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失眠(外二篇)


□ 孙 琦


已经很有一段时间不曾失眠了。

那种痛苦,被活跃的脑细胞折磨得欲罢不能的疲惫和无奈的亢奋,让人铭心刻骨。在孤独的黑夜里,不得不眼睁睁地注视着自己灵魂深处最隐秘、最脆弱的一角肆意地上演着活剧,尴尬,羞耻,愧疚,一切都被麻木冻结了。只有绝望,绝望地等待着这趟载满困惑、矛盾和欲望的高速列车加快、加快、再加快,一直达到它的极限,撞击在上帝仁慈的绝壁上,粉身碎骨,烟尘俱灭。
确乎很久不曾失眠了。但今夜,我知道你要来——你已经来了。
象一只勤奋的小耗子在不停地啃咬着我的神经,没有一点哪怕只是喘口气的迹象。
世界在沉睡,深沉有如死亡。他们是多么幸福啊!我感到自己象一条被人遗弃的狗,在凄清的荒原上低低地呜咽。
我开始幻想。如同弃狗凭着嗅觉努力寻找失去的家园,我的眼前出现一条红砖铺就的小路,砖色早已淡然,砖块缺失的地方钻出青青草尖儿——很好,路径畅通。接下来我命令自己凝视草尖下的泥土,于是一只蚱蜢蹦跳着出现了,随即,仿佛一道神光照亮了黑夜,我的眼前幻化出一片波光粼粼的金色池塘。如同被鼠标点击后激活的界面,我看见了黑的瓦,青的墙,被漆成灰色的木门的门框上还贴着一方绿色的纸条,点击它,啊,清楚了,上面写着被风雨侵袭后却依稀可辨的“最清洁”几个毛笔字——那个时候卫生检查的遗迹,现在的孩子还有谁懂吗?与此同时,我听见了闲适的、“咯咯咯”的鸡叫--——,我到家了。
门前有回廊,下雨的时候,我们和邻家养的鸡一起蜷缩在窗前回廊下望着雨中的世界发呆。在雨中玩耍是被严禁的,但越是危险越能挑起我们的冒险精神。趁着父母不注意的功夫突然冲进雨中,尖叫、笑闹着去捡回一只玻璃瓶或者折下一根树枝,把避雨的鸡们赶进雨里乱飞乱叫,就连父母的大声斥责也不能掩饰自己在伙伴面前的得意……
鸡,对了,在我的记忆中,的确有一只不平凡的鸡。那是一只漂亮的芦花鸡,邻居搬家时留给我们的。我每天喂食的时候都要偏心地在她面前多洒上一把谷糠,妈妈总是对别人说:“那是我女儿的鸡!”就为了这句话,我对这只小芦花更是呵护有加。小芦花的终结也是在一个雨天,我独自在家守着不幸染上鸡瘟的她。可能是怕冷,她瑟缩在墙角,不理会我给她准备的水和平时她最爱吃的米粒。她颤微微地站在那儿,倒下了,又挣扎着站起来。她的眼神(我确信她的眼睛是可以传神的)是那么驯顺和单纯,没有丝毫遭受病痛以及畏惧将来的死亡的阴影。我突然对她,对这只我亲手喂养的平凡的鸡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敬畏,我不敢再呆在她的身边。我走到窗前,看见她的伙伴们象往常一样沉默地蜷缩在回廊下注视着雨中的世界,不时地安祥地用嘴梳理着自己潮湿的羽毛——如果它们意识到自己的命运,还能如此安祥吗?被不安骚扰着,我一次又一次地回屋去看看那只孤独的芦花鸡,她的情况一次比一次糟,可是她的眼神却始终是那么单纯和宁静。最后的一次,我发现她已经倒卧在墙角闭上了眼睛——我哭了,不敢靠近平日熟悉的她。我敬畏她,是她,平生第一次让我见识了死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