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梦也是一种现实


□ 张兴杰 黄文莱

梦也是一种现实
张兴杰 黄文莱

在中国城市化的浪潮中,陈林刚满18岁就怀揣着淘金梦离开乡村走过一个个城镇,他以中国农民特有的吃苦耐劳从事着收入并不丰厚的繁重劳动。面对着几十年来城乡二元结构所形成的壁垒,他和数以亿计的农村富余劳动力要想在城市站稳脚跟并融入城市,还需要走过一段漫长的路程。

我生长在四川绵阳的一个小乡村,人们都说,四川是一片养人的神奇沃土,四川人眷顾家乡,却也不得不因为生活的窘迫而远走他乡,为生计奔波。在我的印象中,温润的空气和世外桃源般的美景,只是那些有了经济基础的人闲来称道,却不是像我们这样还在为温饱而劳碌的当地人有心情流连的。四川人勤劳,但是不能否认,我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生活还很清苦,因为需要钱,我周围越来越多的人离开家乡,去大城市打工。
在我的家中,出外打工的历史从我的父辈就开始了,我的父母在孩子们尚未成年的时候就去了北京,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供我和哥哥能够读完中学。
梦也是一种现实图片1

中学毕业后,我也顺理成章地走出家门,开始了平淡而艰辛的打工历程。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种注定的生活。从小学到中学,我的成绩一直不太好。在我们家乡,如果不能考上大学,就只有通过打工才能进入城市。以前经常在书本中和影视作品里看到对一些打工仔的描述,一波三折,命运变幻不定,亲身经历了,却也没有那么戏剧性。从偏僻的小山村来到大都市,对我而言,只是地理位置上的转变而已。两手空空的我,面对大都市充斥的人来人往和光鲜亮丽,没有闲暇让我去想得更多。我要找工作,挣尽量多的钱,这是我此时此刻的唯一信念。
到北京之前,我先后去过深圳、温州和其他一些城市,换了不少工作,我不怕辛苦,那些又脏又累别人不愿意做的工作,我都愿意去尝试。然而现实告诉我,生活不是我想象中那么简单,努力地工作并没有换来期待中的收获。低廉的报酬和大城市高昂的生活成本,让我很难存下什么钱。
带着失落的情绪,我踏上北上的火车,北京,是我的目的地,那里有我的父母和最后的希冀,我奋不顾身地投向它的怀抱,也许亲情的慰藉会让我重新燃起对新生活的向往。
第一眼见到北京,是在北京火车站。随着人潮的涌动,我和许许多多的打工仔走出了车站的大门。直到今天,我还能够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情形。北京城真气派,我当时不住地感叹,那暮霭中巍峨的城墙和高耸的大楼,映衬出一个完全不同的天地。在这里,我是一个形单影只的异乡人,赤手空拳来打拼自己的未来,但这并不妨碍我对北京的喜爱,也不妨碍我以它为骄傲。
来到北京,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天安门。
我记得在小学时唱过一首歌,前面两句是“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也许是因为我的成长经历吧,当时只有18岁的我,却像老一辈人那样,对天安门有着一份难以言说的感情。站在空旷、巨大的广场上遥望朱红色的城墙,我拥有了和我的国家最近的距离,在这一刻,我觉得北京就是属于我的,属于像我一样生活在这里、为生活奔波的所有人。
到北京的两个月之后,我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在一个居民小区供热部门的锅炉房做工。工作的强度,是我始料未及的,每天要工作12个小时。那是一个70吨的大锅炉,每次晚班我要将4吨煤炭一铲一铲地送进它的炉膛里。我个子不高,身体也不是很强壮,很快就坚持不住了,每天下班后都要先躺半个小时才能缓过气来。但是,我的父母告诉我,像我这样初来北京,学历不高的外地人,找一份工作真是很不容易。我的爸爸当时在水电维修班工作,他劝我再坚持一下,希望慢慢会好起来。
很幸运,如父母所言,半年以后,我被调去水暖维修部门工作,之后就是更加轻松的入户维修。一切开始好转,我有了一些闲暇去欣赏这座古老的城市,我喜欢那些弯弯曲曲的胡同,悠扬的护城河边有垂柳青青,而这些都是我的家乡所没有的。每当穿过人流,我希望周围的人把我看作是这个城市的主人,和这里无数的打工仔一样,我不拿“建设北京”来抬高自己,我只是一个用双手创造自己生活的人,没有上天的眷顾和父辈的殷泽,勤恳本分地生活。
23岁那年,我随父母回了一趟家乡,在亲戚的介绍下,认识了我现在的妻子,很快,我们结婚了。
婚姻方面,也许很多人不能理解像我们这样的人的处境,应该说,北京是一座比较大度包容的城市,但在选择结婚对象的时候,它又表现出了大城市固有的苛刻和封闭,北京人很少会选择外地人组成家庭,更何况是我这样的打工仔。在我们中间,有这样不成文的惯例,到了适婚年龄,都会回到家乡,在当地亲朋的帮助下,找一个愿意随自己出门闯荡的姑娘结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