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时尚娱乐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岩松喝多了就说肺腑的话


□ 吴虹飞

  当你见到白岩松,你就会知道国字脸是个什么意思。他表面上虽然是一个电视主持人,但其实是一个摇滚爱好者。据他说,早年他崇拜大指挥家卡洛斯·克莱伯,球星巴蒂,以及格瓦拉。喜欢喝酒、足球、摇滚乐,给摇滚乐队写过歌词,还写过大量的流行音乐评论。几年前,在一次朋友的小聚会中,他回忆起他过去在一本完全不成样子的摇滚杂志上看过我写的乱七八糟的专栏,也就几篇,难为他记得。
  有一年在“新闻1+1”节目中,白岩松曾向时任北京市市长的王岐山进言,扶持摇滚乐,为摇滚乐和所有北漂的艺术家提供更大的空间。作为 “漂一代”,以及一名不知名的摇滚音乐人,我听了心里还是暖了一下的。而似乎作为佐证,他去年出现在了幸福大街 10周年的演唱会上。当时“星光现场”来了老崔的录音师老哥,经纪人黄燎原,二手玫瑰主唱梁龙,废墟主唱周云山,布衣主唱吴宁越,以及马条,就连艾未未在德国也一边做着展览一边忙不迭地做穿颅手术一边发来“贺电”。媒体这方面,只有白岩松到场了,他穿着白衣服,怕人认出来,是不戴眼镜来的,躲在二楼硬是看了三个小时琳琅满目的演出:摇滚,侗族“大歌”,超女。他说这票实在是太值了。然后他还特别高兴地发表讲话,自己听了许多的中国原创摇滚音乐,他认为,“这是中国特别干净的一群人,做一件特别干净的事。”说得哥几个心头都暖洋洋。
  他的同事张巍说,“他喜欢喝酒,喝多了就和你谈心,拍着你的大腿,说很肺腑的话,让你觉得,有这样的一个朋友,挺知足。”
  他必然要面对来自公众的质疑和猜想:在这样的一个庞大的、复杂的央视体制下,他究竟有无痛苦和分裂感?他的一名同事说,“作为既得利益者,这些必然会妨碍他的表达。”
  我采访他时,也认为自己其实不懂新闻,磕磕巴巴的,他却很认真,时不时鼓励你:嗯,这个问题问得很好。我本来就没觉得自己问出什么好问题,这下可好,就更窘了。
  我记得我问过他,你是否善于沟通?白岩松回答:“我不一定善于沟通,但我善于和不需要沟通的人沟通。”
  几年过去,我依然为这句话微微感动着。对我们这类略微有些社会不适应症的摇滚音乐人,他大约是知道怎么和这些人沟通的。这已经比很多不真正关心音乐的人好很多了,反正我们也不会得到更好的理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风尚周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风尚周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