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季风中的鸟》告别过去 面对未来


□ 童道明 黄式宪


故事梗概:蒙古族人骑着马创建过蒙古国,也给人类缔造过伟大的草原游牧文明,但今天的蒙古族人似乎无法留住他仅有的一匹老马了……这是一个关于蒙古族牧人乌日根一家,在沙化的草原,在现代文明突至的今天,为了继续祖先千百年来遗留的游牧生活,苦苦挣扎的故事。也是一匹老马,在季节多变的烈风中,无法把握命运的无奈嘶鸣。
2004年3月24日,中国电影家协会举办电影《季风中的马》观摩研讨会。出席会议的有在京的部分专家学者,中国影协分党组书记康健民,以及导演宁才、主演娜仁花等剧组成员。《电影艺术》主编王人殷主持会议。研讨会发言摘要刊登如下。
康健民(中国电影家协会·分党组书记):我们高兴地看到宁才第一部自编、自导、自演的影片。目前我国农业正在进行产业结构调整,这种调整也包括牧区。在改革变动时期,现代的观念意识、现代的社会生活对古老的蒙古族文化的冲击以及蒙古族人特有的个性,影片表达得有特点,值得研讨。主人公写得好,写出了一个真实的在即将衰败的游牧家庭里的男人,他留恋过去、抵制城市。作为同族人,编导理解他,但是并没有让自己的审美倾向沉溺于同情。影片表现了他的悲剧,胡来、蛮干、没知识;而女主人公善良通达,愿意接受现代文明。我过去搞创作的时候,非常希望有老师辅导,但不是从主题是什么,立意是什么讨论。实际上要尊重作者对生活的理解,他自己的艺术构思和艺术感受,是很个性化的;他有不完善的地方,按照专家的思路、专家的分析,做得这样一点或那样一点,可能更尽善尽美。
中国影协举办研讨会,就是为了推出新作品,介绍新人,为中国电影摇旗呐喊,竭诚为广大电影家和电影艺术工作者服务,为中国电影的发展尽绵薄之力。
童道明(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那匹马到了迪厅那种地方,真不得了!我这几年还没见过这样冲击人心灵的画面。别看这是一部散文化电影,其实是现实主义的,可以找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特征,可以看到文化的冲突。我们要告别的东西,它挺美,我们都有些不忍。这种情感在世纪之交特别的突出。主人公的具体选择是到城里去还是继续留在沙化草原的蒙古包里?是把马卖了还是不卖?但是反映的是社会的问题,那样的情感在好多地方都能碰到,三峡移民的情感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呢?时代的车轮往前走,但是我们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不全然是兴高采烈,也有苦涩也有叹息。在往前走的时候不要太轻率的把我们需要告别的东西嗤之以鼻,说成是陈旧。乌日根是落后的,他不肯走,但是我最喜欢他,因为他有对根的眷恋。
片中长者的大段感慨像是大学哲学系老师讲的,其实说的越质朴越好。他说的一大段话里头,最让我心动的是那句“马老了,我也老了”。这样的话才是最最珍贵的。这匹马太精彩了,它好像懂得人世间的事情,好像感觉到自己的命运要有所改变。社会需要这样的电影,至少知识分子会爱看,因为它有内容,有淳朴的美。社会学家、经济学家说提高农村经济水平的办法就是减少农民,让更多的农民、牧民离开土地和牧场,把社会转型讲得干脆而乐观。但是文学家艺术家就要像这部电影这样的讲法——离开土地到城里去,我们也要痛苦,也要叹息。
李晋生(中国电影家协会·研究员):据说草原沙化的根源是人为的破坏,过度的放牧。前两年到呼伦贝尔草原才知道,草原是非常娇气的,并没有多厚的土。当然作者的着眼点不在这个问题,就是讲草原沙化了没有办法生活只得到城里去,讲牧民对纯朴的游牧生活的留恋。离开草原有两种原因,一是草原的沙化,牧区要实行轮养放牧,建立保护区;一是现代化建设要求人群要相对集中生活。牧民对这些问题怎么看,影片没有涉及,影响了主题的深刻性。创作者的立脚点显然有所偏向。比如牧民卖羊皮,人家给多少钱算多少钱,现在社会普遍不讲诚信,这种纯朴尤显可贵;为了反衬草原宁静简单的田园生活,城市酒吧那场戏确实震撼。这些我是赞同的,但是这里存在从什么角度来看城镇生活的问题。影片出现的几个城镇镜头都是杂乱无章,不要只看到城市的不好的方面,其实我国的城镇化水平只相当于欧洲发达国家十九世纪晚期的水平,城镇化是社会进步的标志。艺术作品在抒发情感的同时,也要有一些理性的思考,要与大的社会发展趋势吻合。影片对于牧民生活变化的社会进步意义挖掘不够。
马精武(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娜仁花是小丫头的时候就演过我的女儿,宁才就像我的女婿一样。我是不太流泪的人,看的时候还真流了眼泪。为什么?影片用深沉的思考、深厚的感情、深刻的理解,拍了一部震撼人心的好故事片。
草原沙化,是地球对人类的报复,是全球性的生态恶化。这几年我经常回新疆老家,小时候林子里有老虎、豹子、野熊、野猪、鹿、兔子,现在连老鼠都没有了。过去一片一片的大森林,二百多公里的白桦林,都给伐掉了,草场也没了,阿尔泰河里连鱼都没了。附近的哈萨克人已经不放羊了,马给旅游的人骑着玩。影片表现的游牧民族的生活现状是整个世界面临的问题,始于十九世纪的工业革命,逐渐改变了延续了千百年的农耕社会的生产方式以及生活方式,也造成了生态环境的破坏。有一年我到内蒙古的四子王旗,蒙古包里一家人都陪着我喝茶,我奇怪怎么没人出去放羊,他们说我们现在雇安徽人放羊。影片提出的关乎人类生存的课题,不仅是对自然界生态也是对游牧民族文化生态的思考。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