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支铁流



  很少人能认识这支队伍。
  大家都知道架桥修路之钢梁,那种庞大的让人震撼的钢梁,可是,谁也不知道,这样的钢梁是从哪里诞生。
  许多人走在宽阔平展的公路上,可很少人去了解,这路是什么人修的,是怎样修成的。
  一切都很简单,可一切又都有些陌生甚至有些神秘。
  要不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绝对不会认识他们,我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
  是他们被忽视了吗?不,是他们隐藏得太深了,他们是那样普通,那样平凡,但他们干的却是经天纬地的事业。
  我先认识了一个姓耿的汉子,大家都叫他耿总。这个人应该在四十左右吧,矮矮壮壮,红脸膛,嗓门很结实,还带有点腼腆,这种腼腆有点像新疆姑娘,热恋中的羞涩。他话不多,语也不多,但是情真。酒酣耳热之际,我们到德尔惠泉州店选购服装,他一开始就穿起来,人家一夸好看,他竟笑得很灿烂,高兴得很天真。继而,他一再握住我的手,希望我能到他们厂里看看。
  这种盛情,我是不能不领的。
  特睿老总叶姑娘带领。我同摄影家老贾、作家老陈真到了耿总的地方。
  说句笑话,到了耿总的地方,才真正知道耿总的地方在晋江内坑,厂名全称是“中铁二十一局晋江制梁场”。这个地方虽然离市镇不远,可还是有点偏僻,要是没人指引,你还真走不进来。你要是进来了,也还是不知道,偌大的一个厂子,到处是水泥钢梁,这地方是做什么的。
  天气有点灰蒙,也有点冷,正是立冬时节,我们一行还是绕着场子转了一圈。摄影家贾老师一直遗憾没好阳光,但他还是抢了一些镜头。
  在高大的吊车前,说真的,我真有点惊异了。在高人的锅炉前,你不惊呆也不行:谁叫你孤陋寡闻?真难以想象,这么小的人,驾驶这么多像山一样高大的设备,又那样举重若轻。更让你惊异的还在后头,一辆大的平板车,竟然有68个轮子,可以负重900万吨。这个大家伙一开出来,所有的汽车简直都成了蚂蚁,高速公路都要全封闭,所有的蚂蚁都要让路,但很可怜,这大家伙一个钟头才走一公里路,那是比蚂蚁慢得多的速度。耿总说,正是这种慢速度,换来了高速度。可以说,没有慢速度,哪来的高速度?这句话,很不经意,可让我觉得真有一种哲理在里头,很耐人咀嚼。
  很多人的高速度,是另一些很多人的低速度换来的。你在高速度的快车道上时,是否也会想一想,为了铺设快车道的人呢?这些人甚至就一直窝在一个地方,这些人自身根本谈不上什么发展,但这些人是更多人发展的保证,我敢说,没有这些人,谁也谈不上发展。
  我还来赞叹这部车,承受这么大的重负,像蜗牛一样爬行,但它连接了一个又一个桥梁,一条又一条的公路,难道,我们不应当向它致敬吗?见到这辆车,我想到了庄严。谁都知道,我此刻讲到的是人,是梁场的这群劳动者。
  我在梁场的内刊《东南风》见到一首诗,这个叫卫学昌的工人诗人很是豪迈地体会了我此刻的心情:
  向东南 不是寻觅
  那一声花前月下的窃窃私语
  那一缕吹气如兰的儿女情长
  向东南是寻觅
  那暴风而中搏击长空的感动
  那一路驰骋飞奔的诗行
  那一次直指生命的追寻
  那血性的回音一路震撼着
  我们艰苦攀登的方向
  后来,我了解得更多。我知道,这群制梁人是从新疆来,有意思的是,这群制梁人又不是纯新疆人。虽然他们中有维、回、哈等少数民族职工,更多的是汉人,是北方人,所以,他们讲话翘舌音很厚实、很好听。从遥远的草嫩羊肥的新疆来到浪高鱼鲜的东南沿海,应该说是一个不远的跋涉,但他们来了,来为沿海的建设服务他们要承担泉州沿海一带整个标段68公里范围内31座大中桥547榀箱梁的预制、运输和建设任务。
  任务重、工期紧并没吓倒这西北汉子:
  一群制梁人
  一群平凡的人
  一群继往开来的人
  抱着对沿海建设的憧憬
  怀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在二十一世纪的改革大潮中
  肩负着二十一局职工的殷切期望
  我不要说太多的话,《东南风》中叫白普选的工人诗人的这一首诗,很朴素很清楚地告诉我们,制梁人的雄心壮志,制梁人追求的是什么。
  艰苦攀登,一路震撼,真是这一群制梁人的写照。
  从新疆来到晋江,横跨几千公里,什么全都变了样。气候变了,温度变了,饮食变了,连睡觉的床铺也变了。持续的夏日高温、持续的夏日,大暴雨、绵绵不尽的春雨、大量的蚊子不断的袭扰,加上水土不服,真给这群西北汉子带来无奈和烦恼。
  背井离乡的痛苦是很难承受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