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书家堂古寨民居门窗木雕纹饰艺术


□ 余继平


内容摘要:本文主要对书家堂古寨的建筑门窗木雕纹饰艺术的表现形式、艺术特点进行探讨,分析民间艺术的造物思想及其艺术成就。对合理地保护、开发、研究当地人们的生活环境、风俗习惯、伦理道德观、审美观念以及古寨在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中的重要地位具有历史意义。
关键词:书家堂古寨门窗木雕纹饰艺术

距凤凰县城30多公里,坐落在树木葱茏、田园锦绣的黄合乡双凤山下的书家堂,是南方长城中段的一座古村落。明朝万历年,杨再思(满门忠烈的杨延昭第三子)在平定湘黔边民大起义时,用4年时间修筑了整个书家堂古寨、军事营盘和王坡长城,这里就成为了湘黔的军事重镇。古寨分上、中、下三寨,都有相互往来的通道,但是所有通道都巧设迷阵,用“丁”字形构成,距离不等,四通八达,九曲连环,犹如迷宫。气势恢弘的城墙环绕全寨,总长2000米,墙高6~8米,墙体厚2米,城墙全部由开山凿石砌成,城墙基础十分牢固,底部全用青石片竖立挤压,墙面用精工雕凿的长方形大青石修建,青石块之间的缝隙是用石灰、糯米饭以及麻纱相拌勾缝加固。为了安全,城墙还设有望台、哨口、炮台、箭垛。整个古寨有东、南、北三个城门楼,每座城门楼都为两层,上有翘角的阁楼,下面是宽敞的通道。整个寨堡只要关上这三扇大门,就切断了出入的路。城墙虽然历尽战乱风雨,也有不同层次的损坏,但是所有城垣基石犹存还能让人想起昔日的辉煌。
古寨房屋建筑苍凉古旧,但鳞次栉比、错落有致,历经几百年沧桑,至今仍保存得较为完整。全寨共计180多幢,全是5柱、7柱朝天并立,逗梁穿斗,青瓦盖顶,屋顶两侧用青灰火砖砌成飞檐、鳌头的封火墙,各户依照地形和面积大小修建厢房、天井,与正房组成一个封闭式的四合小院。每一家古屋都用雕花大青条石修建美观实用的大门,其中有13户人家在大门的门楣上雕刻如“模范修严”、“清白家声”、“履芳怀涤”、“坦荡常履”等铭言。这些都是杨氏子弟刻苦读书,后来成为文武官员,衣锦还乡兴建屋宇时所刻,以激励后人。墙体用长方形或正方形的青石砌成,整体而别致。古寨房屋结构集古代皇家气派与民俗文化于一体,建筑外部造型封闭,内部富丽堂皇。建筑门罩、窗花雕刻格外讲究,不惜重金,尤其是门扇、窗花上的木雕装饰纹样,以强烈的地方色彩、浓郁的乡土气息,构成了民间艺术中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书家堂古寨堡山清水秀,茂密的山林为寨堡的建造提供了丰富的木材资源,也是木雕艺人施展才智的天地。明朝万历年间因湘黔边民大起义而成为军事重地,后蛮夷归顺,书家堂兴旺发达,成为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商业经济的发达与外来文化的熏陶,使工匠艺人们都有较高的文化修养。保存下来的木雕作品中可以反映出他们生活的环境、风俗习惯、伦理道德观及审美观念。雕刻素材虽多取材于生活,却不拘手法地追求意象的表达,以想象为前提,运用装饰处理将自然的物象及对生活的观察、愿望、理想加以主观化,依照美学法则对各种物象用丰富的想象力、创造力进行高度的提炼、夸张、修饰。充分利用雕刻工艺对雕刻材料加以表现,风格古朴、细腻、雅致、精巧、装饰性极强,显示出独特的艺术魅力。民间工匠根据建筑的构件,采用圆雕、平雕、透雕、镂空雕、高浅浮雕和线雕等表现手法,既与建筑整体和谐统一,又为其锦上添花。木雕表现的手法分写实与抽象两种,纹样包括:人物、花卉、山水、飞禽、走兽、虫鱼、云头、回纹、八宝博古、文字纹、几何形体等。
古寨建筑中雕刻的精美之处是门窗装饰,它除了透气通风的功能,还以丰富多彩的各种立面图式造型来体现主人的审美品位。每幅门窗均讲究整体设计,构图布局对称而别致,追求点、线、面的构成与穿插,注意形式美与装饰感。门窗多为长方形,给人以挺拔、修长之美感。就窗的形态来讲,有独立长方形和正方形。在这个古寨里,堂屋两扇门及左右厢房的两扇窗子以同样的尺寸、相同结构,组成六扇窗页,形成一个整体,组构成建筑的外观。每扇门窗分为上中下三段。上段是独立的透雕梅花纹或牡丹纹 ;中段雕工精细,是雕刻艺术的精华之处 ;下段都不做修饰,几乎是平板,以防止地面潮湿,同时也体现了它的实用价值。门窗中段的雕刻艺术十分精致,并且强调构架组合方式,让每一个细致的建筑构件都可以独立作为装饰对象。用约3厘米宽的木方采用兜料攒接成各种传统棂格式的窗景,由上下凸连结合左右凸连式围着,在中央圆形(小长方形)里以细腻精湛的刀法雕刻鹤纹、麒麟纹、文字纹及瑞禽纹等吉祥图案,极具形式美与装饰感,从而表达了美好、吉祥的寓意。有的在中央长方形里分别雕刻单幅图案,多采用浮雕的形式,内容涉及人物山水、文房四宝、如意香炉、花草虫鱼,题材大多取自故事戏曲、宗教神话及民间传说。人物、动物塑造生动有趣,追求理想与现实结合,不讲究画面透视,夸张人与建筑树木的比例,构图别致,主次分明,虚实相生,雕工精到,令人称绝,在观赏性中蕴藏着深层次的文化内涵。譬如雕刻仙女散花、悟空西天取经或是由耕、读、渔、樵组合的“四民乐”图案,人物形态栩栩如生,造型夸张有节,变化有度,人物刻划不是着意雕刻五官表情,也不拘泥人物各部的长短比例,而是着意表现其动态的传神写照,突出造型的稚拙、质朴、洗练、明快,在具象的形体中注入了抽象因素,具有夸张而幽默的动势,使形象充满生气。每一个人物故事都配上相应的场景和道具,注意虚实主次、线条分割、层次感和起伏节奏的处理,追求画面结构的严谨与变化,构图饱满、均衡。雕刻形式多样化,民间工匠采用高浮雕、透雕和镂空雕等技巧,其中有不少镂空的深浮雕与圆雕拼接在一起,因材施艺,加强其深度空间感,构成丰满、多层次、近似圆雕的深浮雕效果。在中央放置的多层雕刻图案,极大地丰富了雕刻的空间与层次,营造出点、线与面的强烈节奏感,从而达到结构紧凑、布局合理的构成。有的窗户还雕上菱形花瓣、蝙蝠等图案,线条流畅,表达出图案的层次。有的还在位置明显的框架连接部位不时采用相似花纹或用方胜纹、回纹装饰,这样就使整个画面既完美对称又富有变化。
作为建筑的有机组成部分,门扇木雕纹饰不但美化了民居,同时也很好地满足了建筑的功能需求,具有良好的通风、采光作用。虽无斑斓丰富的色彩,却不失富丽堂皇的气派,与建筑其它部分的雕刻交相辉映,形成强烈动人的艺术氛围。整个古寨窗花木雕纹饰讲究构成原理,遵循对称法则,注重构成形式程式化,但却无一雷同,充分体现了民艺匠师丰富的想象力和超凡的艺术创造力。他们高超的构造水平,布局合理的设计,使我们不得不为他们创造出极具文化意蕴与审美魅力的建筑构件而喝彩。书家堂古寨堡木雕艺术是民间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华夏民族丰富多彩的造物思想和艺术成就的体现,是古代艺术审美研究的佐证。

余继平涪陵师范学院美术学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