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城市里的草


□ 刘黎莹

男人敲开门后,房主轻轻拍一下男人的肩膀,算是打过招呼。
打门外进来的这个男人很瘦,房主很胖。
一胖一瘦两个男人没有过多的寒暄,默默坐在客厅。
胖男人问:“还没找到夏小冉?”
瘦男人叹口气,说:“没呢。没办法才求老同学你帮忙的。”
夏小冉是瘦男人的未婚妻,已失踪三个多月了。
夏小冉在失踪前没有丁点异常表现。
往日里,瘦男人一直以为夏小冉是个没有什么城府,纯净如水的女孩子,所以也就没有过多地问过她的社会交往。从两人谈恋爱的那天起,瘦男人就把夏小冉当作自己的妻子了。再说夏小冉也真的有一段日子进入了妻子的角色,而且还把这个角色扮演得有声有色。
瘦男人记得清清楚楚,就在夏小冉悄悄离开他的前几个月,她忽然提出来,想和他租间房子一起住。
瘦男人在一个很清贫的文化单位上班,他和另外一个同事合住单位上的一间小平房,这间一年四季都需要在大白天开灯的漆黑小屋,便是他在这个城市的栖身之地了。
其实,就是夏小冉不提租房的事,他也早在心里想过无数次了。
每次夏小冉来找他,都很别扭。
他的同事只要一看到夏小冉来了,就要赶紧躲出去。
有一次,同事刚躲出去,他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一下子紧紧抱住了夏小冉。同事刚才快要走到屋门时,悄悄给他使过眼色。意思是:哥们,我一会儿可是要回来的。同事平时也很迁就他的,可是最近同事准备考研,所以不会在大街上逛很长时间的。
夏小冉当时一看他猴急的样子,就嘻嘻地笑个不停。笑声像是冲锋号,他一用力,就把夏小冉抱到那张单人床上。就在两人同时倒在床上时,不小心把床头边上的灯绳碰了一下,结果屋里的电灯一下子就灭了。夏小冉一直是在挣扎反抗的,不然也不会碰着灯绳。可是,现在灯一灭,夏小冉好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她不再像刚才那样了。她先是用嘴含住了他的耳朵,她的舌头轻轻地一下一下触碰他的耳垂。他感到全身的血液如同听到了集合的号令,夏小冉的舌头就是指挥他全身所有神经的总枢纽。
他身体的某个部位已让夏小冉感到了异样,夏小冉明白了一件事:这个男人不想再拿她当一朵花样地静静观赏,他想把她栽种到自己的花盆中,想用自己的爱给予精心的呵护,让花接受他爱的雨露
夏小冉的双颊红云朵朵。
就在他要进入她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同事说外面实在是太冷了,他刚才走得太匆忙,没来得及多穿衣服。
他听得出同事的确是冻坏了。
凛冽刺骨的寒风把同事说话的声音吹得哆哆嗦嗦。
于是,他急匆匆从她身上下来,气都没来得及喘匀,就听到了同事的敲门声。
打那,他常幻想能有一处可以独自享用的空间。
可是,他一个从乡下考大学上来的穷娃儿,哪有这个能力呢?
他少得可怜的工资,一半要用来寄到乡下,母亲隔三差五患病住医院。工资的另一半,除了用来给正在上大学的妹妹交学费,还要应付同事之间红白喜事什么的。再剩下的,除了应付自己的肚子,就是用来应付和夏小冉在一起看电影呀泡咖啡厅呀买女孩子喜欢的小饰物呀,几乎每个月都是入不敷山,捉襟见肘。
现在,他一听夏小冉要租房,头就发胀,可面子上还要硬撑着。
谁让自己是男人呢?
他说:“等我忙过这阵子,就托人给问问,有合适的咱就租。”
夏小冉看出了他的意思。
女人天生心细如发,他没说自己的难处,但她看出来了。
有些事是不能说的,但却能看。有些事,看出来了,也要装作没看出来。那次夏小冉走后,他也一直没敢再约夏小冉。不是他不想念夏小冉,是怕见了面,夏小冉会问他租房的事情。奇怪的是,夏小冉也一直没再来电话和他联系。大约过了有一个多月时间,夏小冉忽然来找他,说:“我问好租房的事了,就在离你们单位不远的地方。”
他额上出了汗,时值隆冬天气,他却当着夏小冉流了汗。他在心里骂自己:瞧你这点出息吧。
夏小冉多聪明,她把租房子的契约拿出来,说:“租一年。租金我已全都交上了,这上边写的是你的名字。”
要是有个地洞,他当时真想钻进去。
他不知后来和夏小冉说了些什么。他那几天只要一和夏小冉说话,就语无伦次,惊惶失措,像个做了天大的错事的孩子。
夏小冉还真能干,也许她是看出了他的心思,床,衣橱,餐桌,还有居家过日子的盆盆罐罐,都是夏小冉一个人掏钱买的。直到一切收拾停当,夏小冉才把钥匙递到他的手里,夏小冉说:“房主说只有一把钥匙,你先拿着吧。”
他说:“那我再去配一把吧。”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