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周瑟瑟的诗


□ 周瑟瑟

  
  向杜甫致敬!
  
  幕府生活
  
  清秋幕府井梧寒,独宿江城蜡炬残。
  永夜角声悲自语,中天月色好谁看?
  风尘荏苒音书绝,关塞萧条行路难。
  已忍伶俜十年事,强移栖息一枝安。
  ——杜甫《宿府》
  
  幕府多事,杜甫躬身于唐朝,天刚刚亮
  中原就发生变乱,你劝诫我要忍住妻离子散的悲伤
  你也不愿意被幕僚们指点。一个诗人在肺病与疟疾中
  显得多么的骄傲,在书案上打瞌睡,刀枪生锈
  强盗都是朋友。你53岁穿着难看的军衣,我39岁每天跑步
  偶有朗诵,都是与时代无关的诗句。厌恶的心都有了
  想起你满头白发我的心都碎了,忧郁如快马在成都崩溃
  西川节度使署里的幕僚大都是胖子,只有你一生清瘦
  那时你还能吃饱。但风痹让你在半夜大叫,放我出去吧
  我的草堂我的诗篇,很多年我来成都寻访你
  身边多了一个娇美的女子,她记录了我的失态
  那些诗书里躺着干死的壁鱼,院子里野鼠乱窜
  失意的诗人如今回来,旧犬低徊入衣裙,邻里沽酒携葫芦
  民间啊荒凉,但是杜甫心中狂喜,53岁老泪就打湿了妻子娇美的面庞
  
  草堂生活
  
  高秋总馈贫人实,来岁还舒满眼花。
  ——杜甫《题桃花》
  
  杜甫心中有桃花,草堂旁的五棵桃树像五个唐朝的侍女
  粉红的脸蛋我想杜甫是怜爱的。这个主人是流亡的专家
  从皇帝与战马中穿过去,国破山河在,浣花溪畔打开书卷
  棕下凿井,竹旁开渠,五棵桃树争相开花结果,燕子在风中跳舞
  好像都要溶化在杜甫的忧伤里。流亡回来看到的鸥鸟还在水上漂浮
  它们的嘴脸似乎与逃难的人民有几分相像
  都是红鼻子,双脚在水里挣扎。娘子啊与诗人生活一天
  就会有一天的诗篇,兵荒马乱的,恩爱是自然的
  鸥鸟与燕子,一个呆在水面,另一个凝固在半空
  娘子在草堂的竹椅上小睡。谁在放枪?谁在酒坛里喊救命?
  成都的草堂难道是诗歌的粮仓?诗歌与生活,无论在哪一个朝代
  都是一个在水面发呆,另一个在半空凝固
  
  流亡生活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杜甫《春望》
  
  6月12日下半夜,玄宗带着贪污宰相与贵妃走出延秋门
  向西蜀方向跑了。长安人民还饿着肚子在睡觉
  杜甫一边吟诗一边夹杂在兵马中小跑,那一年他还跑得动
  过两年他就病了。李氏江山在他的诗里长出蓬蒿
  而花朵的泪水流在贵妃粉嫩的脸上,太伤心了
  祖国在马背上颠簸,诗人含在了鸟的嘴里
  女儿饿得啼哭,男孩抱住杜甫的后腿,要求写家书
  死亡胜过诗篇,逃跑总在帝王之后
  那是一个折磨人的朝代,连白发都长不起来
  杜甫在黄昏推开友人孙宰的家门,看到一盆冒着热气的洗脚水
  灯烛与酒菜迎接狼狈不堪的逃亡者。杜甫太伤心了
  他在羌村安置了家小,就找失魂落魄的太子李亨要官去了
  官场比诗坛要有抱负,胡人的侵略比友人的温暖更长久
  长安沦陷,诗篇无人读得懂。胡人在人群中活捉了杜甫
  45岁就满头白发,但史书上还是赞扬了他
  数尝寇乱,挺节无所污。而倒霉的王维却被虏到了洛阳
  长安啊长安,百姓哭哑了喉咙,诗人耗尽了激情
  
  长安十年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杜甫《赴奉先咏怀》
  
  安禄山与杜甫在长安客栈的洗手间里相遇
  一个肥胖的强盗与一个愤怒的诗人,挤在了同一个朝代
  这样戏剧性的安排是我乐意看到的。而我
  提着一壶烈酒,从潭州赴长安赶考,我当然是个书呆子
  而杜甫却研究了十年官场,他为皇上苦心献赋呈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