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穿越死亡谷


□ 徐洪刚

  徐洪刚云南彝良人,1990年入伍,现为济南军区某团副政委。曾分别被济南军区、共青团中央授予“见义勇为的英雄战士”、 “见义勇为青年英雄”、“全国新长征突击手”荣誉称号,第五届全国十大杰出青年、中共十五大代表。1994年,江泽民亲笔题词“向徐洪刚同志学习”。出版诗集《生命礼赞》、散文集《徐洪刚散文集》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从紫坪铺镇到映秀镇行程共48公里,沿线公路遭破坏,桥梁中断,山高坡陡,官兵背负60多斤重的给养物资,穿山越岭,又重又累,走路爬坡极为吃力。经历连续昼夜奔走,我们的队伍终于在16日下午5时徙步跋涉到达映秀镇重灾区,作好了穿越被称为“死亡谷”——映银峡谷出发的准备。
  16日晚上,接到师长杨剑命令,要求我立即派人往银杏乡给友邻单位300人送给养,该部队已经断粮断水2天了,还有滞留的200多名小学生也急需食品和药品,这个任务交给我们秋收起义红二团239名官兵来完成。当接到这个任务时,我们喜悦,甚至有些兴奋。师长还专门给该团团长刘豫写了一封信,在信的末尾还特别嘱托:要特别注意安全,并用三个感叹号作了特别强调。师吴参谋长专程来为我们送行,给我们交待有关事项,并给我们画了一张行进路线图。
  虽然几日来战士们都很累很困,但是铁军战士是越有任务越兴奋。任务部署后,战士们积极准备,除了带齐急需的给养和药品外,战士们只能带一件雨衣和一瓶水,不能再负重,水是路上必须带的,雨衣主要用于晚上宿营。
  17日早晨,战士们早早就起了床,集合整队时,一个个利利索索,精神抖擞。按照师长指示,由我和团周强副参谋长负责,要求严密组织,确保安全。我们按照建制单位分别分成7个小组,分别是4连、5连、6连、二炮连、通信连、工兵连和一营部分兵力。每组都指定了负责人,每组又根据一路上行进危险程度,编成3到5人一个小组,队与队间隔30米,组与组间隔10米,人与人间隔3米,主要是便于在危险地段行进,快速通过,以防余震袭来,山体山石滑落造成群死群伤事故。当把这次任务与伤亡联系在一起时,真是凶吉难料,一旦发生余震,破坏程度是一个未知数。
  任务艰巨而光荣,我们不顾长途跋涉的疲劳,不顾余震预发的危险,部队继续前进。队伍刚刚走出去一公里,前面先遣队探路的尖兵班报告:停止前进,我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有什么险情,就迅速赶了过去,报告说山体滑坡无路了,巨石挡道,有一个村民被巨石压住已经夺去了生命。这是我们见到的第一个不幸的村民,也才让我们真正意识到,我们的队伍现在正在接近死神,被地震震得光兀的山体悬崖,随时都有滚石坠下。那一刻,我额头上汗珠冒了出来,心跳也加快了,239名官兵不能出问题啊!我的心被悬了起来。据走出来的几个村民反映,前面路被洪水冲断了,那里的一个收费站被埋了,不能通过。我立即派周强副参谋长带领杨参谋前去探路,当他们转过一道山后,我用手里的通话器与他们通话,就联系不上了,通信成了问题,部队只有原地等候消息,等了近半个多小时,前方还是没有消息,我不得不组织部队前进。当4连过了最后一个组,5连正在行进时,山上滚石突然往下落,巨大的山石撞击在一起,发出“隆隆”声响,象炮弹的爆炸声一样,5连连长王帅带领战士迅速隐蔽在一块大石头下,刚隐蔽好,大大小小的石头就从他们头顶飞过。那一刻,我正在后面的索道桥上,眼看着飞滚而下的石头往下落,简直把我急死了,心都吊到噪子眼儿上。幸好战士们没有人受伤,石头滚过后,战士们纷纷站起来,抖抖身上的灰尘,继续前行。为保证部队安全通过,我接过一名战士手中的党员突击队旗,站在刚刚滚落石头的地方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边鼓励边组织战士逐个迅速跑步通过,尽管不规则的山石象刀斧般耸立,随时有倒塌的危险,我仍然镇定指挥,我此时脑子里想的全是如何让每个战士都安安全全通过死亡线。当最后一名战士通过后,我才随队跟上。
  队伍继续向前行进,到达一路上遇到的第一个村庄豆芽坪时,碰到了我们从银杏乡回团的新闻干事戴丹华和报道员小田,他们告诉我前面渡口冲掉了,要翻很高很陡的山才能通过,且山路特别差。小田说,在陡坡最差的地方,他们幸好用自带的绳子才过来,是绳子救了他们一命。听他这么一说,我就想:我们这么多人怎么过呢?我还是抱着前去看看再说的想法,带着部队往前走。到达了原来收费站,那里已是一片汪洋,绝壁下是河水旋涡,原来的收费站已找不到一点痕迹,收费站已经被山石掩埋掉了。此时,有村民从深山沟里出来,他们告诉我上面有军人,我想一定是周副参谋长他们了,于是再次与他沟通,果然是他们,他说前面危险,要与我商量一下再说。我沿着沟往上走,通过乱石林立的沟坎,急坡,费了很大劲才上去1000多米,周强指着对面光秃的山脊给我看,只见一根绳索斜跨在山上大约有五六十米,只有顺着绳子往上爬才能通过。周强问我怎么办,经过一番思考,我说,铁军面前无困难,迅速上沟。于是,我与周强第一个背起背包,沿着绳索攀壁而上,上去后,我又帮助官兵一个个攀爬上来。上到岩壁后,只见有灾民不断从山里成群集队拥出,只能一人行走的单行道我们只能让灾民们先通过,这60多米的路,由于互相让道,我们竞然走了一个多小时。刚想松口气,险路又接撞而来。上了山后,要下山,下山也是极为艰难,下时需要抓住路边的树木和藤子,一步一步往下移动,特别是前面的人绝对不能踩到石头,如果让石头滚下去,会打伤后面的人,人更不能摔倒,上面的滑倒,下面的就更不可想象。于是,我组织了体力好的战士担任尖兵班前去开路,然后组织人员一个一个下。下了一段,快到坡底,又是一段悬崖,我们只能用一根绳子栓在一棵翻倒的大树上,组织部队沿绳索悬垂而下,下去时才体会到,往上攀爬艰难,往下去更艰难。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