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彭加木您在哪里?


□ 杨羽仪


彭加木,您在哪里,我曾到过罗布泊,到过您失踪的荒原,您失踪的大沙漠。可是,在那里我同样没有找到您。
多少日都在寻觅您啊,彭加木。即使二十年过去了,我还在寻觅您,希冀在什么地方发现您的足迹,哪怕是一点您的音容笑貌, 以及人们对您的回忆。
最近,我到朋友的乡下,广州节郊石井镇,意外地发现了您的故居就在镇里的槎龙村。村子很美,临江而立的几株古树,诉说着岁月的蹉跎,村人把一截支流横断了,河旁砌上花岗石护堤,便是一泓美丽的人工湖。湖畔有一个清雅的公园,公园里有三公陈列馆,一公为战争年代的革命烈士,一公为当代著名表演艺术家,还有一公就是您啊,彭加木。我在馆里第一次瞻仰了您的尊容清癯、含笑、坚毅、不屈、便是您肖像的概括。

我在馆里还读到您的一首七绝
昂藏七尺志常多,改造戈壁竟若何。

虎出山林威失恃,岂甘俯首上沉疴。
在五十年代末,熟悉您的人这样记录您的病情 血压、三百三十,心脏与气管、食管之间的部位有一个直径十五厘米的纵隔障恶性肿瘤。根据当时的医学文献记载,这种病患者一般只能活半年,最多也就是一两年。死神逼近的时候,彭加木,您想的依然是改造戈壁滩,想到“虎出山林威失恃”,您离开戈壁瀚海,就像虎落平阳失却了“威”风,希冀着“放虎归山”。想到“岂甘俯首让沉疴”,这个“岂”宇,道出您的性格,您的情怀。经过四个月治疗, 由于您的顽强和乐观,死神在您的面前却步了。您的肿瘤稍有控制,您就要求重返大漠戈壁了。大漠戈壁,在诗人笔下是“迷人”的,还时时有神秘的海市蜃楼,可是在现实生活中,它是险途凶地呐。
那年,我乘吉普车从新疆的库尔勒南行, 向罗布泊进发,沿途看见几许无人村。所谓无人村,也就是原来这里是有人住的村庄,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断了水源,村民只有弃村而徙, 留下一些断墙残垣。据朋友说,大漠上的风暴是十分残酷的,风,推动着沙丘疾走,把村庄掩埋了,把河流断了,这是家常便饭。有时候,风沙把一座城市都深深埋了(城里的人都被埋掉),若干年后,另一股风暴卷土而来,又把深埋在地下的城掀开来,奇迹地坦露在后世人面前。只是,给后人展示的是若干年前的一座城的遗体,人体早已变成白骨,器皿变成文物而已。倘若你站的位置恰当,有时还可听到地层深处隐隐发出的音响,有恐惧的呼喊,有悲惨的哭泣,有城垣的倒塌声,有动物冲突的怪叫……活像唐山大地震的重现。年代久远了,混合成一种特异的交响藏在地层深处。一个偶然的机会,你能隐隐听见这种奇妙的交响。
我们的车子在无人村上行走,时有拳头大的石子飞将起来,打在车子的帆布上,让我们虚惊一场。石子不但会走路,而且还会飞起来,我戏称“飞石走沙”,你说这风暴有多大的威力,
那天傍晚,瀚海上一轮特大的红日悬在西天,远天上忽然现出一缕直直的烟,恰如唐诗中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大漠、孤烟和落日都有了,惟独没有长河。我看见远远的孤烟,以为是村庄的炊烟,惊喜地欢呼,总算遇上人家了,朋友说,何来人家,那是风卷残云升起直直的烟柱,不动的,似凝固在天边。我失望极了,几天了,没见一个人影,多寂寞呵,
彭加木,您就是要求重返这样的戈壁沙漠中,继续进行科学考察的未竟之业。您说的虎落平阳,要求“放虎归山”,就是用一种特殊的语言表达您强烈的征服罗布泊的愿望。彭加木,您忘了,您是个死神“关注”着的重病者呵,
当我们的吉普车到达米兰的时候,风沙更大了,瀚海中没有路,全是石砾波涛。北吉只好逆风千里,上下摇曳,一个小时,也“摇”不了两三公里。眼前什么也看不见,咫尺间,才模糊地看见一座座丹崖,丹崖粉红色,似被风沙常年袭击后脱去许多层皮,在风沙中岿然不动,看见它,人们会懂得什么是坚毅和刚强。然而,这里没有小溪,连一条涓涓小泉也没有。树,没有了,连草也没长。光秃秃的荒凉,几十里,几百里的荒凉。我们几个人苦苦在沙暴中挣扎了几个小时, 已经没有力气了,特别是干渴,喉咙冒烟,难受极了。这时,我们渐渐体会到彭加木一行到罗布泊考察的险情。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国际上许多科学家都想探究罗布泊之谜,那里有极为丰富的稀有资源。彭加木,你们一行承担着这个重任,进一步对罗布泊进行科学考察。在第三次深入罗布泊腹地时您说 “突然来了风暴,接着是一场直径一厘米大的冰雹,随后又是暴雨袭来,帐篷差点被掀倒。洪水冲进了帐篷里。我们紧紧抱住帐篷柱子,和冰雹、风、雨搏斗了许久,总算安全度过了。冰雹打在身上,又冷又痛,赶紧穿上皮大衣。可是,方才地表温度还有摄氏五十五度哇,转眼间却是冰天雪地,”
彭加木,您第四次进入罗布泊的时候,那是六月天。汽车在瀚海中摇曳了许多天,才走了一丁点路程。当汽车进入库木库都克时,发现汽油和水都缺了,考察队陷入绝境。没有汽油和水,不但汽车瘫痪在千里瀚海中,人也不能活多久。要知道,库木库都克,维吾尔语为沙井,即使下了雨,水是没法贮存的,找水源不易呀。彭加木,您一面向临近解放军部队求救,同时发动大伙在附近寻找水源。可是,寻找了一整天,一无所获。因为没有水,人们处于有气无力的状态。第二天,彭加木,是您悄悄留下一张字条(写着“我往东去找水”),独自为大伙寻找水源去了。当天傍晚,大伙盼着您归来,可是望眼欲穿,也不见您的影子,连一只苍鹰的影子也不见,只有风卷起漫天沙子的万里长空,千里沙漠。彭加木,您在那里,
分享:
 
摘自:海燕 2004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