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向阳河的影子


□ 杨仕芳

  吴春芝站在山顶上回想起二十年前的那个黄昏。那个黄昏一如既往地轻柔与妩媚,却硬生生地改变了她的命运。天长日久,那个黄昏就成了一枚毒针,时不时刺着她的神经。她被刺得遍体鳞伤了,便决定去割掉那个黄昏。

  她是在黎明到来之前走出家门的。她在走出家门之前,从墙角里掏出一把柴刀,像男人一样磨那把柴刀。她把闪出锋利的光芒的柴刀,小心地埋在竹篮里,然后走出家门。

  她想只有割掉那个人,才能割掉那个黄昏。

  她知晓此次一去不复返,心里便有了依恋与不舍。她不由得扭过脸往屋里望去,那里没有李五代的身影。李五代是她的丈夫。她嫁给李五代这个男人已有十八个年头,还给他生下一个儿子。此时李五代正在县城里守护着生病住院的儿子。她是舍不得他们父子俩的,尽管她说不清自己是否爱过李五代。

  应该说她嫁给李五代是因为她哥哥。

  与她哥哥年纪相仿的后生们都讨上老婆成为父亲,唯独她哥哥至今还孤单一个人。村里人便知道她哥哥将成为一个让人耻笑的光棍。这让哥哥感到沮丧和绝望,久而久之便自暴自弃了,整天钻到牌堆里赌钱,农活也不干了。她母亲便说不要荒废了田地。哥哥眼睛一瞪说,横竖一个人干那么多给谁吃呀?母亲便语塞了,不由得心急火燎起来,于是不断地托人做媒,还悄悄地跟媒婆托下话,只要是女人就行。尽管如此,仍然没有一个姑娘愿意嫁给她哥哥。

  后来是村长敲开她的家门,给她哥哥介绍一个远房亲戚。村长说那姑娘别的都好就是反应有些迟钝,而且还要送一万元钱做礼金。哥哥对姑娘身上的短缺并不介意,只是那笔礼金让她们家左右为难。她们家实在拿不出什么钱。

  那天晚上她与母亲一起靠在门框上,门外边铺着一片朦胧的月色。她们的目光就落在那片月色里,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月色一样朦胧的话语。事实上整个夜晚都是母亲在说,她在听。母亲的话越来越低沉,最后都快落于地面了。她懂得母亲的心思,便说,阿妈,我想出嫁了,给我找个婆家吧。

  母亲微微一怔,接着盯盯地望着女儿,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也不明白。母亲的眼角就现出了泪花。吴春芝的心就软了,便想把那个黄昏里发生的事情告诉母亲,结果她什么也没说。她不想把母亲也推进那个噩梦般的黄昏。母亲见她不说话,以为她心里委屈,便想抚摸一下她的脸膛儿。那双爬满老茧的手怎么也伸不出去,终于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

  母亲便托媒人帮她找婆家,条件是需送一万元礼金。村庄里的许多后生都被吓退了,还在背地里指着她的脚说,两条腿都不长齐,还狮子大开口。他们便觉得她不但身体有病脑子也有病。尽管如此,还有不少人托媒托到她家里来了。母亲问她嫁谁好,她淡淡地说,就嫁李五代吧。母亲不由得迷惑起来,李五代不仅离她们村庄最为遥远,而且还少了一只眼睛,行动做事多不方便。吴春芝不在意这些,缺一只眼有什么呢?又不是缺心眼。而且这个男人还送来一万二千元钱礼金,比任何一个想娶她的男人都大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