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让灾难绽出花儿来


□ 高芸香

人与人要好,往往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只觉得一拍即合,心心相印。彼此不在一起时,遥遥牵挂;一朝相聚就无比地欢悦和舒坦。然而,当灾难降临时,如同人性的口袋被解开扎口绳,里边那最本质的东西便一股脑儿倒腾出来。你会发现原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朋友发展成至交,其实是生活的挑选和磨炼。
去年夏天,受一位得意门生的邀请,去芦芽山旅游,便得出如上的体验。
芦芽山的脾性,最容易变脸。在山顶时,还是晴空万里,艳阳普照。到半山腰便霹雳闪电,下起了急雨。雨急,人心就急。我这位学生虽然安排了当地人作导游,但人心一慌就作鸟兽散:有到山洞里躲雨的,有折根枯枝作拐杖冒雨前行的,即刻便全无观光赏景的雅致,亦不存在团队精神了。我自作聪明,急冲冲深入松林腹地,以为茂密的树林能挡雨,谁知山风又起,将树叶上的积水也摔打下来,打得人衣衫透湿透凉。头发和衣裤黏糊糊贴在脸上、身上,煞是难受。更糟糕的是刚刚走出松林,一个趔趄竟然栽到了石阶的侧端。芦芽山风景区才开发不久,台阶侧还未装栏杆扶手。下面是流水的小渠,深倒不深,巧就巧在这身子被卡到渠中,仰面迎天,挣扎不起。顾不得狼狈和难堪,想喊人求助。过来的却是两个十来岁的小孩。小孩们倒颇有见义勇为的精神,从台阶侧探了身子,伸出小胳膊小手想拉我上来。就要与他们交手之时,我突然又拒绝了他们的帮助,万一把他们拽下来怎办?
还好,一会儿过来个身披雨布的当地汉子,将我拽了上来。看我的左手腕上肿起个包,说:“可能是脱臼了,我给你揉揉。”他这一揉,那一股股锐疼钻心人肺。我情不自禁倒抽几口凉气,婉言谢道:“好了,好了。耽误您走路,谢谢!谢谢!”
那汉子悠然笑道:“够你浅灾了。假若在山顶悬崖上滑倒,那可就……”
他没有说出“万丈深渊”和“粉身碎骨”,我也顾不得仔细理会。此时,我确实顾不了许多。因为左手腕上的尖锐的疼痛又变成了火烧一般的灼疼,手背亦开始有涨疼的感觉了。我的全部的精神都被这痛苦所统治,无法自拔了。
“下个雨有什么着急的?”那汉子边走边对那两个小孩说,“你们城里人不洗淋浴么?这和洗澡有什么不同?掉了个蹄铁,闪倒个辕马;闪倒个辕马,跌死个农夫;跌死个农夫,荒了一地庄稼;荒了一地庄稼,饿死全家……”
急雨变成了淅淅细雨。这汉子那寓意深长的讽刺湿漉漉地浸透在心底。是啊,不就是个雨么?你着急什么?我暗暗地埋怨自己。
山下一声汽车的鸣叫,让我心内一惊。我知道这便是我的学生在山脚下焦急等候了。看看自己这一身泥水、又脏又伤的狼狈样子,我将怎样面对那盛情邀请者呢?如果展示在学生面前的是这样的老师,我的学生准定会因为不能陪我上山而懊悔和难受的。
而且,她又是那样地好山乐水。对了,我还没有交待,我的学生是一位女弟子,名叫原粉川。虽然名字有点儿脂粉气,脾性却阳刚得很。她是1978年考上省交通学校的,学的公路建设专业。正因为近日在芦芽山附近修路,得便才邀我来一游。我当年在她就读的高中代课,曾对她的志愿提出过异议:一个女孩子怎么非选择修公路不可呢?她笑着解释道:“咱正是选别人不报的志愿来填,胜算才大些。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蛮喜欢户外作业哩!”她说得很乐观,但我猜测其深层原因是家庭背景的拖累。“文革”后期,城中的派性衍生到农村。她的父亲遭受不白之冤,影响到整个家庭成员。为给父亲平反昭雪,已耗费了她太多的精力。她急需一个人生的转机,走出这沼泽阴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