凡是国内外来的要人,都会安排到金顶大厦的旋转餐厅,一边品尝美味佳肴,一边欣赏本市的城市风光。说不定那位阿拉伯来的、叫什么穆罕默德的国防部长,极有可能要上金顶大厦。
车速太快,车身开始左右摇晃。我的车技是一流的,我在拥挤的街上左冲右突。在十字路口值勤的交警,神色十分紧张,从岗亭上跳下来,想拦住我的车子。但我没有理他,我哪有时间理他呢?我也没有像美国情报局的探子一样,从怀里掏出什么证件在他面前一晃,我实在腾不出手来。而我的神情高度紧张,一半是为了那个想跳楼的穿红裙子的女人,不知道她此刻有没有从楼上跳下来,跳楼只需一秒钟的时间就可以了,只需稍稍用力,双脚一踮,整个过程就会在空中短时间内完成,这同跳水运动员没有多少差别,只是跳楼的姿势要简单多了,用不着像运动员那样要多次翻身。我想不通她年纪轻轻为啥跳楼,其实我也不知道她多大年纪。我想一个穿红裙子的女人,一般都是年纪轻轻的,最大也逃不出少妇一类的角色。死有很多种方法,她为什么要选择跳楼呢?还穿上一条红裙子,这么显眼这么招人。我们做警察的就怕这种事,我们也恨这种人,死是自己的事,为何要惊动那么多的人?真是不得好死。
我狠狠地踩住油门,向迎宾大道飞驰而去。要是当时有一架摄像机跟踪拍摄就好了,这种精彩的飞车镜头真是难得一见。这同美国警匪片中的那些警察的硬朗作风差不多。我最喜欢看这类电影了,家里收集了许多这样的碟片,我非常羡慕片子里警察的风采。所以我就用功读书,为自己树立起了远大的理想和目标,做一名合格的美国式的英勇的警察。想不到上岗才一年,这样的好事居然让我撞上了。
车子似乎比我还兴奋,在迎宾大道上飘荡了起来,像一匹很不听话的野马。在那个交叉路口,车子一头撞上了一辆桑塔纳轿车的尾部。司机受了惊吓,车子迅速调了一个头,然后就撞到路边的一根电线杆上,最后还是侧翻了。我没有停下来,继续开我的车子。虽说我的车头已不成样子,但它仍同我一样显得英勇无比,很是理解我的心情。那辆侧翻的车子,我没去管它,我已经看见交警跑了过去,我没有工夫停下来,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要的就是这样富有超强刺激的镜头。我想我的这个撞车的镜头,肯定被十字路口的摄像探头拍了下来,坐在中央监视大厅里的局长,看到我的这个镜头后,我不知他在拍手叫好,还是两个鼻孔冒气。正当我的脑子里想着局长时,我就听到了局长的喊话,你找死啊,车子开得那么快,你把迎宾大道的交通给堵上了。我说那里有个女人要跳楼,局长说那是她的事,要是你再出差错,我不会饶你的,你给我停下,停下。局长在话机里暴跳如雷,我感觉到他很像某部电影里的滑稽演员。我关闭了通话系统,我在美国警匪片里经常看到这样的镜头,这就是孤胆英雄的所作所为。
我终于看到了金顶大厦,也看到了那个在顶层上走来走去的女人。由于顶层太高我看到的女人像一只红色的风筝,在半空中飘浮。金顶大厦的底层围满了人,我把刹车一脚踩住,车子发出震天的响声,这一响声起到了非常好的音响效果,那些围观的人纷纷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我的身上。我从还未停稳的车子中跳了出来,警察的身手敏捷,都在我的身上集中地体现了出来。我冲进人群,围观的群众非常自觉,像一把自动打开的扇子,给我让出一个通道。我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警察,要不是我在街道上左冲右突,我能第一个赶到现场吗?当我冲进金顶大厦的大厅时,消防车和警车都呜呜地开来了。
大厅服务员的素质相当高,为我开了一次专职电梯,直达金顶大厦的顶层。陪我上电梯的有大厦的莫老总和大厦的保卫科长。关于这个莫老总,我在这里还想多说几句。这个莫老总我认识,至于他的大名,我在这里就不说了。我只说一件事:有一个晚上,我们接到报警,说是黑玫瑰夜总会发生了大规模的械斗。我们接警后,似乎全城的警察都扑到了黑玫瑰的身上。等我们冲进黑玫瑰夜总会时,打群架的那批人渣早已不知去向。我们对黑玫瑰每个房间进行地毯式搜查。那群鸟兽之徒倒一个也没抓到,却把我们金顶大厦的莫老总吓了一大跳。当我们冲进808号豪华套房时,一张大床上赤身裸体的莫老总,趴在三个裸女的身上,其中一个裸女还是俄罗斯小妞。我看到这种场面还是第一次,连忙把眼睛放在那台34寸的大彩电上。大彩电正在现场直播莫老总他们的床上运动,我见识不多,看到这种场景,我的两眼都瞪直了。莫老总很是从容地从女人身上爬了下来,我只看见他的脸上稍稍痉挛了一下,随即抓过一只枕头,挡住了自己。三个女人捂着乳房,发出一连声的怪叫,好像遭到炮击似的,连蹦带跳躲进了卫生间。我又看了一眼电视,电视里那三个裸女仓皇出逃的场景,又出现在电视画面里。后来我们推测,这是莫老总自己在制造黄片,销往海内外。莫老总很是神气,也根本不问问我们干什么,他在拨手机,不知要给谁打电话。他躺在床上,嘴上不知什么时候插上了一棵烟,非常悠闲地把一条腿架到另一条腿上。莫老总在手机里大声吼叫,怎么搞的,搞到我的头上来了?你要冲击也不事先打声招呼,去你妈的,你生意不做了?莫老总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恶狠狠地说,你们这里谁是管事的?我们的队长站出来说,我是管事的。莫老总就把手机递给我们的队长,队长听了一会儿,只是唔了几声,就把手机还给了莫老总。队长大手一挥说,撤!我们全都从黑玫瑰撤了出来,那个月我们一分奖金也没拿到。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