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毛玻璃(短篇小说)


□ 邓洪卫

  一

  是个星期天的下午,我正站在阳台上,目光放向窗外的景致。对面的那幢楼,或敞开或拉着布帘的窗口,也像一只只眼睛,向我们这边睃巡。这时候,我老家县上的一个朋友,忽然打电话过来。他说晚上请我吃饭。

  这个朋友跟我关系可非同一般,中学同学,大学校友,工作后在一个县城上班,平常时有走动。还有一点,文友。他的诗写得非常好。再加上生意做得非常好:又有文化又有钱,为文为商两风流。所以场子就大,人脉关系就非常好。

  我问,有什么事吗?

  他说,没什么大事,就是想你了,想和你说说话。

  竟然,有一些温暖、感动,缓缓涌上我的心头。你听听,就是想你了,想和你说说话。能被朋友惦记是多么幸福的事。虽然说这话的是男性。

  但是,在疑似幸福的同时,我的心又忽地往下一沉。

  我咽了一口唾沫,回答我的朋友,可是我没有回家,我在市里呢。

  一年前,我到市里上班,老婆却一直在县里没凋上来。平时,我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单人住在单位两室一厅的宿舍,一般只有在周末才拎着包搭车回县城,看看一周没见的老婆,再跟一些狐朋狗友们聚在一起打牌喝酒。这一周,有两个无聊的活动耽误了一天半,到了今天下午,就没什么事了,索性待在房间里看看书看看电视打发无聊的时间。

  我眼睛盯着对面的某一个窗口,那个窗口没有拉上窗帘,但窗户却是关着的。我说,兄弟,你有什么话就在电话里说吧,我反正也闲着没事。

  这兄弟在电话那边很明显地迟疑了一下,才说,不了不了,你没在家就算了,等你回来再好好说吧,反正兄弟们有的是机会。

  说话的时候,我的心还在忽忽悠悠往下沉。直到他把电话挂了,我的心才慢慢停下来。停可是停下来,那可是半截拦腰地悬着,上不去,落不下,难受极了。

  我的眼睛从对面的窗口撤回来。世界上的许许多多事,都是难以解说的谜。比如说,我忽然发现每到星期天下午5点钟,那个窗口总是有一个年轻的女性赤裸着洗澡。她从来不拉窗帘,我甚至怀疑那扇窗户是否有窗帘。她就那么旁若无人地摆着各种姿势,叉开手指抚摸或搓洗着自己的身体。我相信我们这幢楼肯定不会只有我一双眼睛在那一刻盯着那扇窗口。

  这样的“现场直播”已经伴随着我度过了大半个夏天。使我懒得回县城,即便回去也惦记着在星期天下午五点钟之前赶回市里,以便躲在自己的窗口观看“现场直播”。

  可是,今天,我从四点半钟就在窗口等,一直到五点半钟“直播”却迟迟不见。我很失落。感觉这个下午过得比任何一个星期天的下午都要无聊。

  我就是在这个时候接到县城朋友电话的,要我回去吃饭。我说我在市里不能回去。他就挂了电话。他的电话挂了,我的心却没落下。因为心里有事。我的脑袋像过电影一样,回放着三周前的一件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