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感悟孤独


□ 张 黎

远远的世界/某处有人在笑/他们有他们的原因/我是不能够知道的
远远的世界/某处有人在哭/他们有他们的原因/我是不能够知道的
远远的世界/某处有人在打闹/他们有他们的原因/我是不能够知道的
远远的世界/某处有人在走动/嘈嘈杂杂四散走开的脚步/没有一个走向我
——《孤独时刻》

对于孤独,我是很早就了解了的,而且了解得那么透彻。
我出生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那是一个充满猜忌和斗争的年代。人类几千年以来长期形成的文明规则,在某个特定的历史情况下一旦被打破,人类原始的恶毒本质就会暴露无遗。
因为我是一个女孩,又长得黑,小,丑,所以得不到重男轻女旧式家庭的一点宠爱。又因我的性情弱,身体差,所以在外经常受到儿童的欺凌。他们经常结成帮派,在大街上学着成人们的斗争形式齐声谩骂你,有些更恶毒的还拣起小石块砸你。我从来没有和他们有过任何争执,但他们这样做,使他们感到强大,所以他们兴奋快乐,这就是天真无邪儿童的心理。
在我模模糊糊的记忆里,对于整个的童年,就只有一个这样的镜头:我独自坐在家门口的老槐树下,仰望天空,问天,问地,问自己:世界就是这样吗?世界难道就是这样吗?
那时候,夜夜只重复做一个梦,梦见自己在天上飞,离地面好高好远啊,那些熟悉的房子树木好小好小啊,那些往日的人群,像一堆一堆的蚂蚁,蚂蚁们在说着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
那时候,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没有自杀这个概念,如果有,我想,我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写这些文字了。成年人总以为小孩子是没有什么思想和忧愁的,其实,大错特错,小孩子除了不像成年人一样考虑吃穿住的问题,他对世界的感悟要比成人灵敏得多。
这样静坐,望天,沉思的光景,大约持续了那么五六年,一直到小学二年级,我找到了我的第一个朋友——张衡,《数星星的孩子》,虽然只是语文课本里的人物,但对于我的心灵来说,却真是豁然开朗:人类需要像我这样沉默而思索着的人!我要和张衡一样,致力于自然科学的研究,为整个人类做贡献,让所有的人都来尊敬我!

荒诞的生命/没有目的/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并没有征得自己的同意/更没有人来和你探讨/关于活下去的动力/迷茫与困顿之中我苦苦挣扎
豁然的一瞬/生命显示出它的庄严宝相/我如沐浴天地崇高之风/开始认真地对待生命

冲破了孤独,我的心灵无比兴奋。现在那所小学学校里的老老师们,可能还记得我,因为我是一个创造奇迹的人。数学成绩不仅从倒数的名次一跃而在全年级遥遥领先,在县、乡组织的竞赛中获得桂冠,而且更重要的是,数学老师们经常头痛的难题,到我手上却迎刃而解,他们惊叹得不得了!这是生命第一次带给我的喜悦,成功的喜悦。
后来,我又知道了爱因斯坦。有关爱因斯坦的一切事迹、逸事、言语,我都收集,爱因斯坦是我心目中的神,他的那一段有关生命态度的言语,我一遍一遍地读,一遍一遍地感觉着它的力量,它的神奇。
然而,小时候的梦想只延续到初中毕业。上了高中,接触了高中的数学和物理,我发现我无法用我天生的悟性来理解物理或数学的每一个原理,而且,更重要的是,考取名牌大学,并不是需要真正理解这些原理,我才知道,我的梦想与我的能力相差太大了,而且,这个世界的这种做法不符合我的想象!
梦想的破灭,给我的生命带来灾难性打击,我又开始像小时候一样茫然,而且,否定自己存在的意义。这在高中学校可能是个笑话,他们可能大肆嘲笑我的无能。而我们的语文老师则用封建的“孝”的道义,来给我讲解人生的意义,认为我放弃生命,是不“孝”的表现,是大逆不道。多么可笑,多么荒唐!根本没有人能和我站在一样的高度来观悟生命。
我没有放弃生命,但是,再也没有能够找到生命的支点。我随波逐流地上完高中,大学,研究生,然后工作,换工作,赚钱,赚更多的钱,然后恋爱,一次一次地恋爱,然后结婚,生小孩,养小孩,然后又离婚。
但是,在所有的过程中,我都是孤独的,最孤独的。
没有理想的生命,最多只能算是行尸走肉。我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肉壳,在海一样的尘世间游荡,漂浮。

繁华的都市/到处充斥着物质/卑微往来的人们/为食宿而日夜奔波/没时间去考虑/肩负着的/那一个天大的空虚/七彩霓虹灯闪烁迷离/诉说着人世间物欲的/海市蜃楼/诉说着人世间情欲的/苍白畸形
脚步是这样的飘渺无力/何处是我生命的归途/我在黑暗的夜里/流着泪/抬头仰望苍天/我到底该怎样活着/才会不辜负这些美丽的日月和星辰/我到底该怎样去安排/把自己安排给未来的那个死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