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水相联的句子(组诗)


□ 顾 伟(锡伯族)

  雨水天
  雨还在奢侈得任意淅沥
  多么心安理得,没有雷电
  没有影子,接连三昼夜
  上天啊,戈壁坚硬的外壳
  一不留神就要被软化了
  
  希望乌云笼罩的心丝
  似乎被季风瞧出破绽
  多少人缠绵地重复,江南雨
  
  紫外线,中亚最负盛名的特色
  也为湿润背面的干燥慷慨殉情
  
  街面变幻出鲜艳多姿的蘑菇
  这些,丝毫代表不了什么
  花儿一样灿烂的石油女子
  在骄阳下也同样移动美丽的伞
  
  正如一首诗写道:
  什么事都没有的时候,下雨
  是一件大事
  心灵,被水淋湿
  从荒漠出走,把自己引入水世界
  水的世界,太平湖,江淮全部雨点
  扑向被风沙干瘪了内心的躯体
  
  为水奔命的人,与牲畜争饮的人
  为水不断穿越海市蜃楼幻象的人
  被日夜放纵的水反复淹没着
  
  南北失调的水,失控地冲撞失眠的黑夜
  
  为水所困的人,无法轻描淡写凌厉二字
  为水清醒的人,无处收藏浸透的天地
  为水笼罩的人,龟裂的伤口已愈合
  为水轻叹的人,看不见通往西部的火
  
  从荒漠出走的人,从沙漠突围的人
  与相隔数千里,猝不及防的水骤然遭遇
  片刻间,丧失了所有沙丘,一生的苍白
  在中天山想起一个地名
  大地向西,落满异域风情的故土——中亚
  这个曾用来象征苦寒之地的称谓里,此时
  也是雪色妖娆,雪在涨潮,要淹没千里山河
  
  一个地名:三江口。溅湿了一个人的睡意
  子夜静谧,蛮荒深处,浩浩长江水也在泛滥
  在惊涛拍岸。三江渡口,白浪追赶着浪尖
  仿佛一夜之间,丝路的雪白已梦回泽国了
  看哪,这水
  近来反复写到水,描写精力过剩的水
  延绵的干旱抵达之时,我水土流失的
  笔墨,像戈壁滩拼命吮吸露珠的草芥
  为公允的阳光,蕴藏饮用一季的光芒
  
  这苦难的世道,已不能单纯地周济水
  水,拥有不偏不倚的慈悲
  宽容着是非,抚慰忧虑
  漂过或者隐身多少土塬与气象万千
  
  看哪,这水,泉水、海水、泪水
  还有凝固的水,血液里百分之几的水
  贵贱的水,经历曲折的水
  湮没前世,流逝今生,启示来世的水
  
  还是收起徒劳的絮语吧
  赶在另一场雨前
  用朴素的感叹,意味深长的欲望
  修葺蓄水池
  河水,月光里的镜子
  像风,从晨光出发,在黄昏继续
  我的听觉,越过生活的轨迹
  在路上,聆听着明月的静谧
  
  还有北斗七星,月夜的银河。河水
  轻声吟咏诗词。此时,显得多么澄澈
  镜面一样的河,水的心跳抚平了
  水的波动,那牵魂的额尔齐斯河
  我希望被乌云笼罩
  他们谈论爱情,我回首悲伤
  你追忆故乡,我的心已远游
  一枝传递灵感的笔,除了墨色
  剩余的内容就这样转向了
  
  三岔口、十字街头
  路标、指示牌还有更多
  我想,哪条路不通向一段恋情
  萌动几缕乡愁
  
  她曾经多么轻灵,今后依然如故
  时光啊,你不老的光环上
  一定隐居着一对青春永驻的姊妹
  
  一片暧昧的彩云飘过蓝天
  我更希望被沉重的乌云笼罩
  进入我胶着的内心闪电、雷鸣
  瓢泼大雨,继而豁然开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