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影像的书写


□ 刘剑梅


每次看崔明霞(Trinh T. Minh-ha)的电影,都不得不思考。从她的电影中,我虽然也得到了感官的愉悦,但更重要的是,得到了思考的愉悦。她的每一部电影都很有深度,极富创意,从颜色到音乐,从剪辑到主题,从叙述到设计,都有她非常独特的声音和语言。我想,她大概属于那种流动性的“边缘人”,游离于各种专业之间,既是加州伯克利大学的教授,又是电影导演;既是剧本撰稿人,又是摄影师兼剪辑师;既是音乐家,又是诗人。也许正因为这种多边人和漫游者的角色,使她从未失去艺术的原创力,从未被任何一种专业的条条框框所束缚。她的电影属于典型的“女性书写”,永远在挑战着现有的规范和任何意义上的界限。
第一次听到崔明霞的名字大概是在十年前,那时我刚刚入哥伦比亚大学。由于哥大鼎鼎有名的萨义德和斯皮瓦克教授都专注于后殖民主义理论,我们这些研究生受其影响,也纷纷阅读这一类的书籍。崔明霞出版于一九八九年的《女人,本土与他者》(Women, Native, Other)给了我很深刻的印象。这本书既属于后殖民主义理论,又属于女性主义理论,不过读起来不太像学院派的学术著作,反而更像散文和杂感,虽然时时有理论词汇出现,可是并未给予严格的定义。记得当时我还直纳闷,原来还可以这样写理论著作。后来才知道,她的这本书在出版过程中遇到过很多波折,老是嫁不出去。其实,崔明霞一九八三年就已将此书完稿,可是前后被三十多家出版社拒绝出版,据她回忆,这些大学出版社、商业出版社和小出版社像踢皮球一样地把她的书推来推去,拒绝的理由主要是此书不符合“市场的范畴”和“专科的规范”,超越了学科的界限。于是,几经坎坷,直到六年后才正式出版。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本书现在反而成了美国大学的经典教材,是后殖民主义理论的代表作之一。
由于好奇,我后来找了一些她的资料来看,才更了解她的身世背景。原来,崔明霞一九五三年生于越南,家里有六个兄弟姊妹。她的童年不仅有贫穷和战争的记忆,还有被欧洲文明殖民的记忆。中学在西贡学习音乐史和音乐理论,后又进了西贡大学,一九七○年移民到美国,那一年她十七岁。她的大学本科专攻音乐和法国文学。在伊利诺伊大学获得法国文学硕士和博士学位后,她没有立即工作,而是去法国进修民族音乐,然后又去非洲塞内加尔教了三年书。这三年独特的工作和生活经验造就了她的第一部充满先锋精神的电影纪录片《重新组合》(Reassemblage, 1982)。这之后,她又连续拍了几部电影纪录片,得了许多国际大奖,还出版了好几本关于后殖民主义理论、电影理论、人类学等方面的著作,也出版了个人诗集,并任教于加州伯克利大学的女性研究系和电影系。
住在纽约的好处,就是时时都能呼吸到新鲜的文化气息。那时,我常常和先生一起去看博物馆,听音乐会,参加各式各样的电影节。也因此及时地观赏了几部崔明霞的电影作品,看过之后,一直惊叹越南能诞生这样的奇才。来自越南的导演中,我很喜欢居住在巴黎的越裔导演陈英雄的作品。他的《青木瓜香》是一首朴素但又充满自然之美的诗,《三轮车夫》则把美丽与残忍、爱情与肉体、诗意与荒芜糅合在一起,令人在感官刺激的画面里,咀嚼着创伤累累的土地和现实所带来的辛酸。此外,加入美籍的包东尼的电影《恋恋三季》也很有意思,象征着过去的纯情采荷女、神秘诗人以及飘满白荷花的传统庭院,在西方商业文明的冲击下,已经快被高速度的都市生活所遗忘;而那片乡土就像片中不幸的女性,被现代文明蹂躏着,只有在鲜红的木棉花下,才能看出昔日的美丽。跟他们的作品相比,崔明霞的电影既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纪录片,也不是在大众电影院放映的故事片,而更像美国的“先锋派电影之母”玛雅·黛伦的“独立片”。崔明霞和玛雅一样,都是自编自导,都有着人类学的关怀,都有着一双敏感的眼睛和骚动不安的灵魂,而且同样执著地在“第三世界国家”的日常生活仪式里寻找工业文明社会里早已荡然无存的记忆和芳香。崔明霞于一九九一年曾获得过著名的“玛雅·黛伦独立电影制片奖”,毫无疑问,她继承了玛雅·黛伦开创的先锋传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