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吴承恩与蒲松龄


□ 石 英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准安。这一次是专为考察《西游记》作者吴承恩有关掌故而来,结果是如愿而归。举凡吴承恩的故居、墓地以及他的出生地河下古镇等,我都去了,且都留下了极深且极好的印象。本来,我是想专门写一篇记叙文字的,但又觉得那样角度未免平了些,纵横论述又非一篇短文所能容纳。正当此刻,幻觉中似有一种声音提示笔者:蒲松龄!蒲松龄!
  我忽有所悟,我的那位老乡,晚于吴承恩百年左右的蒲松龄,在诸多方面都与吴氏有相似之处;而蒲氏故居山东淄川蒲家庄以及他教书的地方王村西铺,我曾去过多次,自然感受良多。将这两位先贤巨子对照来写,当会有更多的感悟,更深的印证,而且说不定还可省却若干笔墨哩。
  时间的流程不可倒转,历史的面影也不会完全重复,但有时候,却不可否认它们会出现惊人的重合。吴、蒲二人就是这样,他俩如地下有知,也不能不为彼此之间的天造地设而惊绝!
  吴承恩生活于明嘉靖、隆庆之交;而蒲松龄则生长于清顺治、康熙年间,但有一点是相似甚至相同的:他们都学识渊博、文才出众,也都曾热心于科举,然而,客观环境的悖谬与命运的多舛却偏偏不给他们机会,以致屡试不第。蒲松龄七十一岁时始成“贡生”,而吴承恩在嘉靖中才补了一名贡生。吴在这中间任过浙江长兴县丞(大约为八品“副县长”之职),但因境况困顿,不久即回乡;后同样又至外省谋了一个更加无关紧要的差事,亦不久即郁郁辞归。蒲松龄则绝无官运,除中间一度在江苏宝应县为同乡孙惠做幕宾外,几乎完全在家乡以塾师为业。
  写到这里,我忽然想到:按照一般的说法,以吴、蒲之文才是绝对应该考中科举的,他们如能金榜题名,当然也能做上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儿。我过去也是这样想的,但现在似乎又别有所悟。吴、蒲二人之所以屡试不第,除了因为封建考官冬烘的偏见、迂腐的教条之外,以他们在那个时代相对倾向于自由的心地与先天的文学艺术气质,是未必符合八股文的绝对规范的。如有欠“规范”,则势必加深考官瞅着不顺眼的先入为主。还有,在封建时代应试的体制下,考生试卷的书法正规与否(更遑论书写水平)绝对是很占分儿的。我没有理由低估吴、蒲书法的功力,但对比迄今发现的中国惟一的一份状元卷——明代山东青州考生赵秉忠的卷子,清秀工整的毛笔字一气到底,无一涂改。吴、蒲在这方面究竟有多少优势?如有被考官挑剔之处,便更为他们本有的偏见多了一层依据。
  无功名在身,官运自然就谈不上。可退一万步说,纵然他们中了举,放了一任官儿,以他们正直的本性和不羁的气质,会那么循规蹈矩、服服帖帖地当好奴才型的官儿吗?假如随意表露其本真的性情,这官儿恐怕就很难当得稳当。
  所以说,有没有官运是一回事,会不会当官又是一回事。我虽无太多的根据断定吴承恩和蒲松龄就是不会当官,但根据他们在各自作品中所表露出来的思想与事实上的仕运多蹇,说他们“不会”当官,谅是不离大谱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