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军营逸事


□ 李 鹏

  和平年代的兵,在“备战、备荒、为人民”,“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方针下,部队的军事训练和农活是成正比的,每个连队都有水田,养猪种菜,耕牛耙地,每个战士都有两手。我们营房前后栽了很多芒果和木瓜树,在果子成熟的季节,常常能闻到凉风吹来的芒果芳香。营区里没有自来水,每个连队都有一个自掘井,碰到用水高峰期,清早出完操洗漱或节假日洗衣服,小井里的水经常处于半干涸状态,兵们没少为水发牢骚。
  全团最好的井要数后勤军马所那口,水质好,水量又大,取之不尽,用之不完。军马所的营房,紧靠运输队后面,座落在大桉树和芒果树林中,环境幽雅,由两排20米的平房组成,全所只有9个人,所长是个河南兵,样子很凶,皮肤黝黑,脸上挂有几颗麻子,两瓣门牙向外突着,是个包谷嘴,给他个嫩包谷,肯定比谁都啃得干净。他当兵资格老,就是进步慢了点,地方讲工龄,部队讲军龄,据说团里的干部都要让他三分。但直到我复员那天也没弄清他叫什么名字,反正大家都叫他马所长。
  但我最羡慕的还是那口水井,井台高出地面30公分,直径足足4米,是用水泥砌就的,很光滑。井台旁边有一棵大芒果树,蓬松着一片绿荫。靠这口水井,马所长成了一方诸侯。这口井不是人人都可以享受的,马所长特地叫军械修理所做了个铁盖子安在井口上,还用一把“将军不下马”锁着。马所长经常骄傲地坐在芒果树下,看着那些不知趣的人希望而来,失望而归。
  有一天中午所长睡午觉,不知是井口忘了上锁还是哪个兵采取了行动(那种锁是不很牢固的),正当这个不识相的战士哼着“一条大河,波浪宽……”马所长跑过来:“谁同意你用水?简直是无组织无纪律,老子处分你!”小战士并没有被吓倒,双手从沾满肥皂泡的盆子里抽出来,顺手一甩,肥皂泡大大小小像彩球一样四处飞扬。他理直气壮地说:“昨天我看见两个穿花衬衫的人不是也在这里洗吗?我怎么不能洗!”马所长说:“你这个鸟人,你能同她们比吗?”马所长越说越激动,索性猛一拍腰上的钥匙,“如果你是女的,你天天来洗。可惜你生错了命!”
  小战士说的一点不假,那两个家属还不到30岁,头发用当时最时髦的手绢扎起来,端着两盆待洗的衣服。马所长笑容可掬地搭讪:“洗衣服呀,快来快来。”他讨好地解下腰间的钥匙,点头哈腰的样子,像是皇帝娘娘驾临。两个女人洗衣服的时候,他背靠芒果树,选了一个最佳角度,色迷迷地用双眼在女人的关键部位小偷一样窥探着。
  一次师长来我们团检查工作,团里要求大家打扫卫生、整理内务、养猪种菜、军事训练,节目一个接一个,上上下下翻个锅底朝天,累惨了。唯一的安慰是有电影看,有红烧肉吃。
  这天烈日当空,我们刚把大红标语贴好,就有人说:“来了,来了!”顿时锣鼓喧天,红旗飘扬。战士们分两排整齐地站在臭桉树下。桉树虽然臭,但我们每天握在手里的钢枪的枪柄就是桉树做的,部队还经常烧桉树来熏蚊子,很管用,因此对它的臭也就不那么感到讨厌了。
  在边疆高强度的紫外线的照射下,战士们个个精神抖擞,英姿勃勃。伴随着“欢迎”“欢迎”的口号,场面热闹而庄严。
  “同志们辛苦了!”
  “为人民服务!”
  走在我们面前的师长又高又魁梧,迈着稳重的步伐,双眼炯炯有神,国字脸,一看就知道是吃过糠,扛过枪,啃过皮带的老前辈,很像电影《英雄女儿》中的军长。我们平时很威风的团长,走在师长身后。1.6米左右的个子,大腹便便,从未系过的咖啡色武装带,今天扣在他的油肚子上显得别扭。他不时学着师长挥动手臂微笑着,“严肃活泼”四个字,我们平时只看见严肃,没有活泼,今天我终于看见了他皮笑肉不笑的“活泼”。
  这天晚餐过后,值班班长一边吹口哨一边大声说,“全连集合,着装要整洁,8点钟准时看电影。”这件事在下午就已经传开了,说师长给我们带来了好片子。那个时候看电影不容易,战士们兴高采烈,那天晚餐大家胃口大开。
  8点整我们准时在操场上坐定。
  “全体指战员同志们,上级首长到我团检查工作,这是对我团最大的关怀,最大的鼓舞,最大的信任,最大的鞭策,我代表我团全体指战员向师首长表示衷心的感谢,并致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最崇高的敬礼!”团政委向同时站立起来的师长敬了一个标准军礼,师长英俊的脸上庄严肃穆,右手有力地靠向帽沿,两眼注视着全体官兵,从左到右回敬了一个同样标准的军礼,队伍顿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团政委大声说:“全体指战员同志们,今天放映的是朝鲜片子《摘苹果的时候》!”操场上再次爆出一片掌声,因为大家最近传闻,朝鲜出了一部好片子,如何如何好看。可要看电影还得有十二分的耐心,只见郭副参谋长润了润嗓子,亲切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师长,干咳了三声。我们已经习惯他官腔十足的咳三声——“这是一部新电影,我在师部学习时看过,里面有两姐妹,叫金姬和银姬,很漂亮,当然;啰,其他几个也漂亮。”战士们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大家都知道朝鲜姑娘又温柔又漂亮,据说志愿军抗美援朝胜利后,多情的朝鲜姑娘都依依不舍地挽留志愿军在朝鲜留下来,在千里马的共和国生根、开花、结果。我想,我爹妈怎么不早点生下我,不然,我也可以参加那场保家卫国的战争,亲自目睹朝鲜姑娘的风采和满山的金达莱。郭副参谋长说,“我们肩负保卫祖国边疆的重任,大家要端正服役态度,不要考虑个人问题,要正确对待个人问题,让党中央放心,让毛主席放心……”郭副参谋长干咳两声结束了讲话,战士们注视着久久没有亮光的银幕,心里一阵埋怨,“啰里啰嗦的”,这个讲完话,那个又开始讲。好不容易,电影终于开演了,电影如想象中的精彩,金姬银姬果然漂亮,让我们大饱眼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