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冻雨


  袁玮冰

  满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小说集《相约荒原》、《最后一只黄鼬》、作品集《遥远的风铃》。被拍摄成电影的作品有《女绑架者》、《喇嘛山的儿女》。曾获内蒙古自治区政府第八届、第九届“索龙嘎”奖。

  袁玮冰(满族)

  一

  李凤菊躺在床上给了刘晓一个惊喜:跟他回东北老家,看看他的老人和孩子,过一个团圆年。

  刘晓的第一个感觉,这个女人是不是在跟他开国际玩笑,或者说纯属是让他开开心,解解闷儿而已。

  “我可不是跟你说着玩儿,哥,妹子可是下了决心的。把电话递给我。”她躺在刘晓的怀里,一节白藕似的胳膊伸向床头。

  刘晓盯着那节白藕,觉得她的身子哪一处都比她的面色润白,要是脸色也那么白净该有多好啊!

  “快点啊,把手机递给我。”李凤菊看到刘晓没动,自己扭过身子,要起身。

  “急什么呀?”刘晓用一根手指在李凤菊腋窝处轻轻戳了一下。

  李凤菊马上双手夹住胸脯。

  “哎呀呀,流氓,痒死我了,快把手机递给我!”

  李凤菊往四川老家打电话。

  刘晓听四川话挺费劲,但李凤菊的话他还是能听懂的。

  李凤菊向家里通报了近况,告诉家里人,春节她将去东北,过了春节她就带刘晓回四川老家。

  刘晓真的被感动了。其实,他并没奢望和李凤菊发展到这一步。他出来打工,一是想挣点钱,再一个就是想闯荡一下,散散心。

  没想到在这陌生的地界,他还真就遇到了知音,李风菊的确对他不错。

  春节将至,公司放假了,李凤菊把他约到了住处。两个人开心地聊着,聊他们各自的过去,又如何沦落到现在,然后是喝酒,一杯一杯的白酒,两个人喝了一瓶。又开始喝啤酒。刘晓这个豪爽的东北汉子,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有酒量的女人,都说南方人不胜酒力,未必!刘晓端起酒杯:“来,妹子,一年了,大哥还真没像今天这样喝这么多的酒,碰到你也是缘分,真高兴,来,今天多喝两杯。”

  李凤菊的脸上带着红晕,她双手端着杯,笑眯眯地看着块头硕大,满脸汗津津的刘晓说:“也是碰到哥高兴,不然,妹子哪能喝这么多的酒?你以后喝酒别太实在了,喝多了伤身体。”李凤菊用一只手捋了捋粘在额头上的头发,欠起身子和刘晓碰了杯,又把酒杯倒满。刘晓觉得李凤菊是一个彬彬有礼、知情达理的女人。她真诚、厚道、爽快又不失善良,真是一个难得的女人。朦胧的酒意中,刘晓一下子抓住了李凤菊的手:“你,你……你真是一个不错的女人……”他的心嗵嗵跳着,用力把她拉到怀里。李凤菊并没有躲闪,她含情脉脉地盯着刘晓,已经感觉到对方嘴里喷出来的热流是那样强烈,无法阻挡。她喃喃着:“妹子有你想的那么好吗?”她小鸟依人,顺势靠在了刘晓的胸脯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