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周瑟瑟的诗


□ 周瑟瑟

  
  向杜甫致敬!
  
  幕府生活
  
  清秋幕府井梧寒,独宿江城蜡炬残。
  永夜角声悲自语,中天月色好谁看?
  风尘荏苒音书绝,关塞萧条行路难。
  已忍伶俜十年事,强移栖息一枝安。
  ——杜甫《宿府》
  
  幕府多事,杜甫躬身于唐朝,天刚刚亮
  中原就发生变乱,你劝诫我要忍住妻离子散的悲伤
  你也不愿意被幕僚们指点。一个诗人在肺病与疟疾中
  显得多么的骄傲,在书案上打瞌睡,刀枪生锈
  强盗都是朋友。你53岁穿着难看的军衣,我39岁每天跑步
  偶有朗诵,都是与时代无关的诗句。厌恶的心都有了
  想起你满头白发我的心都碎了,忧郁如快马在成都崩溃
  西川节度使署里的幕僚大都是胖子,只有你一生清瘦
  那时你还能吃饱。但风痹让你在半夜大叫,放我出去吧
  我的草堂我的诗篇,很多年我来成都寻访你
  身边多了一个娇美的女子,她记录了我的失态
  那些诗书里躺着干死的壁鱼,院子里野鼠乱窜
  失意的诗人如今回来,旧犬低徊入衣裙,邻里沽酒携葫芦
  民间啊荒凉,但是杜甫心中狂喜,53岁老泪就打湿了妻子娇美的面庞
  
  草堂生活
  
  高秋总馈贫人实,来岁还舒满眼花。
  ——杜甫《题桃花》
  
  杜甫心中有桃花,草堂旁的五棵桃树像五个唐朝的侍女
  粉红的脸蛋我想杜甫是怜爱的。这个主人是流亡的专家
  从皇帝与战马中穿过去,国破山河在,浣花溪畔打开书卷
  棕下凿井,竹旁开渠,五棵桃树争相开花结果,燕子在风中跳舞
  好像都要溶化在杜甫的忧伤里。流亡回来看到的鸥鸟还在水上漂浮
  它们的嘴脸似乎与逃难的人民有几分相像
  都是红鼻子,双脚在水里挣扎。娘子啊与诗人生活一天
  就会有一天的诗篇,兵荒马乱的,恩爱是自然的
  鸥鸟与燕子,一个呆在水面,另一个凝固在半空
  娘子在草堂的竹椅上小睡。谁在放枪?谁在酒坛里喊救命?
  成都的草堂难道是诗歌的粮仓?诗歌与生活,无论在哪一个朝代
  都是一个在水面发呆,另一个在半空凝固
  
  流亡生活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