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Discourse)话语


□ 张 宽

  现代英文中的discourse这个词,由拉丁词头dis——“穿越、分离、对衬”,和词根coursus“线路、行走”两部分组成,大致的意思是指对事物演绎、推理、叙说的过程。它在各种西方文字的词典里都作说话、讲演、论述解,但是作为西方当代文论中的一个重要概念,词典里的解释远远不能概括它的内涵。在中国大陆,discourse通常被译为“话语”,在港台和其它地方的华语刊物上,则译成“述说”、“叙述”、“说法”等等,指的都是同一个东西。
  要给“话语”这个词下一个简明扼要的定义是很困难的,因为诸如“话语到底是什么”这样的问题,在后结构主义批评家眼中属于“本质主义”的问题,是应该去避免、去抵制的,而“话语”恰好正是后结构主义的一个中心词,因此,试图去解释清楚话语的含义,在学理逻辑上将出现矛盾。我只能换一个角度,去探讨话语产生的方式、传播的途径、它的作用,以及它和其它几个西方当代文论的基本概念如“真理”、“权势”、“公共机构”等的相互关系。
  英美的文学新批评派最先把“话语”作为一个重要的概念用在他们的学术实践中,他们提出了“文类话语”,认为诗歌、小说、戏剧各自的话语不同,不同的话语有不同的内涵,而文类话语又有等级高下之分,诗歌的话语是最高级的。
  “话语”在政治文化分析中的特殊含义是福柯赋予的。福柯在他几乎所有的重要著作中贯穿使用了话语这个词,将这个术语突出到前所未有的显要位置上。一九七○年福柯当选为法兰西院士,其就职演说的题目就是“话语的序列”(L’ordre du Discours)。他的《知识考古学》对话语更是有相当透彻的论说。
  以福柯为代表的后结构主义者首先对传统意义上的真实性、客观性表示怀疑。他们认为“真实性”是特定社会物质实践的结果,很大程度上是人们“生产”出来的。这一思路源自维柯,维柯心目中的历史和社会都是人们生产出来的,而不是自然形成的。给福柯影响最大的是法国哲学家G.巴赫拉德(Gaston Bachelard)和科学史家G.岗贵海姆(Georges Ganguilhelm),后者在对科学史的分析中指出:不必把科学理解为个别天才的发明创造,科学不是单个的智者在那里提出问题、解决问题,科学史是建构社会的一系列物质实践活动,科学与社会物质实践活动有一种“粘合”关系,科学与社会相互依存。福柯吸收了这些观点,再加上他对尼采的特殊理解,推出了他的颇具相对主义和怀疑主义色彩的真理论。
  福柯对各种人文学科进行解构,他指出,所有的真实性都只是特定框架、结构、系统内的真实性,假使有某种理论声称已从散漫游离的历史事件中找到了真实,那个“真实”必定是该理论所属的体系内部逻辑的产物。真理不是被发现从而被传播开来的,它是由话语建构起来的。所有的真实都只是话语的真实。关于人类和人类社会的一切知识都是话语生产出来的,所以当代批评家的首要任务,应当是去追溯特定的一套话语产生和演变的过程。对话语的历史进行分析研究,也就是进行话语系谱学的研究。所谓系谱,比较接近维特根斯坦和乔姆斯基提出的“家族相似性”(family resemblances)和爱·萨伊德提出的“邻接物”(adjacency)的概念。将话语形成和变化过程中的多种因素清理出来,对于理解当代政治文化有特别的意义。
  对话语系谱的研究又涉及到了对“权势”(power)的分析。话语不过是对事物的论述,论述中必定包含了对物体的价值判断,话语也一定还需要逻辑、句法、语义等,而所有这些都是由权势提供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也可以说权势在话语之先。顺带在此说明,权势这个词是英文power的一个不尽准确的翻译,并不特指统治阶级或者执政当局,更多地是指强力、征服力,或者说冲撞力、创造力等等。有什么样的权势就有什么样的话语、权势是强力意志,它启动了话语,话语积累起来、扩展开来形成学科,学科又组成公共机构(如高校、医院、监狱);反过来,学科和公共机构又成为话语栖居和生产的场所。权势推动了话语,话语也加强了权势。权势话语的活动生产出了传统意义上的知识,权势是知识生产的原初动力。知识的生产有一个系统,我们不妨把权势——话语——学科——公共机构看成这个系统的有机组成部分。知识生产系统推出的观念、价值、意义渗透到全社会,牢牢地控制着人们的心灵和行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95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