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读《三十八朵荷花》


□ 梅 洁

  梅洁 湖北郧阳人,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作协主席团委员,河北作协散文艺术委员会主任。获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和“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称号。一九七〇年大学经济系毕业。一九八〇年开始文学创作,现已出版、发表《爱的履历》《生存的悖论》《一只苹果的忧伤》等诗歌、散文、中长篇纪实文学三百余万字。曾获中国作协“第二届鲁迅文学奖”、首届“徐迟报告文学奖”、首届“冰心散文奖优秀作品奖”、“第五届《十月》文学奖”、全国“第八届五个一工程奖”等三十余种奖项。
  
  一
  我很感谢子丑年交接的冬季。在这个寒冷高阔的冬天,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读着一本又一本的好书:萧岛泉的《一代哲人杨献珍》《共和国三次哲学大论战》,周国平的《各自朝圣的路》,故乡一位老人彭云程的诗集《晚云集》,阎纲先生的《三十八朵荷花》。我庆幸在这个冬季,我以极其从容的心境,阅读着这些将与历史同在的人文经典(我以为它们会与历史同在)。我承认阅读好书是我一生的陪伴并使我享用不尽,但我更想说,这个冬季的阅读,让我深感好书是以穿透历史的力量,给沉睡享乐的世界以惊醒;好书同时是以神圣的灵魂式的写作,在抚摸自身心灵疼痛时也搀扶着伤心的人类前行……
  
  二
  这里说《三十八朵荷花》。
  这是阎纲先生献给女儿也是献给中国文学的一部新著。作为中国当代文学一个重要符号的阎纲,以我单薄的文学创作经历和写作资质,真正的读懂他已属不易,但《三十八朵荷花》让我读到了一个柔弱也强大、温情也刚直、安静也澎湃、愤懑且思考着的灵魂。这个灵魂一直朝圣般地走在中国文学的一条路上,在血与火的淬煅中,已走过了半个多世纪……
  《我吻女儿的前额》和《三十八朵荷花》两个单篇是阎纲留在这个世间悲恸而凄美的文字,这些文字流传很广,它们一直在感动着这个世界。二〇〇八年深冬,我在泪雨纷飞的再阅读中思想:一个中国文坛骁勇的战士、一个曾经震撼中国文坛的文学批评家,竟以散文式表达把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深重悲苦写成了柔美浸心的绝唱。女儿美丽的夭亡,亲人的肝肠寸断,在阎纲的笔下最终化为一种尊严,父母、女儿都以尊严的方式承受了这份苦难。人性的高贵与爱最终证明了这种尊严比任何苦难更有力,是世间其他任何力量都无法摧毁的。
  哲学家周国平先生说过:“经历过巨大苦难的人有权力证明,承受苦难和创造幸福属于同一种能力。”女儿驾“荷”西去,父亲母亲终于在流泪的思念中挺立过来,然后又以挺立的力量安慰着我们这个世界。
  二〇〇四年九月,我挚爱一生的丈夫惨逝在昆明至北京的列车上。丈夫停止呼吸后,我拥着他渐行渐凉的身体,在列车上度过了十九个小时!如此残酷的生离死别曾使我肝肠寸断,万念俱灭。丈夫走后第十二天,我把亲人惨逝的悲苦写成文字发给了我的亲人和朋友,也发给了阎纲先生,不久即接先生复信:“体制压碎一条人命,逼真得像虚构,然而却是血写的事实。应是‘不在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继续写,墨点代血浇灌灵魂。”这是先生十一月二十日发给我的短信,随后先生又发信:“梅洁,写吧!在书写中安妥自己的灵魂。”
  此前的十月五日,先生在江西开会期间听说我痛失亲人,随即用山东作家魏兴荣的手机发来他的问候:“致梅洁:这次江西开会,你没来,好像是王旭峰告诉我你没与会的原因,与你同悲。刚才兴荣向我备述一一,我们都很伤心,盼节哀是嘱。我是阎纲。”
  那一段时间,先生和诸多朋友的关怀成为一种活着的力量和智慧,使我最终不毁于痛苦。我在挤压痛苦中完成了四十五万字的长篇纪实文学《大江北去》。二〇〇七年十月,《大江北去》出版,我携书同儿子到墓地祭奠亲人,我在书的扉页上写着:“仅以此书献给我天堂里的丈夫!”我们在陵园焚纸炉把书捎(烧)给了远逝的亲人,之后,我把书寄给了几位老师和朋友。十一月二十三日,我再次收到阎纲先生的手机短信:“收‘巨著’,深受感动,同时告慰在天之灵。找准了历史的契合点和感情的亲和点,悲喜交集。创作上突破光荣榜、流水账的俗套。祝你成功!梅姑娘,安养贵脑,好好休息,不必回信。”
  先生嘱我“好好休息”,他却在辛苦地阅读《大江北去》。随后,中国作协在京召开研讨会,先生认真地将发言写成了文字,会上,他郑重地念了这些文字,后又在《文艺报》发表了这些文字。他说他看重书中“充满了忧患的眼泪。”
  之后,先生又发来电子邮件:“刚用电脑看完《集结号》,难得的好电影,使我激动不已。是读你《大江》之后又一次心动。我同刘茵说,像梅洁这样能吃苦动真感情写作的还有几个!”
  ……
  先生不间断地鼓励、安慰着一颗受苦的心灵,这力量源于先生深重的受苦。干干净净的女儿,端端庄庄的女儿,一生善待着这个世界的女儿,生命像荷一样盛开,却又在不该凋零的季节凋零。女儿没有选择眼泪,父母也没有选择眼泪。但我深知,一个经历了深重苦难的人,即使恢复了新的生活,“但内心一些东西已经永远地沉落了。”
分享:
 
摘自:海燕 2009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