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62号公路转弯处


□ 赵 玫

时装设计师娲现在独身一人过着平静的生活,她早与丈夫志剑分道扬镳,是他的酗酒使他们永远地分开了。但一天深夜,一个女人的电话撕开了娲平静的生活,志剑出了车祸,一切都变得不可思议……
原作刊于《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04年第6期。
娲被午夜的电话惊醒。
那一刻她仿佛突然来到了某个陌生的地方。
电话的铃声是从意识中的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慢慢走进娲的睡眠的。当娲意识到惊醒她的不是什么别的声音而是电话的铃声,她的下意识的第一个动作不是去抓电话,而是按亮了床头的台灯,去搜寻悬挂在墙壁上的那个挂钟。
那一刻挂钟的表针刚好走到凌晨两点二十分。娲怎么也想不出在这样的时刻谁会给她打来电话。娲的确有过总是在午夜接到电话的时代,但那个时代对娲来说早已经过去。都是那一个酒后的男人打来的。他会说,他此刻在哪儿在哪儿,要娲不要等他。或者,实在是公务缠身,他只能晚些回来了。后来,他就无需再有这样的歉疚之心了,只说,今天有事,不回去了。再后来呢,他便开始说,在他郊外清冷的大房子里是怎样怎样的孤单,孤独乃至于伤感,乃至于觉得生活的毫无意义,他是多么希望……他说他还是想念娲的,他甚至提出要立刻来看望娲。此刻?是的此刻。只是娲早就心灰意冷,没有了恻隐之心。所以无论这个男人的话语怎样地令娲心动,娲都坚持着不为所动。因为她清楚她和他无论相隔多远,她都能从长长的电话线里闻到那个男人嘴里身上的气息。那是酒精经过人体中的蛋白质综合了的一种化学的气味。她无法想像那种化学的气味怎么能就从一个人的毛孔中源源不断地散发了出来。那种化学的气味在酒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会笼罩着那个男人,他的周身,他的唾液,他的气息,甚至,他的精液……那是令娲难以承受的。
是的,那个无数次接听午夜电话的时代早已经遥远。因为娲已经在觉悟之后,彻彻底底地离开了那个男人,不仅仅是在肉体上。娲屈指算来,从他们双双离开街道办事处的那一天始,至今她与志剑分手已经整整两年又二十天了。说起来这并不是一段很长的日子,但如果把每年的三百六十五天乘以二再加上二十天这样一天一天地累计起来,就无论对娲还是对志剑来说,都是非常漫长的了,漫长到他们之间已经足以彼此冷漠而至相互忘却了。
娲不知道电话在午夜突然响起的时候她为什么会想到了志剑。她是在把关于志剑的这段往事想完之后,才懒懒地伸出手臂去抓那个电话听筒的。显然她的过于从容的姿态一定是激怒了电话那边的那个人,他于是歇斯底里,以至于娲只要不拿起电话,他就会让电话无休止地鸣响下去。从电话铃响起的那一刻到娲终于抓起了电话,那疯狂的铃声至少响起过五十次。五十次撕心裂肺的呐喊,直至把午夜中神志不清的女人唤醒。如此的执著,听上去难免令人毛骨悚然。
然而娲对这个午夜响起的惊心动魄的电话却毫无惧怕。因为她早已经和这个世界达成了某种妥协。她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寂静地生存着。每一天都既不期待着什么,也不惧怕什么。娲不相信一个电话就会给她带来什么巨大的利益,因为她对利益本身已经失去了兴趣。所以她尽管拥有联系便捷的手机,却从来不肯打开,也从不把手机的号码告知他人。手机之于娲只是为了自己的方便,她知道她的这个想法是很自私的,是完全违背了手机制造者的初衷的。当然娲也不惧怕电话会带给她什么坏消息。现在整个世界都已经处在火药桶中,到处是汽车炸弹、恐怖暗杀,还能有什么比9·11更令人恐惧的吗?人类不是也承受了吗?当然娲也不怕会有什么悲伤。她的悲伤早已经到了尽头,自从志剑离她而去,或者严格说是自从她下定决心离开了志剑,她的生活就已经清淡如水了。她再也没有了曾经给予过志剑的那种深爱,自然也就没有了由爱而生的伤痛和悲哀。......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