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卢沟桥事变中参战的最后一名29军老兵


我出生于1921年7月,今年整整90岁(陕西关中平原的人们都说虚岁)。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三省迅速沦陷。当时,关中平原风传东北军不战而退、荒落而逃的故事。这让关中地区的汉子们很是郁闷。1936年,我受到一位亲戚的影响,决定投笔从戎,参加了29军。12月12日,我刚刚参军一周,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逼蒋介石抗日的消息就传来了,这更加坚定了我抗日救国的决心。
   我们是经过严格的考试才进入29军军事训练团的,随之我当了一名学员兵。之后我一直追随何基沣将军(地下党员,新中国成立后任水利部副部长等职)到抗日战争最后胜利,先后参加了抗战期间正面战场的一些著名战役如:沧州战役、大名府战役、张自忠将军牺牲的枣宜会战等,直至参加了淮海战役的贾汪起义。
  
   血战卢沟桥
  
   卢沟桥事变发生时,我正在南苑兵营第14营房。战争打响后,29军全军投入紧张的备战,我所在的学兵军训团停止了一切课程。当时的29军学兵军事训练团约有学员兵1500人,都是参军不久的学生。我们都是热血青年,大都没有经过任何战斗锻炼,没有任何实战经验,立刻上战场实在不恰当。但是我们学兵一再请缨杀敌,最后军部将我们编入了战斗序列。
  7月28日,日寇侵犯南苑。南苑是平原地带,29军没有坚固的防御工事,部队没有重型武器。战斗到最激烈时,侵华日军已经在飞机的掩护下打进东门,双方展开激烈的白刃战,将士们都亮出大刀和鬼子拼杀。29军的大片刀三尺长、七斤重,锋利得很!大片刀一人一把,连伙夫都有。
   此一战,我们学兵军事训练团阵亡了约800人,占全团人数的一半以上,我有幸活了下来。29军副军长佟麟阁和132师师长赵登禹都被日机炸死,部队仓促应战,损失惨重。
  
   击落两架日本飞机
  
   卢沟桥事变后,29军撤退,途径泊头镇。在那里,我已经是高射机枪排的排长。我在29军军事训练团学习的就是高射机枪。在泊头镇,我们使用的是立柱钢管高射机枪枪架,这样可以任意角度对空射击。使用的重机关枪则是当时的国民政府从德国购进的马克沁重机枪。
   当时,每挺机枪普遍需要四人来完成操纵与射击。一人瞄准,一人供弹,一人进行观察了望,一人协调指挥。但这种配置并不是绝对的,必要的时候,三个人甚至两个人也可以完成射击。
   我指挥我的排用三架重机枪对空射击。当时,日军的飞机飞得非常低,投弹时必须俯冲,大约距离地面300米,连日本飞行员的鼻子、眼睛我们都看得见。当几架日本飞机向我们俯冲而来的时候,我指挥三架重机枪同时对空扫射。当即击落一架,击伤一架!击落的飞机摔在地上引发爆炸,碎片溅落几里地!碎片中有飞机机身、携带的弹药、飞机燃油以及日本飞行员的尸体等等。
   由于打下两架日本飞机,我得了奖章,还有纪念卢沟桥事变29军抵抗的奖章、证书,我都让勤务兵背着。谁知在纷飞的战火之中,连勤务兵都丢失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老来乐》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老来乐 Tags:29+1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