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


□ 李洪岩


在荷兰住了一段日子。总的来说,那是一个乡村比城市漂亮的小国。不过,得承认,这纯属个人观感。因为,许多荷兰人自豪的正是他们城市的“不漂亮”。据说,那种不漂亮乃是刻意维持下来的一种特殊的漂亮,是比“漂亮”花费了更多金钱的。他们要延续古老文化的建筑载体,就得花心思要城市尽量保持原先的样子,而洁净葱绿的乡村,宛如白纸,可以画最新最美的图画,当然也就更加迎合我这个东方游子渴望现代乃至更现代的心思了。
人性如此:成天吃棒子面的,想着吃面包;整日吃面包的,想着喝稀粥。在我们大踏步向“现代”迈进的时候,他们又要“后”到“现代”的后面去了。
阿姆斯特丹就是这样一座城市,难得看到北京那些挺拔的现代化智能大厦,更看不到霓虹映照、车水马龙的纽约盛景,看不到雍容华贵、西装革履的巴黎贵妇与绅士。她所有的,是灰蒙蒙黑乎乎的老房子,石子路,以及纵横交错的古老运河,是各种穿着随意、行为散淡仿佛下里巴人的族群,遍布各处、东倒西斜的自行车。我甚至想,这座城市倒像是一座接纳各国难民的收容站,或者像是新疆地区的“巴札”。难道这就是许多欧洲人所说的“青年人的天堂”吗?
于是,有未必在行却假装里手的朋友告诉我,之所以称天堂,不是因为她有美丽而短命的郁金香,而是由于郁金香看上去像罂粟;不是因为她有雄奇的风车,而是因为风车代表了一种对自然力的利用和征服;不是因为她有五颜六色的木头鞋子,而是因为穿上这种鞋子的女人固然更成其为女人,而男人也因此像是了女人。这里,同性恋、吸(软性)毒者、性交易,都是合法的。说到底,这是大把花钱的地方。有了钱,你可以在此随意地发泄欲望,无须有任何担心。然而,请注意,“钱”,你有吗?
中国游客鲜有不到阿姆斯特丹的。那倒不是因为同性恋与吸大麻的缘故,当然更不是因为梵高或古老的教堂。对中国人来说,毒品毕竟属于神秘而可怕的东西,艺术则是可钦敬却不值得亲近的物件。吸引着中国游客的,是阿姆斯特丹那欧洲场面最大最公开最张扬的红灯区,是实实在在的任你现代或后现代都击打不动的匹夫匹妇、绅士淑女一视同仁的“性”。
说来也怪,在中文里,写到荷兰,没有不讲阿姆斯特丹的;写到阿姆斯特丹,没有不讲红灯区的。但是,我发现,这些游记却同时存在两个显而易见的特色。第一,它们都不提红灯区内成群结队、东走西瞧、手提照相机、穿着遮屁股西装的中国游客;第二,它们都不说这红灯区恰好与阿姆斯特丹的唐人街比邻而居——由于靠得太近,我们甚至可以说,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就在唐人街上。
既然是唐人街,当然是华人饭馆鳞次栉比。其中一家叫“邓楠”的,招牌很大,见了就让人忘不了。从前,总觉得外国人喜欢中餐。现在才知道,他们对中餐的喜欢,正如同我们的偶尔吃次“皮萨”,是靠着不常吃才喜欢的。不信你让他连续吃上一星期中餐,非恼了不可。而且,信不信由你,在许多西洋人的骨子里,对中餐、中餐馆、做中餐,多少是有些瞧不起的。什么中餐不够营养了,中国人什么都敢吃了(如蛇,特别是狗),中餐馆不讲卫生了,什么中国人花在做饭上的时间太多了,等等。中国人在“吃”上所得到的幸福,在西洋人那里全都让“泡吧”给代替了。所以,我总觉得,“泡吧”这种典型的西洋习惯,不大适合于中国人。北京著名的三里屯酒吧街,倘若不是建在使馆区,保准“火”不起来。除非不得已,我绝对不去“泡吧”。坐在那里,干巴巴地喝点烂饮料,没话找话,简直是活受罪。我还是喜欢“吃”,边吃边聊。不过,欧洲的中餐馆(例如巴黎的),老实说,实在不敢恭维。据说,欧洲的中餐馆大都不太喜欢接待自己的同胞,原因很简单:嘴太刁,不好伺候。可这能埋怨谁呢?您做的根本不是地道的中餐呀,怎么能说我们嘴刁呢?可是,老板们又说了,别说我不会做地道的中餐,就算会做,洋人又怎么肯吃?于是,所谓有“中餐”便成了中西合璧四不像烂糊糊黏巴巴的东西,简直让人恶心。然而,阿姆斯特丹唐人街上的中餐馆却有其既能吸引洋人、又能引来国人的拿手好菜,我们权且叫做阿姆斯特丹的北京烤鸭吧。西洋人爱吃鸭,中国人同样如此。东西方终于在吃上有了契合点。当然,想在欧洲吃到地道的北京烤鸭,那是妄想。但是,阿姆斯特丹的鸭子制品完全可以起到替代品的作用。只要看看橱窗里悬挂的红彤彤、油闪闪的鸭子标本,你那颠簸了大半天的胃口就会敞开大门。那个时候,阿姆斯特丹的北京烤鸭比北京的北京烤鸭还要好吃上千倍呢!饥饿的胃是没有工夫分别食物等次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