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明代谏臣杨继盛的柔软温情


□ 陆其国

  一
  
  杨继盛,明代谏臣。《明史·杨继盛传》记载:“杨继盛,字仲芳,容城人。七岁失母。庶母妒,使牧牛。继盛经里塾,睹里中儿读书,心好之。因语兄,请得从塾师学。兄曰:‘若幼,何学?’继盛曰:‘幼者任牧牛,乃不任学耶?’兄言于父,听之学,然牧不废也。年十三岁,始得从师学。家贫,益自刻厉。”
  记载尽管简略,但其中提供的信息量还是不少的,大致勾勒出了杨继盛早年的生活与思想情状:七岁即失去母爱的杨继盛,在后母的骂詈声中,小小年纪便当上了放牛娃。放牛时,不远处传来的琅琅读书声,深深吸引了他。他多么盼望自己也能像这些孩子一样,上学读书啊。他将心愿告诉了哥哥,哥哥觉得他年纪太小。他理直气壮地回答说,年纪小可以放牛,为什么不能读书?杨继盛终于说服了哥哥,并让哥哥代他向父亲求情。常言道长兄如父,在父亲面前,哥哥的话和他的话,分量毕竟是不一样的。父亲沉吟半晌,总算同意让他读书,但不是进私学,而是自学。父亲还提醒他,绝不能因为读书而影响放牛。于是,人们经常看到放牛娃杨继盛一边在山坡上放牛,一边坐在树下聚精会神地捧着本书在读。他还经常转悠到离私塾最近的地方放牛,这样他就可以让牛在一旁吃草,自己则趴在私塾的窗台上“列席旁听”老师讲课。这样一直坚持到他十三岁那年,他盼望着坐进私塾课堂跟老师学习的心愿才终于实现。正是凭借这样的毅力和韧劲,杨继盛后来终于经乡试中举,继入国子监,最后于嘉靖二十六年(1547)荣登进士榜,授南京吏部主事,从此进入官场。这一年他三十一岁。
  杨继盛生当明代后期,那时尚无照相,他的真切面容我们已无从得见,只能从仅存的画像上一睹他的风采。好在他给后人留下一部文集,以及他致妻儿的亲笔遗书墨迹,通过后者,使我们得以从字里行间直接感受到,从这位耿直刚烈的知识分子官员身上溢出的柔软温情。
  
  二
  
  进入官场的杨继盛,最大的特点是不畏强权,不惜舍身,敢于与贪赃枉法的同事和领导严嵩叫板,结果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杨继盛是于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十月的一天,被从关押了三年之久的监狱押往北京菜市口杀害的。
  说来奇怪,当杨继盛向我们走来的时候,我首先看到的竟然不是他,而是一位名叫张贞的年轻女子。她,就是杨继盛的妻子。丈夫身陷大牢,张贞无法走近她深爱的丈夫,甚至她都不被允许在此时此刻见上丈夫一面。张贞已经知道丈夫被判了死刑,不日便要押赴菜市口问斩。此时她多么想求见皇帝,说出她心里的想法。但她知道她是见不到皇帝的,于是她转而想向皇帝上书。
  张贞在上皇帝书中恳切地写道:“我知道我丈夫因获重罪,无法免除死刑,作为罪臣杨继盛的妻子,我只希望能够代我丈夫去赴死,让我丈夫发配去战场上,让他战死疆场,以报效国家和皇上。”在张贞看来,让亲爱的丈夫效死疆场,也许更能显示丈夫生存或者死亡的意义。
  无奈张贞的上书必得先经过“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严嵩之手,才能转呈到皇帝御座前。偏偏严嵩一心要将她丈夫置于死地,他怎么会答应她的要求呢。
  作为封建时代官员的妻子,受夫权思想影响,张贞无法超脱固有的思维窠臼,但如果不苛求的话,我觉得我们仍有理由对这位女性肃然起敬。因了她的正直;因了她对丈夫的理解和炽热的爱情。
  真正的爱情是双向交流的。同样,杨继盛对妻子的理解和爱情也完全可以从他的遗书中读出。这一点,我们在从他写给儿子应尾、应箕的遗书中,读得尤为真切。请看杨继盛是怎样对两个儿子殷切嘱咐的吧:
  
  我若不在,你(们)母(亲)是个最正直不偏心的人,你两个要孝顺他(她),凡事依他(她)。不可说你母(亲)向哪个儿子,不向哪个儿子;向哪个媳妇,不向哪个媳妇。要着他(她)生一些儿气,便是不孝。不但天诛你(们),我在九泉之下,也摆布你(们)。
  
  杨继盛知道自己生还无望,在这最后时刻,使他柔肠寸断、挂念不已的不是自己的生命之火行将熄灭,而是妻子失去他后,即将面对的现实遭际。为此,他只有将他对妻子的挂念和爱情托付给两个儿子。如果要说在生命即将结束之际,他有什么害怕的,他最害怕的应该就是妻子失去了他这个丈夫,儿子们失去了他这个父亲后,不能够好好活下去。所以他要给他们留下遗书,告诉他们他的“最怕”,而要让他释放这样的“最怕”也很简单,那就是按他遗书上要求他们的那样去做。
  当我们读了这样的遗书,也便可以理解张贞何以毫无畏惧地甘愿替丈夫掉脑袋了。这样的爱情今天读来,虽不显轰轰烈烈,但却真真切切,令人动容。
  杨继盛可以做到视死如归,但却放不下心里柔软的儿女情长。他最牵挂、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的妻儿,尤其是两个儿子。所以他告诫他们:“你两个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当和好到老。不可各积私财,致起争端;不可因言语差错,小事差池,便面红耳赤。应箕性暴些,应尾自幼晓得他性儿的,看我面皮,若有些冲撞,担待他罢!应箕敬你哥哥,要十分小心,和敬我一般的敬才是。若你哥哥计较你些儿,你便自家跪拜与他赔礼;他若十分恼不解,你便殃及你哥相好的朋友劝他。不可他恼了,你就不让他。你大伯这样无情地摆布我,我还敬他,是你眼见的。你待你哥,要学我才好。”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明代谏臣杨继盛的柔软温情”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