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高的帕米尔


□ 黄文山

  黄文山
  一九四九年生,福建南平人,《福建文学》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曾获首届冰心散文奖和郭沫若散文随笔奖。其读史随笔《历史不忍细看》,散文《彩色的西海固》《河西走廊的月亮》《汀州写意》等被《光明日报》《人民日报》《读者》《作家文摘》等多家报刊选载,并入选《新世纪优秀散文》《21世纪经典散文》以及散文年选。
  
  高高的帕米尔,在天边在云间,在一程又一程望不到尽头的崎岖路上,在牧羊人手中挥不停的皮鞭和一支支荡人心魄的缠绵抑或哀伤的歌里。
  我曾在高空中俯瞰过它巨大的身姿。那是在飞向欧洲的空中客车飞机上。舷窗下,先是出现漫漫黄沙,间有低地沼泽和雁行的山脉。山脉逐渐聚拢,耸起了一座铁青色的山台。不似其它山峦,有起伏的皱折以及或柔和或刚劲的脊线,它宽阔浑厚,如同一个巍然端坐于天地之间的山的巨人。后来看地图才知道,这就是著名的帕米尔高原。帕米尔,塔吉克语即为“高而平的屋顶”。它是世界的屋脊,更是一个巨大的山结,天山、昆仑山、喀喇昆仑山、喜马拉雅山、苏莱曼山和兴都库什山都集合于此,印度河、阿姆河、锡尔河和塔里木河也发源于此。它是众山之父,也是众水之母。
  高高的帕米尔,就这样走出地图,走进我的心中。
  终于,我有机会来到这个拥有中国最大疆域的省份,作一次近万公里的南疆行。行旅的起点是乌鲁木齐,终点就是帕米尔高原。乌鲁木齐,这个曾被蒙古人惊叹为“优美的牧场”的地方,早就失去了所有的草原风光,现代化的步伐和多元文化的濡染,使它成为一座国际化的大都市。要不是有二道河的大巴扎,很难把它与国内的其它城市区别开来。走进这个“世界第一大巴扎”,才让人感受到新疆的魅力。但真正意味的新疆不在这里,在伊犁河谷,在巴音布鲁克草原,在吐鲁番绿洲,在喀什老城;当然,还在库车的歌舞里,在彩云流动的帕米尔高原。
  我们自乌鲁木齐起程,经过风声骀荡的达坂城,翻越苍茫天山,来到博斯腾湖畔的库尔勒。南疆的风吹来,已然有几分苍凉的感觉。这大约是因了唐朝诗人岑参那一首又一首慷慨悲壮的边塞诗。
  库尔勒城北的铁门关是经由天山通往南疆的咽喉隘口,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西汉张骞通西域,东汉班超击匈奴,都曾从铁门关下过。当年岑参跟随唐朝戍军来到这里,见空关寂寥,仅一吏独守,不禁叹道:“铁关天西涯,极目少行客,关旁一小吏,终日对石壁,桥跨千仞危,路旁两崖窄。试登西楼望,一望头欲白。”据说,道光年间盘踞在库尔勒的阿古柏就是听说铁门关被左宗棠率领的清军攻破后自杀的。可见此关的重要。
  从库尔勒往西便是唐诗中反复出现的轮台:“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唐时这里是朝廷设在西域的军事重镇。由轮台向南,便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唐代叫作图伦碛。在这里,唐诗似已驻足: “走马西来欲到天,辞家见月两回圆。今夜不知何处宿,平沙万里绝人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