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护城河畔


□ 王慧敏

说起护城河,爷爷满肚子心酸事,我记忆中的德胜门是在解放军进攻北京城的时候。
位于北京内城西北角的德胜门箭楼,像位饱经沧桑的老人,俯视着他脚下护城河边长大的孩子。
每当我远行归来,望见那高高的城楼,心中便荡起一阵热浪,再闻见那熟悉的护城河水,亲切的感觉便油然而生,顿时觉得,塞外吹来的寒风也变轻柔了。
平静的河水缓缓向东流去。在古老的城墙还高高矗立的时候,河两岸绿柳成阴,树干粗壮得一个大人都围抱不过来,长长的柳枝垂到河面上,逗弄着那些在绿藻中嬉戏的小鱼儿。不管太阳有多毒,这时总是阴凉阴凉的。
在箭楼西边,河北岸有片芦苇塘,就是后来有名的太平湖。小时候常跟着大孩子们钻到茂密的苇林中去捉苇柞子(一种小鸟),或是裹个苇笛,或是用苇叶叠个长长的燕窝,用苇杆挑起来扛在肩上,走起路来忽悠忽悠的,像个得胜归来的将军。
夏天的护城河是孩子们的天堂,我们在河边捉小鱼儿,捉蛤蟆骨朵儿,眼睁睁看着男孩子们一个一个扑通扑通跳下水去,我们女孩子只能等到晚上,才能跟着婶子大妈们到大桥下面去。那时,在德胜门桥稍西边,还有一座大木桥,桥下水不深,还有几块大石头在水面上忽隐忽现,常有人到这里戏水纳凉。
冬天,河面上结了厚厚的冰。冬至以后,拉冰床的小贩就来揽生意了,坐上冰床到西直门溜一圈,冰床在河面上嗖嗖飞过,好痛快呀!
出德胜门过桥向左拐,就是冰窖口,进口不远路北有座冰窖,每年三九一过,就开始窖冰了,这个窖里要装满护城河里的野冰。首先要泼好冰道。由河边到冰窖,用水冻成一条道。工人们在河面上把冰用冰镩切割成饭桌大小一块一块,再由工人用大绳结成鸳鸯扣套住冰块,在冰道上拉着走直到冰窖。我家门口就是冰道,冬天里看着人们开冰、拉冰、入窖,也是护城河边孩子们的一件乐事。
我的爷爷就是护城河边长大的,在他还是个婴儿时,正赶上八国联军进北京,人们纷纷议论,有人看见洋鬼子从东边进城,已到了地安门!半夜里,全家人随着逃难的人流,沿着河边向西跑,想到碧云寺去避难。爷爷和他的小哥哥被父亲挑在筐里,一边一个。人群刚刚跑到高粱桥,爷爷突然大哭起来,这可吓坏了这群逃难的人,哭声要是引来洋鬼子,大家不是全完了吗?为了大家的安全,他的父亲狠狠心把他丢在河边谷子地里,又跑了一程。直到他的奶奶发现少了一个孩子,硬逼着家人回来找……
说起护城河,爷爷满肚子心酸事,我记忆中的德胜门是在解放军进攻北京城的时候。德胜门历来是保卫北京的门户,是兵家必争之地。明朝于谦的“北京保卫战”,打退蒙古瓦剌军的七天之围,德外就是主战场;李自成推翻明朝,也是进的德胜门;1949年傅作义的代表找解放军谈判,也几次进出德胜门。
据《世界日报》1949年1月8日报道:“昨夜九时一刻,残共主力一部入侵德胜门关厢迤西皇姑坟……”1月12日报道:“数目不详之残共一部自德外土城、太平营一带侵入德胜门关厢西后街及皇姑坟一带地区……”也就是在那几天吧,隆隆的枪声更激烈了。国军似乎要固守,把好多老百姓的房子都打通了,爷爷家屋里被扒开一个大豁口。我与父亲住在西后街,子弹在房顶上嗖嗖飞过,窗户上挂上棉被,玻璃糊上纸条,晚上钻院里防空洞。一天半夜,戴着大皮帽的解放军突然来到我家院子,向我父亲借门板当梯子上房,机枪架在我家房顶上,与城楼上的国军打了一个多小时枪,然后撤走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