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一次“精神撒娇”


□ 常 惺

  李锐把八十二岁的托尔斯泰的出走当作一个“人类的象征”:“从托尔斯泰跨出亚斯纳亚·波利亚纳的第一步起,人类的精神和灵魂就被从古典的‘故居’中永远地放逐了。”李锐还说:“那个寒冷的冬夜之后,一切板着面孔再来‘史诗’,再来‘崇高’的人,只能让人想到令人难堪的精神撒娇,只能令人发笑,是苦笑。”(一九九四年第十二期《读书》第83页)
  我不大善于进行概念的辩析、理论的推导。我先陈述一桩事实,那是去年春节过后一列南下广州的火车上的一幕:车厢的过道上、厕所里、座位底下都是摩肩接踵的人,甚至行李架上也爬上了人。一个已经站了十几个小时的打工妹,憋尿憋得脸色发青,神智紊乱,她喊旁边一个有座位的陌生男青年“爸爸”。
  当那个男青年——我的一个同学告诉我这件事以后,他说:“前不久,广东有个电台的热线节目中讨论广州的妓女问题,许多听众要求政府采取更强硬的措施。而有一位听众却提议是否考虑设一个红灯区。节目主持人几乎是冷笑着把电话挂断了。现在我却觉得红灯区值得考虑。我不知道那个打工妹到广东以后又会面临怎样的艰难。我只知道,我如果是那少女,我可能会去做‘鸡’的,如果做几次‘鸡’以后我就能免受类似刺激。”
  我觉得这是一种人文主义精神。虽然我并不赞同“红灯区”的说法。
  我不知道谈“人文精神”的人中有多少坐过载满民工的硬座火车。
  我们这个时代,有唱“一无所有”的崔健,有玩世不恭的王朔,有避居海岛的顾城,有中年颓唐的贾平凹,有港台歌星,也有气功大师,还有在《读书》里谈“人文精神”的儒雅学者……
  台湾的李敖曾经大胆放言要“给谈中西文化的人看看病”。我不敢说给谈人文精神的人看病,我只希望给哀叹“失落”者提供一个建议:
  来一点托尔斯泰,在世纪末的中国!
  来一次精神撒娇,别在乎有人发笑!
分享:
 
摘自:读书 1995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