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补白”小议


□ 华 然

  近年来,我们为数众多的文学期刊的编辑工作,有不少革新和改进,编辑同志在动脑筋、想办法提高刊物质量的同时,也不忽略一些看来似“小”的改革,尽量发掘刊物篇幅的潜力,为读者提供更多的有益的知识,刊物上的“十边地”——即刊物边头角落的空白处也充分利用起来了——我指的是各个刊物上丰富多采、生动活泼的“补白”。不少期刊杂志利用空白刊登文艺动态、出版简讯、名人名言、作家轶事、世界趣闻、读者建议,等等,使读者在读阅长文、巨著的间隙调剂精神、增长知识、了解动态;因此不少读者欢喜读刊物的“补白”。我自己不仅喜欢给刊物写点“补白”式的短文,更欢喜阅读“补白”,《文艺报》的“补白”如“半月文讯”、“读者中来”,《读书》杂志的“补白”:书刊出版动态和读者的批评建议;《新华文摘》的“补白”:短小精悍的文摘和资料,我总是先睹为快,,每期刊物到手,先翻“补白”一栏。的确,刊物的补白给了我不少知识,使我了解到不少在长篇大论中难得了解的情况,听到了读者的心声。我们殷切而热烈地希望刊物编辑部重视补白、编好“补白”这个栏目。其实,这也是中国革命的进步的文艺刊物的优良传统。鲁迅、韬奋三十年代办的刊物上就有许多精彩的“补白”,有的“补白”就是出自他们之手。这个传统我们一定要继承下来,发扬光大。
  然而,无庸讳言,我觉得有的刊物编辑部对“补白”还不那么重视,有点随意、马虎,把它看成可有可无的“小玩艺儿”,因此选材就不那么严肃认真、考虑社会效果。手头就有一个例子,是一家大型文学丛刊上的“补白”。好在不长,为了节省读者查找的时间,不妨抄录于下:题目叫《?和!》全文是:“雨果呕心沥血,终于完成了文学巨著《悲惨世界》。经过精心修改以后,他决定把原稿寄给出版社。稿子寄出去了,过了一些日子,还没有回音。于是,雨果写信去问。这封信没有字,全篇只有一个‘?’。不久,出版社回信了。信里只有一个‘!’。‘?’和‘!’只是两个标点符号,可是这里双方把意思表达得最清楚不过了。”(着重点为引者所加)
  我反复看了这则补白,不晓得编辑选登这个材料要告诉人们什么?难道要作者与出版社通讯联系时就用这种除了自己以外,谁也摸不透、猜不准的“?”和“!”吗?要求作者或出版、编辑部门通信简明扼要,固然很好,但总不能千里迢迢只用标点符号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吧?至于最后一句所谓用“?”和“!”就把双方的“意思表达得最清楚不过了”云云,照我们一般“凡人”看,无论如何是表达不清楚的。
  由这些类似的“补白”而产生了一些感想:其一,“补白”也是给人看的,同样具有教育、启迪意义,因此不可轻视或忽视,要和正文一样重视,甚至更应予以特别的关注。其二,报纸上一再呼吁要刹长风、兴短文,“补白”一般很短,读者爱看,何不在这方面下点功夫——精心组织稿件、精心编发,从内容到形式都要讲究一点。说到内容,我想如期费劲刻意寻找外国作家趣闻轶事,不如摘发一点读者短小精悍、言之有物的批评建议,介绍一点全国各地文化出版事业的动态。当然不是一概排斥外国的或古人的轶事,但选材要严,要着眼于有启发教育意义。切不可单纯的“猎奇”。
  末了还有一点建议:现在刊物的“补白”常常放在极不显眼的地方,这且不说;有时甚至连目录里也不列出,读者要一页一页翻才能找到,或偶然之间碰到。我建议刊物的目录页上应当标明有“补白”几则,并注明页码;如果可能,最好把补白的标题也列出,以便读者翻检。一个对读者负责的期刊编辑部,理应处处、事事、时时想到读者,为读者提供更多的方便才好。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82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