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绝活


□ 岳治国

  陈敦实口大舌头长,说话粗声粗气。

  在他两三岁时,别的同龄孩子说话都奶声奶气,唯有他说话像头小牛犊,父母将他的口掰开,看到其舌头又粗又长,于是取小名:大舌头。人们想不到,说话粗声粗气的陈敦实却有一口上好的口技,他看到羊在草地上吃草,就“咩咩”地学羊叫,听到母鸡下完蛋“咯咯哒”地唤,立马也跟着啼,模仿得惟妙惟肖。到了入学堂的年龄,父母将他送人了私塾,一天早上,先生来到学堂门外听得堂内一阵狗叫,并且是两只狗,大的凶猛恶极,小的哀叫连连。先生大怒,走进去将黑亮的戒尺往桌上一拍:“谁家犬?”岂料这话一出口,下面学童全笑翻了,先生这才明白是陈敦实在表演口技,于是狠劲地用戒尺抽打陈敦实的掌心,直抽得陈敦实泪光涟涟。陈敦实还会用口写字,历史上也曾有过用口写字的,但他们是用牙紧咬笔杆随头摆动,陈敦实不同,他是用牙尖轻咬笔杆,头不动而舌头卷着笔杆左右摇动,先生偶然中发现陈敦实如此在糟蹋他传授的书法精髓,怒不可遏地将戒尺在陈敦实头上猛地一击:“朽木不可雕也!”

  陈敦实读完私塾后回家放牛、种田,倒也优哉游哉过了些年。

  陈敦实长到十八岁的时候,鬼子打到了陆家坪一带,周边的村庄全遭了殃,陈敦实的父母与房屋都倒在了鬼子飞机的炸弹下。

  随后,陈敦实参加了八路军,确切地说是八路军武工队。

  既然成了名战士,首先就要懂得如何射击。当射击训练的时候,队长已经重复了好几遍射击要领,可陈敦实六发子弹打下去,除了一发擦到靶子的边缘外,其余的子弹都不知所踪。队长又给了陈敦实四发子弹,手把手教陈敦实射击,但射下去竟连靶子边缘也擦不到了。队长摇摇头说:“回头我给部队上说一下,你还是上部队吧。武工队是打游击的,要求准确灵活,你力气大,到战场上扔个手榴弹或同鬼子拼个刺刀应该不成问题。”

  还没等陈敦实上部队,军分区给武工队下了命令:伺机炸掉陆家坪油库。

  当时,随着战事吃紧,鬼子在陆家坪附近建了座油库,将那些不知从哪儿运来的油分运到各鬼子的营地,添人坦克和汽车之中,甚至还有更好的油运到飞机场,任鬼子的飞机在中国的土地上空耀武扬威地狂轰滥炸——油库成了一个很大的毒瘤。

  可油库不是说炸就能炸的,鬼子防范得极为严密,油库外围两里之内扯着三道铁丝网,设了三道岗,三道岗之外很广的区域内不准种庄稼,光秃秃一片,别说是人,就是个兔子也无藏身之地。就在武工队为这个任务焦头烂额时,机会来了,鬼子扩建油库要在已有的油罐旁添加一些新油罐,需要民工去垒放置油罐的台子。武工队先是兴奋了一下,很快又陷入沮丧中,别说是炸药,就是火种也带不进去。正是夏季,穿的都是短衫单裤,进去时鬼子要检查衣服内是否缝有危险品,并且还是脱光了检查。这时,陈敦实找到了武工队长,表演了自己的一项绝活。

  武工队长大喜,便将这个任务交给了陈敦实,并安排一名队员一同前去,协助陈敦实见机行事。

  陈敦实他们乔装成民工进入油库的这天,武工队潜伏在油库外开阔地边的庄稼田里,静观油库内动静并打算随时接应。陈敦实他们进去后不多会儿,一阵天摇地晃,油库内接连传出几声巨响,在滚滚的尘烟中,一个人影冲到了鬼子最外围的第三道岗。武工队正要佯装前冲吸引鬼子注意力,但已经来不及了,鬼子的机枪响了起来,那个人影晃了晃栽到了地上。

  军分区给炸油库的烈士记了功,并且记的是特等功。

  由于炸油库的同志都已牺牲,也就无法知晓油库到底是怎样引爆的。曾有队员问起武工队长,当初陈敦实表演的是哪样绝活,武工队长拿起一截香头说,陈敦实是将燃着的一段香头噙人口中,过会儿再取出来,香头依旧燃着。

  队员们开始纷纷猜测,有的说陈敦实一定是噙着香头进油库的,但这个说法很快便被否定了,因为如果噙着燃着的香头进去的话,陈敦实的口或鼻中肯定会有烟冒出来,高度防范的鬼子不可能发现不了。况且香头是暗火,不一定就能燃得着油,说不定掉到油里立马便被油给浇灭了呢。又有队员说,陈敦实一定是噙着火柴进去的,只要将几根火柴和一片磷纸用油布包着藏于舌下,到里面再瞅机会吐出划燃就行了,但问题的关键是鬼子时时刻刻在监视着,当把火柴吐出来不等划燃就已经被发现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有一点是毋庸质疑的,那就是油库确实是陈敦实他们炸掉的。

  直到1945年进入全面反攻的时候,从战场上抓获了一名鬼子俘虏,才得知炸油库的细节。那个俘虏在陆家坪油库被炸时曾在外围看守油库,据他讲,那次他远远地看到一名民工被两个日兵押解着向里面的油库走,经过一个正往外抽油的油罐时,那个民工忽然从口中吐出了一股火苗,然后一截燃烧的蜡烛便落人了抽出的油中。

  人们这才明白过来,原来陈敦实是将一段燃烧的蜡烛带进油库的。

  部队上有几个战士也曾自如地噙吐过燃着的香头,他们听说后尝试着将燃烧的蜡烛放人自己口中,但不是蜡烛被熄灭便是被烫得痛叫起来,更别说像陈敦实那样含着燃烧的蜡烛在面对鬼子盘问时,还得不露破绽地说上几句话。

  人们不得不惊叹,能够将这一系列动作做得天衣无缝的恐怕也只有大舌头陈敦实了。

  责任编辑付德芳

分享:
 
更多关于“绝活”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