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机构组织看法国设计的装饰情结


□ 钱凤根



1851年的伦敦博览会无疑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现代设计的热潮。它引发了本国的设计运动,招来了德国人的考察,促发了美国人的追赶。自然这也引起了法国人的忧虑,因为它正在威胁和动摇着法国艺术文化的世界地位。面对英国在工业或设计方面的优势地位,拉博尔德伯爵在1856年给政府递交的参展报告中指出:“我们在艺术和工业方面的至上地位将很快不止在一个方面引起争议:它已经在各个方面受到威胁。”①然而,伯爵的这番话似乎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就在拉博尔德发表报告的一年前,即1855年,拿破仑王子就认为法国人在品味方面还没人能与之抗衡。提升品味便能提升产品品味,这便是法国对艺术与工业关系的基本理解,这种理解事实上一直左右着法国的设计政策,并形成了一种官方思潮。
博览会的13年后,即1864年,“工业应用美术中心协会”在巴黎创立。它的目的十分明确,就是为巴黎配备一个安置小类艺术的博物馆。“小类”一词充分展现了法国人的心态 :只要艺术这只雄鹰展翅掩护一下设计这只小鸡,法国设计又何须忧虑。既然设计滞后是形象不佳的问题,就让艺术帮它好好打扮吧。1877年创建的装饰艺术博物馆与中心协会合并,成立了装饰艺术中心协会(UCAD),就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协会下属的装饰艺术博物馆坐落在举世闻名的艺术圣殿卢浮宫侧翼,足见它的地位。装饰艺术协会的座右铭是“实用之美”,目标是“维护在实用中实现美的法国艺术文化”②,也就是以“美”重塑法国工业形象。但这是否给法国工业设计带来了活力?回答是令人失望的。1851年博览会向世人展示了英国工业的活力,日用品的生产也体现了英国新时期的技术和审美。而在19世纪下半叶的法国,美术学院排斥和反对新的创造形式,面向过去,背对未来,造成了历史风格的持续。因而,现代运动失去了适合它发展的土壤。换句话说,它那种“美化”的思维无法顺应现代设计发展的需要。
事实上,一次大战前夕,法国的设计或确切地说工业设计状况,与欧洲其它国家相差无几。然而近一个世纪来,法国人一直生活在先人确定如的框架中而缺乏创造力。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在“美好时代”轰轰烈烈展开的法国新艺术运动,充分表达了法国设计师一洗这种内心耻辱的愿望。1900年,借着强盛的国力,法国在巴黎举办新艺术博览会,向世人展现他们迎战工业化时代的设计实力和能力。然而,新艺术最大的问题是赋予装饰以过分重要的地位。极端自信的民族情结,导致本可以成为法国设计振兴的契机的新艺术,又重蹈了重装饰的旧辙。
现代艺术家协会(UAM)是在重塑法国工业形象的背景下诞生的。......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