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舞一堂傀儡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舞一堂傀儡/把一出胡编乱造的戏来搬演
  
  
  他们在戏里永远戴着厚重的面具,一人三四五个不等,场次间繁忙的更换井井有条。他们在戏里的角色甚至没有具体的名姓,换过一个面具,角色也许就从一个地保到一个知府,从一个轿夫到一个死刑犯……他们透过面具看怪诞纷乱的世界,自己永葆纯真与质朴。
  角色,近二十个;他们,只有八个人。角色与角色之间因为面具无法直面交流,只能用夸张但有分寸的肢体、身段和嗓音来明确人物关系,点缀了一方朴实但又灿烂的舞台风光。
  他们,只是一群可爱亲切的乡里乡亲。他们,还很年轻。
  没有他们,我们无法知道在傀儡的眼里,我们有着什么样的人生;没有他们,我们无法看清自己所置身的荒诞红尘。
  卸下面具的瞬间,他们庄严得令人感动,先于他们本人谢幕的是每个人手中的面具,那些怪诞夸张的脸在戏散的时刻仍然是傀儡般的张牙舞爪,离奇得让世界开始质疑自己本身。然而,在这些怪诞离奇的背后,竟然有一群青春而虔诚的脸庞。
  人与偶彼此擦肩之时,在对方的眼里,都是戏。
  
  杨皓宇老好人·丁朝奉·地保·知府·男死刑犯
  舞台上的辉煌从他的一句“乡里乡亲,清早出门”开始绽放,他力图让他的每一张面具流出不一样的味道,引领着一堂傀儡,从傀儡的眼睛里看人的世界。
  
  王衡/孙艺洲书生·李爷·衙役·男死刑犯
  刑典房的李典史是马快刀的旧上司,有身份有头脸,见不得徐秀才“调戏”他的寡妇女儿。王衡的李爷冷静沉稳,孙艺洲的李爷戟指怒目,都从面具里透出了刀锋过颈的凉意。
  
  黄晨账房先生·衙役·书生·男死刑犯
  湖北宜昌的演出中,黄晨的嗓子已经干得咽不出一口唾沫,锣一响,他依然镇静地唱出“恨又恨不成,怨又说不清,坐又坐不安,睡又睡不宁”。
  
  闻小炜老实人·报子·巫师·书生·男死刑犯
  巫师要站在板凳上,高扬拂尘,念念有词。面具横亘在脸前,看不清脚下踏着的长板凳,闻小炜好像是踩着潜在的危险一路演了数十场。
  
  蒋雪小寡妇·女死刑犯
  把漂亮藏进面具里,抱在手里的孩子也只是个面具,小寡妇的情态却有万千旖旎。竹哨一响起,她和秀才之间就升起一股怅然远望的哀艳。
  
  刘晓靓女人·女死刑犯
  醉生梦死的世界一打开,晓靓静静地坐在一角,哀哀地举起苍白的纸月亮,无语诉说“几家欢乐几家愁”的九州大地。她这半分钟简单的一举,引起无数苍凉。
  
  胡薇薇老太太·跳大神A·女死刑犯
  薇薇一句“那家又走出两个肉傀儡”,牵出了马快刀和栀子花。面具老态龙钟,她在台上蹒跚而行,卸下面具,她依然轻盈活泼。
  
  张楚依妇女·跳大神B·女死刑犯
  因为宗教信仰,楚依安静平和,早年练体操留下的伤痛还附着在身,穿着沉重的硅胶服装,灯光下,她在安静中透出一分张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2007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