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两个极端话今昔


□ 龚贞熊

昔日文学完全从属于政治是一种极端;今天文学沉湎于消闲也是一种极端。它们都相当长一段时间陷入泥潭不能自拔。
文学呼唤大气作品,已有十几年之久,可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什么效应。今天我在这里老调重弹,但愿能引起大家的共鸣!
在我年轻的时候,文学作品完全是政治的附属品。言志谈情,吟风弄月,都在禁忌之列。这些东西即使偶尔有机会冒出一点芽瓣来,立刻就会被当作眼中钉拔掉。如果是长篇巨著,必遭全国围剿,永世不得翻身!可以说,那时候文艺界长期打着百花齐放的幌子一花独放。
现在的情况正好相反。文学似乎不再从属于政治了,描写生活琐事的消闲文学便一夜之间成了纯文学,换言之成了正统文学。而合时而著的大气作品全都成了受气包。比如你把歌颂改革开放的作品投寄报刊,即使有幸发表,也只能以记者文章的模式与读者见面。那些只有骨头没有血肉更没有灵魂的豆腐块,有谁爱看?这就是“看报看题”的根源。如果你把这类文章投向杂志社,那么编辑专宠“小猫叫、小狗跳”之类的消闲品。大气文章只有受“见刊无门,退稿有路”之大气。中国有句老古话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两类文章有道是从河东到河西互换了一程,风水轮流转了一回。
文学靠细节塑造形象,刻画性格,这是一种“以小见大”的手段,而并非靠细节去东拉西扯。当然我并不是要反对描写爱情和风月,但描写这些东西同样要讲究立意,同样要寻求思路,同样要注重内容,同样要推敲语言。那些庸俗不堪的作品常常扯去遮羞布充斥影视;那些干瘪无味的作品换了一种所谓纯文学的标签,常常在杂志上展销。
有一个自以为了不起的人取笑我说:“你虽然在中央级媒体发表了那么多应时征文,可这有什么用?要等你发表了纯文学,才有人注意你!”我反唇相讥道:“现在写纯文学的人比看纯文学的人还多,让你永远去自我陶醉吧!”
昔日文学完全从属于政治是一种极端;今天文学沉湎于消闲也是一种极端。它们都相当长一段时间陷入泥潭不能自拔。讴歌与消闲本来并不是水火不容的东西。这就像一个在路上走,一个在桥上过,为什么偏偏硬是狭路相逢争斗了几十年呢?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它们何时才能携手共进,很大程度决定于编辑的观点是否能更新。而读者和作者的呼吁,不至于吃力不讨好就是。
我们苦苦期待着文艺界真正有百花齐放的一天!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